作为一名辅导员用善心对待挑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
亲爱的同修们,

两年前我开始担任我所住地区的辅导员,在这段时间里我遇到很多显示出我的执着和不足的事情。好多我以前没有意识到的都摆在了我的面前。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成功的渡过了一些难关,并可以向内心更深处找自己的问题。

就象师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中说的:“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

在和同修的谈话时,师父的这段法一直不断的指导着我。我也经常发现我还是不能达到师父定下的这个标准。当我因为有项目感到压力时,或有什么必须马上解决时,我的话语就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了,我的不足也立即反映出来,表现形式是同修拒绝、批评或不和我一起工作。我意识到我必须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语和一思一念,同时我发现当我的心态平稳时,问题就能轻松解决。这加强了我对法,对师父和对同修的信心。我更加意识到作为一名辅导员不能对同修存有偏见,只要有需要就去帮助他们。

接受批评,修忍

其实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喜欢在后台工作。因为当上了辅导员,一下子必须在很多同修面前讲话,当指挥。此外还着手不少我以前从没接触过的工作,担任辅导员初期,我感觉自己就象在一个玻璃橱柜里,每个人都在观察我,看我是否能承担这份工作。不久我意识到,这是我的怕心在作怪,怕做不好,也不想被别人批评。我多数都能很好的接受同修善意的提醒,但是一旦遇到我觉的不合理的批评或者我觉的这个批评和我现在所做事情没有关联时,我的心就变的不平衡了。

每当我想到师父《精進要旨》中〈如何辅导〉一文里的这段讲法,我心里就平静了:“辅导员的一举一动,好与不好,学员都会对照大法衡量,看的很清楚。一有了想抬高自己的念头,学员就想你心性有问题,所以,谦虚才会把事做好。声望是对法学的好而树立起来的。一个修炼的人怎能无过呢?”

其实遇到的问题都很简单,但是我总是反复的陷進去,当我又遇到相同问题时,我尝试着退一步并向内找,每当这个时候,我会发现我因为自己的自负而受伤,同时抱有固有的观念。我怎么可以期待同修按照我的愿望做事?当我再往深处找自己的问题时,发现我还执着于安逸和固执。我越琢磨为什么这个人对我强加指责,我心里就越不舒服,而且还有时无法安睡。如果按照师父要求的每件事都向内找时,我发现其实每次遇到的问题都清楚的反射出我掩藏在深处的执着心,比如怨气和不能忍耐。如果不遇到这些问题,我又怎么能发现自己的执着?

我经常背法,这样可以让我和我固有的观念保持距离,我可以从远距离审视它。我的心会变的平静,自己也更祥和。遇到问题可以做到不耿耿于怀,做到宽恕,这一直是我的障碍,我必须反复的过关。我知道如果我成功的过这一关,我的心性就马上得到提高,自己也感到轻松,为此我谢谢师父(给我创造这些提高的机会)。

师父在《精進要旨》〈何为忍〉中讲:“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提示:自己要做好

有一次我们一起炼功时,一名同修好意提醒我,作为一名辅导员炼功姿势应该完全正确,因为其他人都跟我学。这之后我更意识到做好自己的重要性,我现在更注意自己的言行,在学法时我也尽量长时间盘腿坐。我发现现在其他同修也有开始在学法时盘腿,对《转法轮》表示尊敬,这是以前没有的。这不需要多说什么,行动是最好的例子。

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相信同修

一次我们计划一个大型活动,有一名同修突然没有了消息,打电话也找不到。当时我必须从她那里得到该活动安排進展的一个回话,当我过后找到她时,她解释说,她需要不受打扰的做项目。这件事告诉我,我应该持有耐心。在找不到她的这段时间,我对她的信任有过动摇,事后我认识到我的怀疑心对大法活动没有好处。现在如果出现问题需要澄清,我会尽量尽快的和对方直接交流避免出现误会。

背法

有一段时间我学法时不能专心,于是我开始背法,这么做让我对法理解得更清晰更透彻。有时会有这种感觉,就是看到一段法,好象以前压根儿就没明白过似的。通过背法,我感到我对法的理解加深了,新的层次展现出来。希望我的心得体会可以鼓励其他同修也写下自己的修炼经历从而悟到更多的法理,去掉执着。

谢谢师父无限的慈悲,谢谢在我修炼路上所有同修对我的指正。

(二零一九年德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