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修炼中的阻碍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亲爱的同修们好!

我是来自奥地利的学员,在二零零六年秋天得法。自那以来,我可以参加许多救人的讲真相项目。然而,孩子出生后,我的环境出现了变化,时间上受到很大的限制。我经常思考,如何能够在新的生活环境中继续很好的讲真相。有时候我可以在有许多中国游客的旅游景点发传单。但是推着婴儿车,后来是带着小孩去发传单,对我来说很不方便。于是我问一位在德文大纪元工作的同修,我是否可以每天用几个小时来写文章。这工作看起来时间灵活,非常适合我。当我的儿子够年龄上幼儿园之后,我非常高兴,终于是时候了,可以为大纪元工作了。就好象满足了一个很大的心愿。

师父在《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说:“因为你们有很多事情要做,常人的工作要做好,家里的事情要管,大法弟子还得有时间去学法炼功,还要讲真相,还要参与大法的项目,包括大纪元的事。如果把讲真相和做大法弟子媒体的事合在一起,那不就减少时间的分担了吗?”

一开始我是半职做编辑,不过那时我经常有销售的主意,之后我就转为做销售。几乎三年时间里,我在维也纳通过网络跟柏林总部的同事一起工作。然而大纪元的工作量越来越大,而且涉及的方面也越来越多,需要在当地進行紧密和直接的沟通。这导致我很有必要在当地工作。于是二零一七年夏天我决定搬到柏林。由于我的先生多年来患有抑郁症,所以我知道,不论在举家搬迁的决定上,还是在实施过程中都无法期待他的帮助。然而,为了多多少少征得他的同意,我给他提建议,我先自己去柏林以便找到好的房子。他同意了。我把孩子带上。同修们非常热情的接待我,并在许多事情上帮助我,这给了我莫大的支持。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想法在搬家时帮了很大的忙。为了让困难变小,并让自己强大起来,我给自己设定目标,尽可能每天都走進大纪元办公室的门,在那里上班。我警告自己,尽管在搬家过程中有必要的事情要处理,我也要集中精力做好工作,在几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好好工作。这让我大多数情况下不会陷入细节之中,例如找房子、找幼儿园、处理各种文件、组织家具运输和卖掉一些家具等。我努力完成必要的步骤,并尝试抑制涌出来的情绪,并放下这些感情,不为所动。

例如一种情是,我的先生总是无法决定,是否要跟我们一起来柏林。一开始,当我搬运自己的所有行李,以及安顿孩子时,我百分之百的相信,先生肯定会跟我们一起搬到新的城市,因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都在柏林。当几个星期过去,他没有来的时候,我变的有些不耐烦,认为他肯定很快就会来的。当再几个星期过去之后,我看到自己的计划无法如愿進行,而且发现,我没有真正的考虑我先生的幸福,而主要想的是他最终应该过来,以便减轻我的工作。这时,我清楚的看到了隐藏的私心,表面是我用美好的计划吸引先生来柏林。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清醒了,我根本不知道先生会不会来柏林。那时我明白了,我需要一个B计划,于是我放下了对先生的执着。我也放下了对他的不满,不满是因为自己得独自送孩子到幼儿园,还得接回来,还得照顾他,这让工作再次受到限制。放下之后,我变的感恩,并珍惜我能够工作的每个小时。我调整自己,让自己能长时间这样的生活,就象在跑马拉松,而不是带着孩子短跑。不久之后,先生突然同意来柏林,并准备放弃维也纳的房子。

为神韵和大纪元联系常人

从许多年前开始,我主要为神韵和大纪元联系常人。在开始阶段,我主要采用的方法是参加活动,在那里接触社会上有影响力的人。几年之后我意识到,这个方法非常受限,我的许多执着没有放下。

因为一个晚上只能跟很少的人说话,所以这个方法很局限。然而我有证实自我的执着,这让我相信,这个方法比通过打电话或写邮件联系人更加容易。我在寻找一条简单的路,为了避开那些想接触上的人的秘书。此外,我还急于求成,没有真正努力去思考所使用的办法。这背后隐藏着懒惰心和安逸心,因为表面看来,我做了很多事情。我们所做的不是常人的工作,所以执着心挡住了我的路。

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讲:“特别是我们人为了生存,为了保护自己,为了得到自己更多的利益所放不下的东西,我统统的都把它叫作执著。这些执著恰恰象强大的锁头一样锁着你,在你前進的路上,每一把锁你都得把它打开,打不开它就锁着你,迷着你,你就看不到真相。而且你在通向返本归真这条路上你打不开这些锁,你就走不过去,这就是关。”

那时新唐人有一个销售培训,也包含如何跟秘书打交道的话题。这给了我很多启发,我决定把所学付诸实践。虽然参加了培训,但是我一开始对秘书有负面的观念。我看不起她们,认为她们的工作没有什么价值。我把她们当作拦路虎和造成我工作困难的原因。

我努力放下这个看不起秘书和其工作的执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想法在改变。我也尝试放下将自己看的过分重要的执着。随着心态的改变和放下执着,工作的结果也慢慢变好。在找出应该接触的人上我取得成功,并使用网络来做搜寻工作。用邮件和电话跟秘书及其老板沟通的能力也变的更好。不知不觉的,我的想法完全改变了,我把这些秘书看作是友好的人士,她们帮助我联系她们的老板。大多数情况也是这样的。当我放下执着的时候,师父赋予我智慧,并开启了新的路。

有一次,我要为另一名销售员跟某个企业联系到约谈机会。按照经验我知道,直接跟营销或销售主管联系没有意义,因为这两人主要完成他们老板分配的工作。我同事的话题是策略性,必须得到企业老板的许可。于是我意识到,必须直接跟老板介绍我的同事。那时我决定通过老板的秘书给他写信,让他做评定,并如所愿的把事情交待给他的员工。通过秘书联系有一个不足,即可能经过很长的时间,老板才能得知此事。在这个过程中,我从该公司的另一名员工那里得到建议,应该直接给老板写信。我照做,这样我的同事能跟营销负责人见面了。当我完全放下不愿跟秘书打交道的执着后,我的沟通能力得到了大大的提高。

我悟到:只要我放下执着,不怕辛苦,在工作过程中不抱怨,不等不靠,师父就会给我开启智慧,我的工作方法就会得到完善,我也会得到所需的主意,以便在困难的道路上继续前行。我经常陷入别人看来几乎没有成功希望的局面,而我不这么想。当我站在关闭的大门前,我想到师父的讲法,并把自己的处境跟师父的讲法对照。我内心知道,那条我还看不到的路已经存在,我的任务只是带着坚信走下去。

阻碍

在救人路上起阻碍作用的经常是我对自己的负面想法。在写这篇交流稿的过程中,我发现,认为自己不可能做好的想法跟证实自我的执着有关。从很多年前开始,我就在努力放下这个执着。尽管这个执着去了许多层,但是一直都还有要放下的。它表现在,当我的工作或家庭没有成功或者没有出现所期待的结果时,我很快就怀疑自己,伴随着心理压力,大多还有身体的不适。这种状态出现的越来越少,而且我经常能做到很快发现,并转为积极看待自己,并很快清除旧势力对我身体的干扰。

首先我排斥对自己的负面想法,然后积极的想问题,重复对自己的正面想法。通过这种方法,心理压力经常就消失了,这给了我缓冲余地,让我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并根据师父的法理向内找,查找哪些执着的东西没有放下。并尝试对自己和与之相关的一切都从新正念对待。这样我的正念回来了。然后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旧势力。在过程中发现的执着有很多方面,例如害怕被拒绝、害怕不能圆满,两者都基于自我。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

修炼路上我经常摔倒,但是我非常珍惜这条路,感谢师父所做的一切。

谢谢尊敬的师父!
谢谢亲爱的同修!

(二零一九年德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