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病业中惊醒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在走入大法修炼前,患有类风湿、偏头痛、胃病、结肠炎等十几种病症。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一个多月后十几种病全好了,并戒掉了喝酒(一天一斤)、吸烟(每天三至四盒)等坏习惯,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发自内心觉的法轮大法真好哇!在修炼中自己按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在单位曾被评为先進生产者,在街道上被评为五好家庭。

二零一六年春天后,我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状,时常感觉眼前发黑、眼睛看东西模糊,身体消瘦、手脚麻木、下肢皮肤溃烂。家人劝我上医院,我心里也忐忑不安,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我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并伴有高度并发症,不能回家,必须马上住院,否则会有尿毒症并有截肢的危险。住院半个月后,病情有所好转,出院前医生说我今生离不开药,也就是说药伴终生。

出院后不长时间,我虽然一直按时吃药打针,但又出现了血糖升高、眼底出血,眼睛几乎看不见,皮肤溃烂处流血淌脓。我又去了医院。医生安排我住了院并做了眼底手术。术后三个月我双眼视力接近0.2—0.3,走路都看不清脚底,眼球周围经常有血块,治糖尿病的药加到了最大量。但是下肢皮肤还是经常溃烂,手脚继续麻木,尿酸还是高,还增加了排尿、排便困难、头疼、胃胀、下肢对冷热感觉不敏感等症状。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一位不常见面的同修来到我家。她進门后看到我桌子上的药瓶就说了一句:“你怎么还吃药啊!”就这一句话直指我心,我感到非常羞愧。我悟到是师父借同修的嘴在点化我。是啊,我为什么会吃药啊?我问自己:我不是一身的病都炼好了吗?修了将近二十年身体怎么会越来越差呢?我静心反思了一下自己这几年的修炼,真是不寒而栗。这几年我根本就没真修啊!根本就没真正的信师信法啊!

一、执著名利情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学法炼功发正念跟不上、三件事做的越来越少,和常人接触多了,心性掉下来了,常人中的争斗心、显示心、名、利、情等执著全表现出来了。

二零零七年看到常人都盖房,我在根本用不着的情况下也盖了一个大院,耗时半年多,又耗时两个多月,为了建筑面积可补偿,又盖了几间大屋。为了掩盖自己强大的利益之心,自己骗自己说:通过盖房我叫有些常人明白真相。

由于经常接触常人,突然爱好上了挖树根搞根雕、养花、玩奇石、求字画等,不但存在杀生问题,同时还把那些狐黄白柳、乱七八糟肮脏的东西带回家里来,有时不注意甚至还放在师父法像旁边。

由于参加集体学法少,心性没提高上来,有时为了一个执著或一口气一说就炸,有时还骂人并经常和常人发脾气。师父曾经借常人的嘴点化我:“你修炼了,不应该这样,这还算真善忍吗?”可是我自己就是不悟,还是我行我素。

修炼到今天了,我有时还爱好凑热闹,传小道消息,不修口。吃饭还有执著,爱吃动物下货,一拿筷子就想,不吃下不去饭,还找借口说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没做到口断执著。

不重视发正念:近几年来夜间十二点的正念我总是找借口不发,在盖房期间四个整点的正念都不发。

后来由于病业假相的出现,又想快点恢复所谓的健康,带着很强的有求之心没日没夜的发真相资料,可是发真相资料也没做到用心救度众生,而是抱着一颗完成任务的心应付。由于心性没提高上来,病业假相也不见好转。

二、闯病业关

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我一边找着执著一边问自己:我还是大法弟子吗?还是真修实修的大法弟子吗?还配得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个伟大称号吗?师父把我一身病业的身体调整成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师父替我承受了那么多,我怎么对得起师父?!怎么对得起大法?!也对不起我身边的同修、对不起我世界里的众生。

“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1]我决心从现在开始做一名真正的真修弟子。这时,我感觉脚五趾发麻,低头一看我脚上破溃的几处地方流脓、流水不止,一会儿袜子就湿了一大片,而且我住的房间里臭味难闻,我知道旧势力加紧了对我的迫害。不行,不能承认它,我得用大法弟子的正念清除它、解体它、灭了它,想到这里我求师父加持给我能量,给我智慧清除邪恶。

我想到师父说过大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我双手抚摸着烂脚流脓、流水的地方比较温和的对它讲:引起我糖尿病及并发症假相的因素与生命,你抓紧离开我,我是修炼人是有师父管的,业力我承受,迫害我不承认、更不允许你们来迫害我的肉身。不是我不慈悲,你只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你就会有福报。我给你时间叫你走,如果你不走,我只能清除你。我就背师父的一段讲法:“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2]

我对旧势力说:我告诉你,我修的是真善忍,炼的是法轮功,我的师父是李洪志师父。我从修炼一开始,师父就把我的百脉同时带开、同时运转,一下子就在很高层次上炼功了,血管、脉络、神经系统早就疏通了。我从现在开始百分之百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所以我根本就不承认你。我修的不好、做的有漏,还有很强的常人的执著心,我只能说我对不起我的师父、对不起我修的大法。但是现在我要真正的真修了,我说了算、我的肉体我说了算。我的一切都归我的师父管,无论我有多少执著、多少漏都会在法中归正。其它生命都不配参与,邪恶更不配考验,旧势力你更不配以任何病业假相的形式来干扰迫害我的肉体。你干扰迫害我,我就清除你。前段时间是我有漏、有常人的执著,叫你们钻了我常人心的空子,干扰和迫害了我的肉体,现在我认识到了、心性提高上来了。我的肉身还要承担起救度世人的伟大责任、用我的肉身和我的言行来证实大法的美好。

持续发正念两个半小时后,准备休息一会儿,把腿拿下来,这时一看我的脚皮肤溃烂的地方变浅了,流脓、流水的地方也不流了,百分之八十的地方已经结痂,脚踝也消肿了。

刚开始停药时,被我妻子发现了。她可不干了,并把我姐姐、妻子的外甥女等亲戚叫来给我施压,我就是不动心。这些都不奏效,她就开始绝食,五天躺在床上不吃东西。我怎么劝说也不听,并威胁我说:“如果你不吃药我就不吃饭,实在不行咱就分手。”让我在大法和她之间二选一。我就和她说:“你和大法我都要。你是我的妻子,是我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份,我就应当照顾好你,你得吃饭。人不吃饭怎么能行呢?你要能够和我配合,你是我的好妻子、大法弟子的好家属、也就是你选择了一个好的未来。如果你不配合我,非逼着我二选一,那我只能选大法。不是我不要你,是你不要我。如果你真的选择要和我分手那我们只好分开。”我做好了饭端到她跟前一次次的劝说,内心很平静。在我的耐心劝说下,到了第六天她终于开始少量的進食了。

后来,随着我身体的变好,她越来越支持我。到了整点发正念时,如果我忙其它事情或忘记时她会喊我说:“到点了,你快来办你的正事。”师父说:“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1]“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1]

当时看似这一关很难,但是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按照师父说的去做,这一关我闯过来了。

刚开始停药时,旧势力对我身体迫害很厉害,病业假相不断,出现双脚出血、淌水、流脓、皮肤溃烂、双眼看不见,症状会反反复复。我就是不动心。“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3]。我就是横下一条心——真修!谁也动不了我!

由于我加强了学法,心性不断提高,得了法的那一面也精神起来了,我又找到了真正的自我,用师父给我的神通、法力,用正念不断的清除干扰、迫害。我的身体真的发生了很大变化。

在饮食方面:以前只要喝一碗面条或稀饭、吃点水果、吃点肉,血糖立即升高、双眼模糊、下肢溃烂、手脚麻木,现在吃什么都不执著,做什么就吃什么,体重比一年前增加了十九斤。

一年前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喝水,半夜起来还得喝一杯水,现在有水多喝、没水少喝,不喝也行,无所谓。

一年前排尿、排便困难、无规律。现在正常。

一年前双眼视力都是0.3,现在是0.6—0.7。

一年前睡前洗脚时在水里泡不能超过一分钟,超过就会脚趾或脚面出血,现在双脚润滑,在水里泡一个小时也没事。

一年前一進入十月份就得穿两双袜子,外面还要加一层塑料布包脚,否则就裂脚、流血疼痛,现在一双袜子就行。

一年前由于下肢溃烂、流血、流脓,我住的房间有臭味,身体也有异味,早上一起床先要开窗、通风、放味,出门前要洗身换衣。现在无异味了,过上了正常的日子。

三、惊醒

以前我虽然也有所认识,但没有真正把心放下,没有做到实修。嘴上说放下了,但是心里没放下,所以身体一直没有改变,反而越来越厉害。这不仅是有对神佛的欺骗之心,更是在害自己。

通过我身体的病业干扰和这一年来我闯关、真修,使我真的惊醒了。师父说:“学大法的实修时间是有限的,很多学员知道抓紧,精進不止,而有一部份学员不知道珍惜时间,心思用到不必要的地方去了。”[4]这次我亲身体会到:你只要自己真修,心性就在提高,功就在长,旧势力所安排的一切就没有机会钻空子。修炼中没有榜样,只有在正法理中才能破迷提高。向内找不是只挂在嘴上,而是去掉人中的一切执著;修炼不是做戏给别人看,而是扎扎实实真修自己。分清神念人念,师父才会管,正神才能帮,只有达到修炼人的标准才会具备神的威力、才能达到神的状态,一切坏的东西、坏的物质、坏的生命与因素才没有机会钻到你的空间场中来。同时也希望那些还在病业中徘徊的同修真得惊醒了,看看自己到底信不信师父、信不信法,有没有按照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有没有真修。

修炼的时间是有限的,旧势力中的神没有谁希望我们修上去,只有师父不想落下每一个弟子。但是就象师父说的“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5]我们是修炼的人啊、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啊,真得象师父说的那样:“你得真正的能够象修炼的人那样要求自己,虽然你有时还做不到,最起码你得有这样的正念,你得去修自己。”[6]大法弟子啊只有真正实修、信师信法,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才能体会到法的庄严、殊胜、才能跟师父回家。

再次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因果〉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惊醒〉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