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神迹无处不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自从我记事起,好象天天都在生病,不知道什么叫没有病,不是牙痛,就是肚子痛等等,那时止痛片、土霉素、氯霉素等药物都长期伴随着我,特别是长年的胃病吃不下东西,因此而面黄肌瘦、体弱多病。高考时我特意选择了医药专业,目地就是为了使自己的身体能够健康起来。可是现代的医药,并没有让我摆脱疾病的困扰。

毕业后我在医药部门工作,看病吃药虽然方便了,可身体却越来越糟糕,如:脂溢性脱发、砂眼、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牙疼、失眠、神经衰弱、偏头痛、乳腺小叶增生、胃病等,几乎身体所有的器官都向我亮起了红灯,免疫力下降的经常感冒,整天都打不起精神。脾气也越来越大,为一点小事都能搞的鸡犬不宁,常常是没事找事自寻烦恼,有时发起火来真是歇斯底里,因此可想而知周遭的环境被我搞的什么样了。就这样浑浑噩噩、稀里糊涂的混日子。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这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幸运之神降临了,我喜得法轮大法,终于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内心充满了快乐,那是来自生命深处的喜悦。更为神奇的是在我炼功的第一天,折磨我几十年的胃病,一下子就好了,我以前夏天都不敢喝凉水,现在冬天能吃冰棍了,我再也不用忌生冷了;还有令我很苦恼的脱发,以前弄的我都不敢洗头不敢梳头,在我炼功后不长时间就得到了遏制。

修炼了仅仅几个月,我就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至今我已经修炼二十年了,没再吃过一粒药,也没感冒过。修炼大法不仅清除了我一身的疾病,更主要是净化了我的心灵、提升了我的道德。大法使我的心变的越来越平和,越来越宽容,越来越宁静。

师父要求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以至更好的人,不断的提升自己,在利益上不争不斗;矛盾中找自己的不足,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无论在家庭中、社会上处处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最后要做一个完全为别人的人。

对这样的高德大法,江泽民这个无耻小人出于个人妒嫉,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这场血雨腥风的迫害。从那时起,我遭受了数次抄家、关押、劳教等迫害,但在师父慈悲的看护下,我很庆幸的走到了今天。修炼大法神迹处处显,下面仅举几例,见证师父无处不在的保护。

闯过病业关

二零零四年三月的一天,我感觉肚子胀胀的,右腹部原阑尾手术的刀疤上端有点红(小时候做过的阑尾切除手术),我没把它当回事。过了两天,肚子越来越胀,胀的很大,象怀了孕一样,炼第四套功法随机下走,蹲不下去,后来整个腹部表皮红肿的发亮,肚子象一个打足了气的皮球,外面一层表皮好象化了,用手一摸就掉了。再后来我自己都不敢看了,不能坐也不能躺,晚上睡觉都很难受,一会儿起来一会儿躺下。

我知道不管它是病业还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都不能承认它,所以首先在行为上做到不承认,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继续上班,照样干家务。

有一天,我要给自行车打气,但两只手压不下去打气筒,还得用肚子顶一顶,我心想不管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到了晚上九点,我下班后直接骑自行车去了同修家,让同修帮我发正念,当时同修看我很难受的样子,也知道我这种情况有好多天了,就说:“要不行,就去医院吧。”我脑中没有要去医院的概念,非常坚定的说:“不可能。”我俩发正念到十点钟,就在我起身准备回家的那一刻,手不自觉的摸一下肚子,食指轻轻一按原阑尾刀疤的上端:通了,有液状物流出来。我惊喜的告诉同修:“好了,没事了,肚子通了。”我边说边往外走,骑上自行车往家赶,到家后直奔卫生间,解开衣服,看到流出大量乳白色浑浊液体,流了很长时间,直到腹腔全部瘪下,然后是带血的少量浑浊液体。同修不放心,也跟在我后面到了我家,问我怎么样,我说:“好了,今晚我可以睡觉了。”

第二天,还有少量液体往外流,我用块纱布放在伤口处。几天后,伤口自动愈合,一切恢复正常。

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若是一个常人,不知会怎么样。

师父的慈悲点悟

二零一七年六月份,我在家一边拖地,一边听MP3中的《明慧周刊》,突然内容改为《解体党文化》,我看了一眼字幕,还是周刊的字幕在滚动,我以为是MP3的播放顺序乱了,我又关机重启,字幕没变还是周刊,可是播出是《九评》,我还是以为MP3功能紊乱,再次关机重启,这次播出是《侃侃而谈——漫谈党文化》。我觉的有点奇怪,就把MP3插到电脑上,一看里面根本没有这些内容。

这时我才明白这是师父的点悟,让弟子要学这几本书。是因为我受党文化影响太严重,从小到大在这环境中被污染,不知不觉中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到了,特别是说话强势,经常把自己的意见强加于人,得罪对方自己还不知道,与人交谈时抢话,急于表达自己,总好象自己比别人懂的多,修的好,悟的对,不考虑对方接受能力,一味的强调自我,语气不善、表情严厉。

其实以前也有同修给我指出来,家里不修炼的母亲也多次给我指出这方面的问题。当时觉的她们说的很对,我一定改,可是一遇事又继续犯错。有一次和另外两个同修在一起学法,其中一位同修因为文化程度低,读法时经常加字、落字,后来才知道,其实她已经很努力在学法了。我当时用了指责的口气说了她,她无法接受,造成了间隔。通过这件事我才意识到,我讲话语言的杀伤力有多强。我以后一定多注意修口,多看《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漫谈党文化》,让师父少操心。

师父帮我打开了锁

二零一三年过年,我从外地回家,带了一台打印机。由于多次遭邪党的迫害,不修炼的家人为我提心吊胆、担惊受怕,对打印机等之类东西更是敏感。虽然打印机带回家了,心想还是不能让我妈他们看见,只能悄悄地用。所以我准备把它放進一只木箱锁起来,可是木箱钥匙不在我手里(我已经好几年不在家了),向我母亲要,又怕会引起她的注意,我悄悄的找来了一大串钥匙,其中有一把有点象,我就插入锁心一转动,“啪”锁开了,我高兴的将打印机很顺利的放進去。

可是过了几天我再次用这把钥匙去开锁却怎么也打不开了。我很纳闷,为什么就打不开呢?实在没办法,我就问我母亲,这箱子的钥匙你有吗?母亲说:“你的东西我单独给你放起来了。”然后就看见母亲拿来一把和我手里的这把完全不同的钥匙,我当时实在太惊讶了,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帮我,当时心里对师父的感激真是无以言表,师父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帮我把锁打开了。

亲人受益

母亲去年腿患有老年关节炎,痛的厉害,去医院看过好几次,医生给开了一些药,都很贵,一吃药,腿就不痛了,可是药一停,腿还继续痛,因为医生开的都是止痛药。母亲跟我说了这事,我说你就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她说,念了没起作用。我说:“你要堂堂正正念,不能偷偷摸摸念,你今天就告诉我父亲:你要念法轮大法好了。”她说:“不敢讲(因我多次被迫害,父亲反对我修炼,也不听真相)。”我说:“你就说是我让你念的。”母亲忐忐忑忑的按我说的做了,她的腿即刻就好了,到现在都没痛过。还有多次母亲念“大法好”出现的奇迹,这里不再一一叙述。

表妹小慧念“大法好”出现的奇迹

一次表妹小慧去江苏做生意,上车前买了两个包子吃了,上车后肚子就开始痛,越来越痛,痛的大汗淋漓,而且感觉马上要上厕所。可是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根本就不能停,离服务区还有好几个小时。这时她想起我曾经跟她讲过的:关键时念“大法好”,能逢凶化吉。她刚念了两遍,肚子立刻好了,她说,念“大法好”真灵!


希望还被中共谎言迷惑的众生,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缘,快快了解法轮功真相,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因为这是生命得救的仅有的唯一的希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