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讲真相润物无声、水到渠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我从小就是一个性格怯懦、胆小怕事、非常害羞与自卑的人,遇到认识的人都想绕开走,在生人面前,手简直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这种性格的我,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不仅获得了健康的身体,还成为了一个坚强的人,历经二十年的残酷迫害,坚定的走到了今天。

如今,经过努力,我的丈夫、孩子都得法修炼,婆婆也看过一遍《转法轮》,我的父母、弟弟学法、炼功多年。娘家、婆家几十人退出了党、团、队组织;亲戚、同学、很多同事做了三退,其中有几人还得了法。平时,对来到家里服务的人员,大部份也都劝三退了。

不离不弃救同事

我工作单位的同事绝大部份都是高级知识份子,要让他们明真相,退出党、团、队,挺有难度的。

我本是个不善言辞、不会交际的人,但我修大法后,工作认真负责,不争名利,抢着干活,有好事让给他们,动手能力比较强。另外,无论迫害多么严重,我从来不妥协,在任何场合,都敢证实大法,赢得了他们的敬佩。他们认为我说的话可靠,他们信任我;再一点就是坚持不懈,把对同事的讲真相溶入工作、生活中,时刻想着这件事,而且从来不在同事中说其他同事三退的事。

对男同事来说,大部份人都喜欢要破网软件,我都是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送给他们破网小光盘。对本科室的同事,到办公室送,对其它科室的同事,基本上是在看似不经意间,如上下楼或路遇时送给他们,这是为了考虑他们的感受。单位人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我不能到他们办公室送给他们,那样做,他们会害怕、紧张。

女同事不要破网光盘,我就过一阵送一本真相小册子或用嘴讲,基本都是单独讲。经过较长时间的了解真相后,再跟他们讲三退,就水到渠成了。印象最深的是我单位一个副院长三退和610负责人给自己及全家人三退的事。

这个副院长,如果是在单位里遇到他,跟他打招呼,他一般不会有任何回应的,就是在他三退后也如此。有一次,正好有机会在一个酒桌吃饭,我和他去的比较早,没有别人在,我给了他一个小光盘,他收了。过了很久以后,有一天下班在路上遇到他,我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跟他说:“某院,您把党、团、队都退了吧。”他痛快的说:“行。”我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就又说一遍:“党、团、队都退。”他坚定的说:“行。”

从那以后,每当破网软件有了升级版,我都会想着给他一个,给他的方式很特别:或者是他正站在办公室门口,我从走廊上过,或者是正上下楼一错身的工夫,哪怕是走廊里或楼梯上还有别人,谁也发现不了,我从包里掏出小光盘,不用说话,手稍微往前一递,他就接过去了,非常默契。

单位610的这个负责人明真相、退党,是经过了漫长的过程。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他无数次找我谈话,威逼、恐吓,想尽一切办法,甚至让我丈夫的领导劝我丈夫代替我写“不炼功、不進京的保证书”,被我丈夫严词拒绝(那时我丈夫还没开始修大法)。他每次找我谈话,我都是跟他讲真相,证实大法的美好,还到他家,给他和妻子讲过真相。二零零二年七月,正是他协助市610的两个警察把我绑架到洗脑班的。

后来,我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遭恶报的真相资料给他看了,他受到很大震动。也是因为他本性善良,所以慢慢开始转变了。有一年,单位开运动会,我正好看到他,跟他打招呼,聊了两句,他说,他女儿毕业了,还没找到工作。我真诚的告诉他:你们全家念“法轮大法好”,一定有好处。又过了一段时间碰到他,问他女儿找到工作了吗?他说找到了。慢慢的,再到中共所谓的敏感日,他给我打电话时,口气不一样了,客气了,告诉我:“最近管的紧,要注意。”

可是中间也有过一次反复。有一天,在单位一楼大厅见到他,他又打起了官腔,说的话都是反面的。听明白后才知道,原来是市610的人组织他们参观从被绑架法轮功学员家抄来的大量物品,还栽赃“炼法轮功炼死两个人”,他被迷惑了。听他说完,我就说了一句话,他就又明白过来了,我严肃的对他说:“你就是耳朵太软。”他一愣。

第一次让他退党时,他“嗯”了一声,我紧接着告诉他:“让你家嫂子也退了啊。”他一看远处有个同事朝这里走,吓的立即冲進了旁边的厕所里。

二零一二年春天,单位组织到近郊游玩,师父慈悲安排,无意中只有他和我并排走在一起,前后几米内都没有其他人,我抓住时机跟他说:“某师傅,你家嫂子不是党员吧?把她的团队退了吧。”令我没想到的是,他马上回答:“你不是早就给她退了嘛?”我一听,赶紧接着说:“那把你家孩子都退了吧。”他说:“好。”我提醒他:必须本人同意才算数,他马上表态说:“他们都听我的,女儿、女婿都是党员。”刚说完这些,他就紧张的说:“别一起走了,别人看见就知道你在给我讲这个(指法轮功真相的事)。”

在他临近退休前,我找了个机会到他办公室,给了他一包真相资料,包括揭露活摘器官的光盘《红朝阴谋》、几本真相小册子和破网小光盘等。他都愉快的收下,还神秘的告诉我,昨天晚上,接到一个长沙的电话,劝他退党。他还跟我说:“我做了那么多好事,一定有好报。”这时我才知道,每到“敏感日”,市里让他汇报时,他都说我们(法轮功学员)表现很好。在他退休时,他还主动把多年前我单位一个同修被绑架到洗脑班时,他们以同修名义从财务科借的、给洗脑班的一千元钱的账处理好了。这是同修办理退休手续时才知道的。

时至今日,经过不懈的努力,我的同事很多都做了三退,在职的绝大部份都退了。有不少是全家都退的,也就是我把同事劝退后,告诉她回家怎么跟家人说、帮家人退,等过一段时间后,问她结果怎么样,同意了的我才给她家人声明。还没三退的同事,也基本上都给过机会,甚至多次给过机会了。起初,有些同事不要真相资料,还怒气冲冲的对我说:“你要把我当朋友,就别跟我说这个。”但无论如何,我就是不放弃他们,一有机会,就说点有关的真相,哪怕是侧面的。经过多年的努力,有的看似不可能退的,现在也退了。

多种形式救众生

九九年大法被迫害后没多久,我就利用发真相资料救人了。那时除了自己手写的资料外,偶尔会得到几张单张真相资料,我就让支持我修大法的丈夫帮忙复印一些,他有这个便利条件。后来联系上了资料点的同修,就每周到同修那里取一大包资料,分给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一起发。

直到二零零九年,在师尊的慈悲安排下,机缘巧合,克服了畏难情绪,成立了家庭资料点。开始时只是做一些周刊,供给周围同修。到二零一零年三月份正式开始做真相小册子、单张资料及真相币,供自己及周围同修发放。到了二零一二年,我克服困难增加了做真相光盘、包括打印盘面的项目。开始时真是很难,手上只有几个真相光盘,怎么做一点也不明白,没有人教。我就在“天地行论坛”上建立了账号,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就问“天地行论坛”的同修,一般第二天就能看到同修的回复,真是感谢论坛上的同修无私、及时的帮助,使我很快做出了多种光盘。

对于做真相资料,我始终秉承严肃认真的态度,严把真相资料和光盘的来源,同时严把质量关,站在有利于众生得救的基点上,保证每一本小册子和每一个光盘的质量。明慧网刚开始推出二合一大本期刊时,我们就都改做大本了;明慧网上一有同修建议小册子封面使用亮面彩喷纸时,我们就采纳了。对于证实法的事情,我都是很认真对待的,绝不糊弄事。

为了节省技术同修的时间,打印机出现故障以及电脑软件有更新时,我就尽量自己解决,包括下载、安装“office2010”这样比较大的软件,真是硬着头皮解决的。自己的弄好后,再把周围同修的也安装好。如果打印机出现了问题,我都是到“天地行论坛”上搜索或提问,这样有大部份问题就解决了,实在解决不了的再找技术同修。

我丈夫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份正式得法修炼,从此我们俩一起维护着我们的这朵小花。多年来,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从来没耽误过自己与同修们的资料供应。

二零一八年七月,我和丈夫又增加了自动拨打语音电话的项目,每周两个晚上出去打语音电话。同时,我承担了周围同修拨打语音电话后的分析工作,这项工作要想做好,需要耗费很多时间。由于自动分析软件的分析结果经常出现误差,提示“说好”的有的并没成功三退,而只提示有录音的却有不少成功三退的,因此需要对每一个有录音的电话都要认真的听,有些听不太清楚的甚至要听很多遍。出于对众生负责的态度,不落下任何一个表态三退的众生。我都是认真的听完每一个有录音的文件,然后把听的时间较长的电话号码复制给有能力电话对打的同修。

很多年以来,每到“五·一三”、“七·二零”或新年,我们小组同修还以挂真相条幅或挂树挂的方式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把以前资料点同修剩下的不可打印盘面的光盘和自己资料点偶尔刻录失败的及路上捡回来的光盘,按照明慧网提供的教程,做成一串串“法轮大法好”的树挂,每个树挂上端系上一个小中华结,下端串上几个塑料珠再连上一个红色流苏穗,非常漂亮。

今年“五·一三”时,挂在一个社区小公园干枝树上的树挂,一直挂到六月底。每天下午,这个小公园都会聚集很多老年人和孩子在这里玩耍,也有很多小区居民经过小公园,他们都能看到这个漂亮的树挂,也就看到了“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