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徒猖狂 苍天必惩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随着中共长期灌输无神论的思想,现在许多中国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视“举头三尺有神灵”为迷信,甚至口出狂言“无惧报应”云云。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中,许多人甘为中共江氏集团的马前卒,自诩为“先进”,残害善良,终尝恶果。诸多报应昭彰不爽,正是上苍警示世人。以下有据可查的真实案例,发人深省,足堪警戒。

辽宁省朝阳县柳城派出所所长潘石,多年来一直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听劝告,被朝阳市“六一零办公室”捧为“先进典型”,曾扬言:“我不怕报应,就打、就抓(法轮功学员),共产党我跟定了。”就在他狂嚣不到两个月,本来身体健壮的潘石在四十一岁生日那天突然暴死。

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市北分局反恐大队副大队长傅杰,积极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竭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多次褒奖,还被评为所谓的全省优秀治安管理中队长、市北区维护稳定“先进个人”、市北区信访工作“先进个人”称号。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四日,傅杰突发心肌梗死,年五十一岁。

潘石与傅杰为求高官厚禄,丧失天理良知,助共为虐,导致法轮功学员被诬判、冤判,他们在壮年猝死,应验了中国古话“现世报应”,人不治天治。一心想追随中共做个“先进典型”的他们,却先做了苍天报应的典型。

也有恶人叫嚣在前,果报临头之际,心知肚明,此类歹徒还算天良未泯。吉林省女子监狱刑事犯徐艳辉,在包夹法轮功学员耿继峰时,辱骂大法师父,耿继峰劝她不要骂,徐艳辉不但不听,反而叫嚣不怕报应,结果她在吃饭时,刚一张嘴,两腮额骨“喀嚓”一声脱落下来,三天不能说话,后来徐艳辉对耿继峰承认自己是骂大法师父遭报应了。

古人云:“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最可悲的是,那些猖狂行恶、自夸不怕报应,仍不听善意劝告者。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里水镇和顺共同乡治安主任袁国峰,十几年来跟踪、监视和绑架当地法轮功学员。学员不断向他讲真相,劝善向他提醒:迫害佛法修炼的人迟早要遭恶报的。袁国峰闻言不但不听,还口出狂言:“我迫害法轮功十几年了,身体越来越好,法轮功怎奈我何?我根本不怕报应,我也不相信报应。”袁国峰拒绝了法轮功学员屡次忠告,当天就遭恶报暴毙死亡,年仅四十二岁。他执意成为中共的陪葬品,可怜又可悲。

古德有云:“报应如响,天无妄降之灾”,先贤圣哲莫不敬畏天地神明。《太上感应篇》有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近年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者频频发生,明慧网上已公布了二万余实名案例,其中包括中共中央官员、省委官员、市委官员、公安科长、学校校长、办公室主任、“六一零”头目、派出所所长、居委会主任等,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

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法则,迫害正信,必受天罚。历史上记载了灭佛造成的灾难,最有名的就是三武一宗(即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与后周世宗),他们都在壮年暴毙,情节各异,但结局却惊人的雷同。“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历史总是重复警示后人:敬神者得善福、谤佛者遭恶报。

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来,许多公检法人员昧于现实利益,宁可出卖良知,也要残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近日明慧网报导,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于二零一六年四月遭警察绑架,十日后家属被告知,年仅四十五岁、健康乐观的高一喜“猝死”。数十名特警、武警、公安、“六一零办公室”人员聚集火葬场,不顾家属的强烈反对、哭求,强行解剖,取走高一喜的所有器官,包括大脑。

更令人震惊的是,牡丹江市“六一零”科长朱家滨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电话调查时,亲口说他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将器官“卖了”、“来钱快”等等,朱家滨直呛,他不把高一喜当人看,把他屠戮了。朱家滨的一席冷血自白,不只蔑视人命如蝼蚁草芥,更显毫无愧疚的嚣张跋扈,让人齿冷心寒。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六一零”草菅人命,毫无人性中的悲悯与怜慈,几与禽兽无异。无怪乎凡智者皆称中共是嗜血狼性的邪灵,假披人皮,祸乱世间。

鉴古知今,所有迫害走在神路上修炼人的中共官员与其追随者,如朱家滨之流,其恶报已经不远。神佛无量慈悲,总是网开一面。真诚奉劝所有行恶之徒不要再助纣为虐,应当汲取前车之鉴,莫蹈前述袁国峰的后尘;赶紧悬崖勒马、忏悔救赎,及时将功补过,否则他日恶报加身之时,悔恨已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