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亿万年的等待,万古的机缘,我们终于等到了大法的开传!一九九九年,我们全家三人喜得大法!

我父亲曾是前列腺癌晚期患者。当时已经病入膏肓,医生告诉说癌细胞全身扩散,已没有任何治疗意义,要我们回去准备后事。我们没有把真相告诉病重的父亲,在父亲面前强颜欢笑。父亲以为没什么大不了,依旧尝试着用各种方法,包括一些民间秘方,还积极的去学了一些气功治病的方法,都没有任何作用,我们只能暗地里偷偷流泪。

有一天,父亲和母亲从外面回来,很兴奋的告诉我们,他们正在学炼一种神奇的功法,叫法轮功,说是一位老太太推荐的。这个老太太得直肠癌晚期,只能活三个月了,后来修炼法轮功好了,说这个功法祛病健身的效果非常好,很多重症病人、癌症患者学了都好了,救了很多人的命,并且还是免费学。我们听了都很激动,终于在黑夜中看到了一丝曙光!

于是,母亲陪着父亲一起参加学法炼功。奇迹出现了,父亲一天天好起来了。因癌细胞扩散导致的腿疼、行走不便,修炼不久父亲就健步如飞,他每天精神抖擞,红光满面。体弱的母亲身体也好起来。

更加令人高兴的是,父母原本关系不好,打了二十多年的离婚大战,修炼法轮功后,俩人再也没有闹过离婚,从此相敬如宾。

看着父母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由衷的感叹法轮大法的神奇。在大法的感召下,我也开始学法炼功。

如今,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九年了,在十多年风风雨雨中,在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中,我能走到今天,一切都离不开恩师的慈悲保护。

下面就回顾我修炼历程中的几次重大转折,谈谈修炼中一些个人的体会。

走出人,真正走入修炼

我于一九九九年三月得法。那时正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还在谈着恋爱。心里知道大法好,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偶尔炼炼功,学学法,也偶尔去发发真相资料,平时大多时间是忙着谈恋爱,不思精進。

就是这样,师父也管着我,让我出现了各种功能状态。比如得法不久,我的耳边就经常听到法轮旋转的声音。那时,还有点沾沾自喜,后来回想起来,其实是师父鼓励我精進。只是当时悟性太差,没有体会到师父的苦心点化。

母亲劝说我精進,而我在情中难以自拔。走了一年多的弯路以后,我终于清醒过来,我觉的迷在人的情中太苦了,我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

我开始不断的学法精進,每天坚持炼功,正念逐渐强大起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同修邀我去北京证实法,我感到时机已经成熟,毫不犹豫的走出了家门,踏上去北京的征程。从此,我的生命与正法修炼紧紧连在一起。

学会无条件向内找

刚开始走入修炼的时候,在矛盾中,过关中心里只是强忍,却并没有坦然放下,内心容易浮动。有时心里动了气,表面却装着若无其事,感到自己内心缺少真的善。同时,由于开始不懂得发正念清除邪恶的深刻内涵,更不会向内找,放不下的自我与长期党文化的毒害教育,争斗心和私心还比较重,有一段时间,和同修之间矛盾重重。

那时,我和母亲从黑窝里出来,家也没了,房子也没了,我和母亲在外流离失所。我们在外租房住,一起出去讲真相,后来我又自己做资料,我们共同渡过了一段艰难的岁月。在这过程中,我和母亲多次被邪恶绑架,骚扰。为了避免迫害,我们一次一次的频繁的搬家,由于生活环境不稳定,也不能正常工作,长期居无定所,使内心总有一种被迫害的阴影,时间一长,就生出了抱怨的心。

那时,根本不会向内找,明知道自己这颗心不好,但却总是不自觉的看同修的不足。同修也对我有看法,与我保持距离。特别是我与母亲之间矛盾不断,经常争吵,有几次我气得离家出去打工。但是每次矛盾过后又会后悔,后悔自己没做好。有几次和母亲生气,还差点影响了证实法的事。事后也很羞愧,向师父忏悔,要向内找,但是找得浮皮潦草,脑中总会冒出别人的缺点,不自觉向外看,不久又重蹈覆辙。

好在我一直坚持学法,师父的法也不断的点悟我一定要无条件向内找。特别是在同修的无私帮助下,经常与我敞开心扉交流,慢慢的我终于学会修炼,学会无条件找自己了。

师父教导我们:“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1]我终于明白忿忿不平、喜欢抱怨、看不上别人的根源都是妒嫉心在作怪。再仔细向内找,发现还有对常人幸福生活的向往、贪图安逸之心、懒惰等,就这样我对照法不断归正自己,正本清源。

师父还说:“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2]

现在,每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师父的话,先稳住自己,不动常人心,把对方当镜子,看看是否自己也存在同样问题,找到自己的不足努力去修正自己。同时,看到同修存在的问题,以及表现出的不好的状态,不用负面思维,而是在心中默默帮同修发正念,加持同修明白的一面,相信同修一定能做好。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要想把证实大法的事做得更好,一定要修好自己,同时也要放下自我与同修配合好,协调好。

有一次,母亲发现工资卡上有一个多月没打工资了,以为自己的工资被邪恶扣掉了。母亲自言自语的说:又要写真相信给他们讲真相了。我在一旁听到了,心里闪过一丝不快的情绪。但是我立即抓住了这一念,我看到了自己有一颗为我为私的心,怕麻烦的心。我意识到这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只有救度众生的责任,怎么能老想着自己呢,这不又是一个和母亲同修互相配合讲真相救众生的好机会吗?我又想:我看到自己有利益之心,但是邪恶也不配来考验我,我会在法中归正,把救众生作为己任。当我转变观念,清除了负面思维,完全用正念来对待这件事情的时候,结果就变了。第二天,母亲电话咨询了退休单位的有关机构,回答是要年审了,只要年审过的就会有工资发了。我悟到是师父利用这件事,让我从中在修炼上得到提高。

经过不断的学法,我还明白了,大法弟子只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能走正自己修炼的路。师父说:“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3]

对照师父的法,我要求自己三点:一是绝不消极承受包括经济迫害在内的各种迫害,把所有的迫害都返回到邪恶那儿去,让邪恶去承受实质的迫害;二是完全无条件向内找,同化大法,彻底转变人的观念,清除负面思维,只走师父安排的路;三是在修好一思一念上下功夫。

我感到自己的思维越来越清晰,每当出现一个不好的念头,我都会去找它的根源,看看究竟是哪颗心引起的,那个根本的动机是什么,看符不符合师父的法,看是不是真正完全为别人好。发现不足,及时归正。成熟、理性,正念越来越足,达到师父要求我们大法弟子应该达到的正的状态。

圆容、责任与担当

经过十九年的风雨,我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年轻人,成长为坚定、成熟的中年大法弟子。

回想我第一次结束四年冤狱出来后的情形:父亲被迫害放弃了修炼,不久旧病复发离开了人世;妹妹嫁人了;母亲还在黑窝里受迫害;准备买的房子也泡汤了,家中的物品全没了。那时家没了,身上仅有一百多元钱,就是我当时全部的家当。后来我被绑架后正念走脱,邪恶在网上通缉我。邪恶还在同修中散布谣言,说我是特务。我走到哪儿谣言就跟到哪儿。同修们有的在暗暗观察我,有的排斥我,跟我保持着距离,有的当面指责我。可惜那时我不会向内找,当时我心里很痛苦,依靠着心中对大法的最珍贵的正念,伴随我度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那时,我几乎没有工作,也没有固定的落脚地方,心里很害怕,怕邪恶找到我。我借住在同修家,每天大量学法,整整在家学了一个多月,增加了正念,我知道了大法弟子肩负着救人的使命。那时,虽然我还很怕,但一个月后我还是凭着正念走出家门,汇入了讲真相救人的洪流中。

那时我的包里总是放着讲真相救人的真相资料,因为没有家也没有了后顾之忧,一心只想着救人。我经常几乎是走到哪住到哪,吃饭也是走到哪吃到哪。现在想想,那时我就象一个四处云游的修炼人,随随便便,不拘小节,心里觉的什么都不重要,工作不重要,家庭不重要,人情往来也不重要,只有修炼、救人最重要。表面上看还比较精進,其实当时就是一种比较极端的做法。那时也不知道顾及别人的感受。

后来母亲同修从黑窝出来,我和母亲就在外面租房子住,后来妹妹带着孩子和我们住在一起,再后来我成了家,丈夫也来到我们这个大家庭。

如今,我终于领悟到了,大法弟子就是在复杂的人类社会中修,方方面面都要做好。我们不但要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还要照顾好家庭,做好自己的工作,处理好各种关系,方方面面都有修炼的因素,事事都能体现大法弟子的风范。

在工作中,我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回到家中,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帮母亲做家务,做饭、搞卫生、照顾孩子。每到周末,我会去看婆婆,或把婆婆接到家里来,家里的亲人过生日或办酒,我也会尽力送去问候。同时,我利用参加一切聚会或办酒的机会尽力讲真相。我知道,我在各种环境中与要救度的众生结缘,我也在其中证实着大法的美好,为众生提供得救的机缘。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这些年,除了利用工作或其它机会讲真相以外,有时间我还会抽时间走出家门给世人讲真相,主动去寻找可救度的众生。

有一年在同修的公司上班,每天下了班后,我就学一个多小时的法,再出去讲真相两个多小时,几乎每天都是晚上九点多钟回家吃晚饭,自己还做真相资料,还要帮妈妈带宝宝。

后来,到了一家卤菜店上班,有时下班后都夜里十二点了,我也坚持走路回家,在路上讲真相救人。没想到,半夜里那么晚了,在路上还经常遇到有缘人听真相。有一次,大概半夜一点多钟,我下班在路上走,有一辆小面包车突然停下来,有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拿着行李下了车,我赶紧过去给她打招呼,帮她做三退。没想到,阿姨立刻就答应了,然后我又给她讲了真相。还有一次,大约也是半夜一点多钟,有一家三口在一辆大卡车上干活,我大声和他们打招呼,帮他们做三退,送真相资料给他们。

这场迫害已经持续十九年了,我在讲真相这条路上也走了十八年,救了一些众生,但也有不少遗憾。只要迫害不结束,我就会继续修好自己,义无反顾跟着师父在讲真相,反迫害的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法轮大法造化万物,苍宇间只有大法是最正的。我为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感到无比荣耀,这是师父赐予我的殊荣。在此,再次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谢谢明慧网提供这次交流的机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清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