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与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八日】在慈悲伟大师尊的保护下,一年来,我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有过惊险和艰难,也有过心性提高后的喜悦,还有没修去的一些人心,在此,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

一、责任与坚持

师尊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特别是在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大家身负的责任太重,承担了重大的历史赋予你们的使命。”[1]“别看大家在世间中所做的这些事情好象和常人平时做的事情很相似,实际上大法弟子的基点、做事的目地和常人是完全不同的。”[1]

从师尊的讲法中我悟到,每个大法弟子都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每个粒子都是整体的一部份,又都是独立的个体生命。那么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体现在人世间,也就说每个大法弟子都有他自己应担负的责任和任务。我理解这个责任就是在师尊要求的做好三件事中,自己所承担的要选择的任务。我选择的项目之一就是贴不干胶真相条幅。

我把大法真相条幅贴到干净敞亮、人流量大的地方,既能镇邪,又能让众生一目了然。每次都认真的做好,绝不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去做。每天晚上一出门我就开始发正念:铲除我所到之处一切干扰我贴真相条幅的所有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我所到之处所有世人背后的共产邪灵和黑手烂鬼,铲除所经过之处所有摄像头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只准照坏人,不准照好人,保护大法弟子,功德无量。再背师尊的法:“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2]春夏秋冬只要是我路过看好的位置,我都会利用上。

这过程有过惊险和艰难,但在师尊慈悲的保护下,都能平稳的做完我要做的。

二零一七年邪党“十九大”前夕,全国各地恶警抄家、骚扰、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我地也加重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各种监视、监控人员和巡逻车猛增。我认识的一位同修在晚上因贴不干胶真相条幅,被绑架。我的家人知道后,劝我这几天晚上不要去贴了,说:“避一避风头吧,他们太坏了!”

我能理解家人的心情,我和家人说:“感谢你这一年来每晚陪伴着我做我应该做的事,有一天你会为你的付出而感到骄傲。这些警察是被邪党邪灵控制着,才这么疯狂,他们要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你打死他他都不会干的。再说我的同修被他们绑架,这时我如果停下来不做了,邪恶会认为所有的真相条幅都是这位同修干的。为了减轻同修的被迫害,我必须继续去做。我有师父,你放心,我会注意自己的安全。”

我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反复背着师尊的法:“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2]各式各样的巡逻车闪烁着灯光,沿着马路边缓慢的行驶着,我平稳理智的做着我该做的。

有一次,我把条幅贴好,手刚拿下来,就在我转身的瞬间,一辆依维柯巡逻警车也刚好开到了我身边,只见它在马路边缓慢行驶,我在路边的人行道上,中间只相隔一根粗大的水泥电线杆。我当时只有一念:“请师尊帮助让邪恶看不到我!”车里的警察真的没有看见我,继续向前缓行着。跟在我后面的家人快步追上我,心情仍有些紧张的对我说 :“真为你捏一把汗,幸亏你身体瘦小,让水泥杆挡住了。”我说:“不是水泥杆挡住了我,是我的师父保护了我。”

邪恶也只不过是虚张声势,那几天,我贴的不干胶真相条幅,在不同的路段,保持的时间反而更长。从中我认识到:在任何时候,都不要被邪恶形势假相所迷惑,信师信法,就做我们该做的。

我经常要到同修家去拿同修做的真相条幅。我家和同修家相隔较远,每次步行往返需要近两个小时,因为这段路上也有我要做的,所以每次我都选择步行过去,同修并不知道这一点。今年临近过年时,同修知道我的需要量大,给我准备了一小箱,恰巧我自己带的包正好装下了这一小箱的条幅。试着背了一下,很沉,但我没吱声,同修很忙,我就背着包走了。

家人在约定的地方等我。为了同修的安全,按规定,我从来不让不修炼的家人到同修家。他接过包,说了句:“这么沉!”他背上,走了一段路后,发火了,把包往地上一撂,说了几句难听的话,气呼呼的走了。

我没怨他,知道包很重,自己吃力的把包背到肩上,勒的肩膀很疼,胳膊也抬不起来了,就在心里求师尊帮帮我。因为这条路明天有较大的集,会有很多人来往,我必须把救人的真相条幅贴上,让众生看到。瞬间,我觉的身体轻飘飘的没有了重量。走了一会儿,看到家人站在那看着我,见面就说:“小老婆不大,还挺有本事的。”我告诉他,因为我做的是正事,是师父给我的力量。

经历了这件事后,我的家人再也没有因为包重发过火。虽然他还没修炼,但知道大法好,也支持我做大法的事,默默的陪伴着我从无怨言。

一天,我背法,背到师尊说:“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3]我体悟到了佛法的慈悲和伟大。

同修说,这种不干胶条幅做起来挺麻烦的,费事费力,所以我非常珍惜每一张,因为它们是镇邪救人的利器。不同的街道、不同的路段,选择不同的真相内容去做。回想这一年在这个项目中能平稳的走过来,不是我机灵,是大法给予我智慧;不是我胆子大,是大法给了我正念,是师尊的法身时时在保护着我;不是我能坚持,是在修炼中,师尊的法让我明白了我应担当的这份责任,是这份责任让我一直坚持着做到现在。

二、要逆流而上

师尊讲:“不止是人得法的问题,把人带动的工作也干不好了、学习也学不進去,大量的时间用来在电脑、电玩上,勾引着你去看去玩那些东西。已经不是人的状态了。从古到今人都没有这个状态。这是外星人的技术,魔在利用它,勾引你,让你放弃你所有的东西,投入進去。浪费你的生命,你还舍不得放下!从做人的角度上看你都不对劲了,何况是修炼。”[4]

从师尊的学法中明白了既然电脑电玩是魔在利用它,那么社会上开始兴起的微信热也是属于这一类的。师尊在法中早就告诉我们,任何物质在另外空间都是有生命的,都是灵体,我们大法弟子又都是有能量的,如果我们接受它,就是给它增加能量。大法弟子怎么能给魔增加能量呢?如果这样,这不也是给自己滋长了魔性了吗?所以我决定不安装微信。

有一段时间,亲朋好友和同学都问我怎么不安装微信,并说他们用微信抢了多少红包,同学群里聊天多么热闹,不花钱可以聊天多么方便等等诸多的好处。不管他们怎么说,我都不为所动,坚持不用微信。

有一次,亲戚过生日,我们凑在一起吃饭。饭前亲戚家的姑爷,是一位老板,可能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吧,就随手发了几百元钱的红包。当时在场的除了几位老人外,其他人都在兴高采烈的抢红包,气氛很热烈。那位亲戚看我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没有什么反应,他表情一愣的说:“大姐,你没微信哪?”我回答说没有,他竟然很认真的说:“我挺佩服你们炼法轮功的。”稍后他又说:“其实微信真不是个好东西。”我接着他的话说:“微信确实不是个好东西,它控制人很厉害,对人的身心健康损害很大,最好你们也不要再用了,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周围的人听到我的话,有的嘲笑的,有的不理解,也有的认为我太呆板,跟不上时代的潮流。

眼前说服不了别人,我必须保证自己不随波逐流,要逆流而上。

我修炼至今已二十二年,但强势、不让人说的心还是没有彻底修掉,时不时的表现出来。但通过微信这一关的魔炼,我基本上把这些心修掉了。

我的提高完全是来自于我背大法。这一年多,我学法的方式由过去每天通读大法,改变成为每天用心背法。这让我受益很大,学法能入心了,法理也不断的展现。每当要过关把握不住的时候,就想到师尊讲的法:“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种利益的诱惑下不动心”[3]。大法弟子对师尊讲的法,在法理上能悟多少是自己的悟性与根基的问题,但对师尊在法中明确指出的问题,就一定要重视,去修,听师尊的话,不只是说在嘴上,而是在行为上不折不扣的、扎扎实实的去做、去实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