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就看《转法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三日】一九九八年春的一天,我得到了一本《转法轮》。那一天现在想来那是我最幸福、最美好的一天。因为那一天我读到《转法轮》,找到了人生活着的真谛是返本归真。因为那一天,我读《转法轮》解开了我从小到大心中许许多多的疑问:天地间到底有没有神佛?人死了到底有没有轮回?人生活在世上到底为了什么?等等等等。多少年来心中无法解开的迷惑在《转法轮》中完整的给我解开了。我要修炼,那种欢喜、那种兴奋的心啊真是无比激动。

读完第一遍《转法轮》,我的人生观几乎根本的改变了,再也不想那样稀里糊涂做人了,我要做个好人,我要做一个修炼的人。那时尽管对修炼这个概念还很模糊,但是我要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每次想跳舞的时候想想自己是炼功人,内心抑制自己不去跳;想打麻将、要打牌的时候想想自己是炼功人不去打;想下象棋、围棋的时候想想自己是炼功人不去下;想玩桌球、乒乓球的时候想想自己是炼功人不去玩,等等等等。我想这些都是我的执著心、欲望必须要去掉,“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从此,这些执著欲望从强到弱,火爆脾气也在变小,身心舒畅。我把节省的时间与精力多放在家里,多学法、多参加洪法,简直整个人象变了一个人。妻子也看在眼里,乐在心里。还逢人就讲:“我丈夫以前把家当旅社,现在学法后真是模范丈夫守家里”。

修炼后不久,慈悲的师父就为我消了一次大业,把我整个身体都净化了。我一下子成了一个完全没有病、思想身心都健康的真正好人。从此无病一身轻,不说脏话、不说不好的话,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从一九九八年春到今天,我没生过一次病,连感冒、发烧都没有过。没打一次针;也没吃一粒药,二十年来见证着大法的神奇。

一、在谎言高压的环境中做好人

师父明示:“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1]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魔在妒嫉心的驱使下,用谎言掀起了一场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作为真修弟子有心助师正法,可一时不知如何去做。面对铺天盖地的邪恶谎言我自己问自己:“法轮功好不好?好。大法正不正?万古不遇、千载难逢的正法。我还修不修?修。”经过自问我更坚定了修大法,我要继续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一九九九年九月,为了生存、为了破除邪恶的骚扰与打压,我突破了封锁,只身来到珠海一家玩具厂做勤杂工。虽然每天十二小时的劳动又苦又累,但是只要每天能坚持学法、炼功四小时,我都感到很幸福,白天的劳累感随着炼功一下子去的无影无踪,第二天工作人还更精神。

时间一长,厂里的打工仔,男男女女的都知道我在炼法轮功。由于我时时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人,处处忍让、从不计较,待人热情、亲切,工作上多做,多帮别人,所以和男女打工仔们都相处的很融洽、很友好。即使在那样的高压下、谎言下,也没有一个人举报我。相反他们都认为我是好人、真正的好人。

一天在工厂的后门我看到了一沓钱:“我首先守住自己的心,我是炼功人这钱不能捡,我没动心。”转念又想,我们修炼人遇事要为考虑别人。这钱一定是哪个打工仔、打工妹的,这么一沓钱应该是好几个月的工资吧!要是被别人捡去了,丢钱的人该有多痛苦啊!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遇到了那我就把钱捡起来归还失主吧。于是我立即把钱捡起来,直接交给了玩具厂的主管。当时主管既兴奋又高兴的说:“你真是好人啊!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失主。”下午一点,主管叫我见了失主,是一个年仅十九岁的贵州打工妹,只见她满脸感激的泪,见到我当面就跪了下去,我连忙把她扶起。主管对姑娘说:“今天你遇到了世界上最好的人!”因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姑娘也知道,所以人人见我都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打工不求钱,真是好人啊!”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从珠海回来,无辜被绑架、拘留了十五天,回家后,发现家乡大搞建设。当时我们小片区也住着几百号人,小片区中间的马路出口正对着客车站,出口两边在建设,一边建平安保险大楼;一边建电讯大楼。由于雨水多,从小片区内到出口的这条泥路被挤压的坑坑洼洼,几百人進出十分艰难、十分不便,也根本没人管。

由于没有工作,当地公安为了控制我,就指定这小片区的出口旁边让我做点小生意。可是这么坏的路面怎么办啊?我想:“我是个修炼人,为了自己也为了别人,干脆我自己解决吧。”于是我推着斗车,把土和沙卵石拖来铺路,不长时间就铺好了。虽然我只出了这么点力,可院里的人看到那是真感激啊!男女都夸我:“还是炼法轮功的人好啊!为我们解决了难题。这条路终于進出方便了。”

大家想一想,一个人在做真事、做好事、做好人的时候,表现出来是不是善心啊!这种善心就是为别人着想:想到别人丢钱的痛苦;想到别人行路艰难、不方便的痛苦,这是不是善呢?而且那时邪党正在用铺天盖地的谎言進行诽谤与打压法轮功,那么作为真修弟子是不是要顶着压力呢,而且在那样的环境中还能无怨无恨的坚定的要坚修做更好的人,受益的却是更多的人。

师父讲:“在各种阶层都可以做个好人,不同阶层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阶层有高阶层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确对待矛盾,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1]

举个例子说吧:二零一六年我还在一家保安公司做保安,端午节的前几天,保安队长叫我到保安值班房领取节日慰问品,领回之后我看了看包装,和去年的包装一样,图案显示是粽子和盐蛋。我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两口红砖。由于平时按照师父要求的:“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1]虽然我当时心里动了一下,但立刻想到自己是修炼人,不能动心,得忍、这是提高我心性的大好机会。所以心马上就平静下来了。同时按照法理要求首先向内找,通过回顾这段的生活与言行,我找到了自己的利益心、争斗心、显示心,同时也悟到了平常经常背到的这段法:“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三得。你是个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1]悟到了也就明白了这是慈悲的师父在帮我去掉执著心;在帮我提高心性与长功。悟到此,莫名的泪花已盈满了双眼,我由衷的合十感谢师恩。

二、讲真相中是在做更更好的人

其实,作为一个还有良知的人,谁都会喜欢真,不会喜欢假;谁都会喜欢善,不会喜欢恶;谁都会喜欢忍,不会喜欢斗。因为每个人身体上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师父讲:“空气微粒、石头、木头、土、钢铁、人体,一切物质中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1]。同时,也因为你也是宇宙中的一分子,那么这种特性也能在你身体上反映出来,只是人很少去体察或者反映出来了而自己却觉察不到。

比如,为人父母在回答下面这几个问题时就能体现出来:

你希望你的孩子是好孩子还是坏孩子?回答肯定是好孩子;

你希望你的孩子是说真话的好还是说谎话的好?回答肯定是说真话的好;

你希望你的孩子是善良的好还是作恶的好?回答肯定是善良的好;

你希望你的孩子是宽容、忍耐的好还是狭窄、好斗的好?回答肯定是宽容、忍耐的好。

这就是说你希望你的孩子是说真话的、是善良的、是宽容、忍耐的,因为这样的孩子你才认为是好孩子。大家想一想,这几个问题不正是真、善、忍宇宙特性在你身体上存在的反映吗?因为真、善、忍这种宇宙特性既是宇宙的根本法,同时也是造就我们先天本性的生命的本源与生命的根本。所以你想想,一个人他要是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诽谤真善忍宇宙大法,你说这个人是在干着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啊?那不是自己去毁灭自己吗?所以今天师父叫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学好法炼好功;发正念;讲清真相,是不是在救世人呢?是不是在做最好的人行最好的事呢?是不是宇宙间、人世间最伟大、最庄严、最神圣的事呢?是不是慈悲的师父在叫大法弟子在做更更好的人呢?同时也是在做好三件事中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而圆满自己的一切。也就是说向世人讲清真相也是在做更更好的人。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的一天,上午十点钟,有两位四十岁左右的检察官找我说:“你已经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七天了,我们要对你实施逮捕,你有什么话说吗?”当时我的心很平静、心态也慈悲祥和。我微笑亲切的对他俩说:“你们俩例行公事,我不会怪你们的。但是我是修佛做好人的,你我有缘,你能允许我讲二十分钟真相你再做决定,好吗?”他们听后心也宽松了。他们说:“你讲吧,我们愿意听。”

那天我讲的很理性,也很愉快。我讲了我是被冤枉的,“天安门自焚”是中共导演的,目地是煽动世人仇恨法轮功;仇恨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也讲了法轮功是叫人重德、行善,叫人如何做好人的高德大法;讲了你、我、他与宇宙特性真善忍之间的生命关系;也讲了他们不要参与此事与走回传统的因果。他们听完了,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与喜悦,说:“说的太好了,你们法轮功真是好人啊!你放心,这事我们选择回避、不参与,就这么定了。”说完他俩就笑着挥手告别走了。下午五点,只听见有人叫我:快把你的东西清理好,有人找你。出来一看,原来是当地派出所所长与这次参与绑架我的六一零的人。我上了车,瞇上眼,一路发正念。车停了,只听他们说:“不要发正念了,下车吧,已经送你到家了。”

我停下了发正念,见证着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下了车,双手合十,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