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掉“药篓子” 把善留给身边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了。我今年六十六岁了,可身体比年轻时还健康,一天睡四个小时,从不觉的累。每当想起师父的慈悲,我感恩的泪水就止不住的流。

学大法 丢掉“药篓子”

得法前,我是一个药篓子。每天不断药,身体非常虚弱,屋里有暖气也得穿厚棉衣、棉裤。患有乳腺重度增生,美尼尔氏综合症(眩晕病),脚手冰凉、灰指甲、腰疼、低烧等多种疾病。

我经常感冒,省、市各大医院、军队医院都看过,都没查出病因。大夫只能做试验性的治疗,输液、打针、吃药,半年未见好转,病情又加重,成了重度性贫血,又托熟人找医学专家会诊,抽三次骨髓化验,诊断结果是“再生障碍性贫血”,就是白血病。

看到诊断结果,我的精神一下子全崩溃了,生的希望破灭了。

就在这时,有一个同事给我送来两盘录音带,说这录音里讲的可好了,你听听,看你有没有缘份,我也没听懂她说的啥意思。

她走后,我就开始听,听了十几分钟,我就觉的身体热乎乎的,很舒服。师父讲:“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我听到这时,心里一震,现在还有人讲这么好的东西,心中升起崇敬。人人都按真、善、忍去做,那社会道德不就好了吗?

我一盘没听完,同事就要拿走,说是跟别人借的,要还给人家。真舍不得她拿走,也没办法。晚上,我就决定第二天早上和她一块去公园炼功,她当时也没给我说炼功能治病。

第二天早上到炼功点,看到每个人都戴着棉手套,站的很整齐,很静。我走進炼功场,就感觉到有一股能量流很强,身体暖暖的很舒服。有辅导员为新学员义务教功,我怕穿着厚棉衣学功,动作不标准,就脱下棉衣、棉手套,神奇的是,我没有感到冷,也不觉得冻手。我记得那天早上气温是摄氏零下八度,学功的中间,辅导员几次让我戴上手套,可我的手是热的,一直到炼功结束,也没有冷的感觉(从那一天起,我炼功都不戴手套,一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

回到家,不穿棉衣、棉裤也觉得不冷了。当时我想,这功咋这么神呢,学功、教功还不要钱,不求回报,对人又和善,现在去哪找这样的好事,心里非常感动,这法轮功师父也太了不起了,做这么大的大善事。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流下了感激的眼泪。

中午休息,似睡非睡时,我看到许多花瓶,一束一束的鲜花,象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的从眼前飘过,整个中午都是这样,奇妙无比,非常漂亮,当时不知道是咋回事,以为是幻觉。

炼到第三天,我的乳房肿胀、疼痛全消失了,低烧也好了,身体非常舒服,我把炼功前买的所有的药全都扔了。我早上刚炼了三天动功,那时我不知道还有静功(打坐),还没看书,师父就已经管我了,给我清理身体,让我感到无病一身轻。

如果不是亲身体会,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这切切实实的奇迹在我身上发生了,我太幸运了。

修炼四个月,单位体检,全科室我年岁最大,体检结果,就我一个人各项都正常。亲戚、朋友看到我的变化,有不少人都走入大法中修炼,坚持至今。我从修炼第一天到现在已二十多年了,从没吃过一粒药。

在工作中,我处处事事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淡泊名利,工作上任劳任怨,无私的帮助有困难的同事,从不求回报。年年理论考试、技术操作考核都是第一,连年被评为优秀员工,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

讲清真相 证实大法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由于江泽民无德无能,鸡肠小肚,妒嫉我师父年轻,又有上亿的法轮功学员笃信师父,妒嫉心使江泽民失去人的理智,一意孤行的发动了一场中国有史以来对信仰真、善、忍普世价值的群体的迫害。

古人尚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师父救了我的命,师恩难报。为替师父讨个清白,为法轮功讨个公道,我们上访无门,看到世人都被谎言蒙蔽、毒害着,没有说话的地方,我利用休假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是正的,到了天安门,警察强行搜包,把我携带的书有“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给强行搜走,野蛮的把我拖到警车上,拉到一个派出所。

那里七、八个男警察凶狠的殴打我一个弱女子,还说把我拉出去活埋了,让我家人永远找不到,这时,一个女警察把我叫出来,我就给她讲为啥不报姓名,是为了不牵扯单位,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违法,他们对我这样凶狠,我心里并没有恨他们,因为他们是被谎言蒙蔽的,也是受害者,是江泽民在制造仇恨在欺骗他们,利用他们当工具。用株连政策让世人仇恨大法弟子,让世人对大法犯罪,毒害世人。我希望你明辨是非,千万要守住自己的良知,善有善报,这是天理,又给讲了很多我要不修炼大法早不在人世的情况。她听后,抹着眼泪说: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第二天,她把我叫出来,拿出一包卫生巾(当时我正来例假)和五十元钱说:我这几天不来这上班了,我能帮助你的只有这些。我谢过她,没有要她的东西,我知道她的名字。回到当地,我给她寄了一封真相信,让她知道更多的真相,得福报,能得救。

单位把我接回后,和派出所直接将我送到当地监视居住,没有任何手续,也没经我签字,开除了我的公职。单位经常派人“转化”我,不管谁来,我都给他们讲我的经历,对我监视居住的有不少保安都是二十岁左右的男女青年,我就一个一个的讲。有个很凶的保安说:“没有人看的起我,我就是要破罐子破摔。”我就以母亲的身份,循序渐進给他讲做人的道理,讲大法的美好,不要相信电视上的谎言。善有善报,你母亲把你养大多不容易,在哪都可以做个好人,你善待大法弟子,你就是做的大善事,你会得大福报的。他说:“没有人对我这样好的。”他被感动了,后来还主动帮大法弟子传递经文,不再干扰大法弟子炼功,还帮助放哨。

我给每个保安讲了真相,有个保安说:“阿姨你这么善良,这不是你呆的地方,我替你写个保证,你赶快回家吧。”我说:“孩子,那是害人的,千万不能写。”我默写师父的《洪吟》,他们都愿意看,有个保安抹着泪说:这诗词写的真好,你们的师父真伟大,真了不起。晚上,他一值班就炼打坐,还会背好几首《洪吟》中的诗词。后来,我得到一小本《转法轮》,晚上检视的人都休息了,我就开始抄写《转法轮》。那里面好多同修都看不到经书,我抄完每一讲,用线穿起来,传给同修。每个保安都愿意帮我传递经文,再也没有干扰大法弟子学法炼功的事了,整个环境都正过来了。

有一个女保安才十八岁,我知道她经常借同修的钱也不还,有一次她向我借钱,我就给她说:你真的有困难,我可以借给你,你以后有钱了再还;你真困难,不还也行,但我要给你讲讲不失不得的道理,阿姨是为了你好,让你不失德。人不付出得到的都是灾难,借了钱要还,不还就欠了人家的,要失德的,有德才有福报。她听明白了这个道理,很感动,把借同修的钱都还了,后来她辞去了保安工作,还专门到我家感谢我对她的真心帮助。她哭着说:阿姨,要不是你给我讲这些道理,我现在坏的都不象个人了。我教会了她五套功法,至今我们还保持着联系。

从监视居住回家后,派出所的指导员和片警来我家说:是我单位领导叫他们来“转化”我的。我给他们倒上茶水,一人削一个苹果,对他们说:你们来我家就是缘份,如果不是法轮功遭到迫害,我请你们还请不来呢。他们说:我们调查你的情况,你在单位口碑很好,你写个保证书,就可以上班。我和善的说:你们比我懂法律,你能说出我违犯了哪条法律吗?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有上访权利,我依法行事,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利用自己的公休假去证实大法 ,没影响工作,开除我是错的,我没错,现在还要我违心写保证书,你们说,这合理吗。再说,我得了不治之症,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没见过我师父,我师父也没要过我一分钱,我就是按照我师父讲的真、善、忍去做,才好的病,我决不会背叛我师父,背叛大法的,我要求无条件恢复工作。

我笑着说,一天给我一万元钱都不会写,拿枪对着我的脑袋我都不会写,我真那样做都不配是个人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都知道这个理。我要不修大法我早就不在世了,我师父救了我的命,我怎么会忘恩负义呢,你们说是不是?!

他俩都笑了,并说:共产党啥时候能象你师父一样有能耐教育出象你们这样的人,那我们可省心了,那怎么给你领导汇报?我说:无条件恢复工作。走时他们说:我们本来是做你的工作的,让你给我们上一节课,你们领导来了,你也给他这样讲。我说:那肯定的。整个谈话过程在非常祥和的气氛中结束。

坚信师父 走过巨关巨难

二零零五年,我感觉肚子里有个瘤子,我用手就能摸到,因为没有影响我做三件事,我也没有把它放在心上,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二零零六年正月十五下午四点时,我准备出去发真相信,我到了卫生间,瘤子一下子掉出来了,可是没有完全掉下来,就象是生孩子时的脐带一样还连在体内,瘤子已经掉到体外坠在那里,我就一手托住瘤子给家人(同修)打电话,家人回来看到我坐在师父法像前,地上流的都是血,他马上把mp3插到我耳朵里听师父讲法,他就发正念,因为血不停的往出淌,我那时就觉着五脏六腑都要掉出来似的,痛苦至极,没法用语言形容。这时家人给我垫一床被子,不一会儿被子也湿透了。

我当时已无力气说话,我叫家人用剪刀把连在体内的筋剪断,他不敢。我当时就想,我修大法,很多人都知道,我决不能给大法抹黑,决不能障碍世人得救,我就求师父,师父救救弟子,我只听师父的话,只跟师父走,决不让邪恶阴谋得逞。

这时家人的心里已经不稳了,他一会儿说要找他认识的大夫,一会儿又要给孩子打电话,我都拒绝了,我心里就坚定一念,只有师父才能救我,我就把自己交给师父,我决不会离开人身,还有那么多该救的人等我去救呢。心里想着,有师在有法在,我没有事,一大提卫生纸都用完了。这时,师父打到我脑子两个字“刀片”,我叫家人快给我拿刀片,用了很大劲,几分钟也没有割下来,我心里又一遍一遍的求师父救我,终于把连着的那个筋割断了。

这时已是晚上七点钟了,孩子(同修)也下班回来了,孩子看到这个情况,就坐在地上发正念,一直发到晚上九点钟,我感觉好一些了,但身体动不了,我说我没事了,你们做饭吃吧,孩子说,我想你也不会有事的。

他们把我抬到床上,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我只坚持不到三分钟,早上我就坚持和家人一块炼功,炼完功后,一称瘤子两斤半重。

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给拉回来了,感恩师父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师父的慈悲,弟子无法用语言表达。弟子只有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多救人,以报师恩。

反思自己出现的病业关,找到了自己从七二零以后,学法少,学法时心不静、不入心,还有怕心,正念不足。还有不让人说的心、争斗心、指责心、抱怨心、辩解心、自以为是的心、怕被别人伤害的心、对亲情执着的心,还有认为这就是自己的业力,没有发正念破除邪恶的干扰,让邪恶钻了空子。

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从那以后,再忙、环境再不好,我都坚持静心学法,我现在背法背到第四遍的第五讲。

证实大法 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

师父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3]我遵照师父讲的法,用多种方式智慧的向世人讲清真相,发放真相资料、光盘、《九评》、打语音电话、发热点真相信息、购物花真相币等。

在乘火车、汽车、遇到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我主要是大量的智慧的多发资料,把真相期刊里夹一张三退卡片和两张真相单页,用信封装上再用自封塑料袋封好,放到合适干净的地方,并发正念,让有缘人看到,珍惜资料,得到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