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迁西县国保警察徐志刚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日】徐志刚,男,五十多岁,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国保大队警察。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近二十年间,二零零零年左右在看守所当狱警一年多,其它时间一直在迁西县国保大队。

在这近二十年间,徐志刚一直在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抄家、非法拘禁、酷刑折磨、勒索钱财、利用职权陷害无辜,不仅已经触犯了《刑法》,犯下了“非法拘禁罪”、“抢劫罪”、“绑架罪”、“敲诈勒索罪”、“滥用职权罪”,也触犯了国际法。

法轮功学员没有仇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度、为了制止犯罪。曝光不是目的,是希望以此警醒徐志刚及至今还在为了利益,或以工作为借口追随邪恶的迫害政策的中共警察们,赶快悬崖勒马,立功赎罪,在这历史关头做出正确的选择,给自己及家人的未来留一条路!

下面只是徐志刚恶行的一小部份:

一、任意抄家、绑架、疯狂施暴

◎任秀华,女,迁西县链条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十月,在家中被政保科警察朱振刚、徐志刚等人绑架、抄家,被勒索三千元钱才得以回来。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任秀华再次在家中被朱振刚、徐志刚、王伟等人绑架、抄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每天早非法审问。有一次朱振刚、徐志刚、王伟三人把任秀华五花大绑半个多钟头,直到她的胳膊早已失去知觉才把她放开。二零零二年二月份一天,朱振刚、徐志刚逼问任秀华真相材料来源,无论他们怎么逼问,任秀华也没说一个字,他俩气急败坏,拿两根电棍同时电击任秀华、打她嘴巴,足有四十多分钟,直到他们俩人打累才住手。任秀华被打的吐血,脸被打铁青,嘴被打肿,无法张开,吃不了饭,十多天才消下去。

◎付翠云,女,退休工人。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被闯到家中的警察朱振刚、徐志刚、王伟等人绑架、抄家。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付翠云再次被闯入家中的朱振刚、徐志刚、王伟等人绑架、抄家,朱振刚、徐志刚、王伟为了逼她说出真相资料来源,把她五花大绑的绑了起来,四十多分钟才解开,胳膊和手都失去了知觉。二零零二年二月一天,朱振刚、徐志刚逼付翠云写“保证书”,她不写,他俩就拿两个电棍同时电击她,然后打嘴巴,足足折磨她一个多小时,直到累了才罢手,付翠云被打的吐血,脸被打的铁青,脸都歪了,无法吃饭。

◎张志华,女,新集供销社退休职工,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五前几天,张志华等三人被绑架,徐志刚和另外一个警察去抄家,乱翻一顿,什么也没找到。徐志刚编写一套话,叫张志华按手印,张志华不按,徐志刚就摔张志华的手,并恐吓张志华说把这事全部推到她身上。

◎马秀林,女,迁西县兴城镇照燕洲村民。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下午在家中被公安局局长王志林、朱振刚、徐志刚、朱守良、何连锁、汪娟等人绑架、抄家。王志林叫道:“有人举报你炼法轮功。”马秀林在公安局遭到毒打。第二天又把她关到看守所。徐志刚到看守所单独提审马秀林,伪善的说:“你弟弟我们是同学,我还管你叫姐呢。”然而过几天,朱振刚、朱守良 、何连锁和徐志刚一块提审马秀林,几个警察一起动手打她,徐志刚从后面用手指狠劲抠她后脖梗子,手指都抠到肉里。马秀林绝食抗议迫害,第十二天被拉到医院里检查,几个警察一起打她,徐志刚用手指狠抠她的腋窝。马秀林被在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二十六天,最后是被勒索了三千元钱,抬出看守所的。

◎李振海、张春山等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被几个警察绑架到拘留所。一进拘留所大门,只因跟院里其他法轮功学员打了声招呼,徐志刚上来就对李振海、张春山一阵狠踢。

◎揣翠君,女,迁西县新庄子乡米城庄村民。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七日下午在自家商店被国保大队长朱振刚非法搜查,并被绑架到公安局。揣翠君撕毁了他们所谓的证据,徐志刚把她抡了一圈按在地上,国保的指导员朱守良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又用手铐把她铐在暖气管上。揣翠君的丈夫赶来后质问他们为什么打人时,朱振刚说:没打。

◎孙丽艳,女,教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关押在迁西看守所。她的丈夫独自带着一岁多的儿子,经常借酒浇愁。他所居住的小区与看守所只有一墙之隔。一次酒后到看守所叫门。当时徐志刚值班,徐志刚嫌叫门声太大,把看守所所长刘春鼓动起来,刘春提着电棍,打开看守所铁门,对着孙丽艳丈夫的后背一顿猛打。

◎张桂兰,女,迁西县兴城镇沙岭子村民。二零零一年二月六日在家中被警察绑架。这期间,徐志刚利用张桂兰的丈夫盼妻子回家心切,说有门路帮张桂兰早日回家,但需要花钱打点,最后勒索她丈夫拿三千块钱,可什么作用也没起。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张桂兰刚被国保警察绑架。当时张桂兰的丈夫陈百合被非法判刑四年还在冀东监狱。张桂兰的女儿数次去“六一零”和国保大队要妈妈,却被非法拘留十天,徐志刚把张桂兰的女儿关到拘留所,却说:“让她们娘俩团聚了。”

◎柴淑珍,兴城镇南观村人。二零零一年,丈夫遭人构陷说他炼法轮功被国保绑架,其实她的丈夫并没有修炼。家人被迫请国保人吃饭花了两千六百元。二零零三年九月十日,柴淑珍在老家黑龙江肇源县,被民竟派出所绑架拘留五天,被勒索拘留费一百六十一元。九月十五日迁西国保徐志刚去东北劫持她回来的路上勒索她一百元,回来后又在迁西被拘留十五天。

◎陆佐金,班车司机,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晚八点多钟和十七岁的儿子一起被绑架,两个人都遭到了数名国保警察的轮番毒打。儿子被折磨一夜后回家,陆佐金被劫持到看守所。陆佐金的妻弟多次请国保警察吃饭,并给了包括徐志刚在内每人一千元钱。他们表示一定帮忙把人放出来,过几天又说办不了了。

◎马银凤,迁西县东莲花院乡西陆庄村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只因她与王志新之间通过电话就被绑架,关押到遵化看守所。六月十日上午,徐志刚、路印学、东莲花院乡派出所所长吴贺军,他们如获至宝的拿着骗取的录像给马银凤看,以此给马银凤以压力,三个人大吵大叫,逼马银凤承认他们制造的假证据。马银凤说:“你们是在诱供,是犯罪行为,你们以后得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我将来出去会告你们警察知法犯法。”六月十二日,徐志刚和路印学又一次去遵化看守所非法提审马银凤,徐志刚这次改变了方式:“快五月节了,把这事快了了,好快回去。”他让马银凤说出电脑是干啥用的,她都和谁联系过,还说:“你家电脑在作案期间没有流量,你在哪上的网?”见马银凤什么也不说,徐志刚甚至一度求马银凤签字,被马银凤断然拒绝。

◎王志新,女,原新庄子乡政府办公室主任。警察怀疑她曝光了一份“六一零”的黑文件,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晚,迁西县国保大队徐志刚、施景珠、贾振生、王伟、汪娟,刑警大队王秀英等十几人在王志新家门外守候了一夜,第二天凌晨绑架了王志新和她丈夫赵洪涛,并非法抄家。王志新被非法审讯了一个晚上,什么也没说。后来,王志新被转移到民政宾馆四天四夜。白天提审,晚上后半夜也提审。徐志刚、贾振生、刑警大队的王秀英等,你一句他一句的诱惑王志新:“你上大学有个工作多不容易,态度好就上班……”徐志刚还提供了王志新根本就不知道的信息,企图令她做假口供,把这事强加于马银凤身上。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晚八点左右,王志新和丈夫赵洪涛到迁西县兴城信用联社自动取款机前取款时,被蹲坑的徐志刚等国保警察绑架。王志新的工资卡被抢走。赵洪涛被当作“人质”,家人要求放人时,徐志刚说:“把他媳妇弄来就放他。”并说:“让他们家年都过不好。”法院本无意对赵洪涛判刑,徐志刚三番几次的执意一定对赵洪涛判实刑,后赵洪涛被诬判一年,在冀东监狱受迫害一年。

◎薛玉芹,徐志刚的表姐。在警察大面积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的“敲门行动”中,徐志刚拿着预先写了内容的一张纸到她家,说:“你签完字,我保证把你的名给消掉,公安的内部就没你的名了,你再出门就没人查了,想去哪儿都行。”薛玉芹被他连蒙带骗稀里糊涂签完字,后悔的难过了好多天。后来,她到街道办事处去问,说想去香港,街道人员一查电脑,说:“不行!网上有你的名,是炼法轮功的,不允许去。”她这才知道受骗了。

结语

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原则,自一九九二年传出,至今已弘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修者上亿,获得各国政府和各族裔民众的褒奖和尊敬。法轮功学员制作、散发真相资料是为了破除中共的谎言、救度世人,是受法律保护的大善大忍的行为。

迫害法轮功学员,触犯了法律,同时也触犯了天理。在此诚恳的劝告徐志刚:不要再给中共当打手了!只有停止迫害,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并在职权范围内善待法轮功学员、保护法轮功学员,将功折罪,才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盼望徐志刚能够听懂法轮功学员从心底发出的慈悲呼唤,为自己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