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与大法擦肩而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我从小就有一个毛病,就是不让人说,只要谁一说我不好的,我当时不反驳,可回家后就开始哭,真是哭的昏天黑地的。

一九九八年我和兄弟媳妇先后接触大法,去当地炼功点炼功。后来,被一同修说了,心里过不去,离开了大法。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我还把请的大法书和炼功带等都烧了。每天做生意挣钱,忙的不亦乐乎。

二零零五年,我因感冒去一个诊所打针过敏了,马上被送去镇医院抢救,在半道上我就休克了,大小便失禁。第二天又被送去省医院抢救,半年时间抢救了六次,花去了十多万元。医院确诊我患的是罕见的高度过敏症,肾衰竭。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喘,上不来气,四肢无力。后来医院强制我们出院,不给治疗了。我丈夫找我娘家人交代了我的后事。娘家人走后,当天晚上我的病复发了,休克数次。稍微清醒的时候,我听见丈夫和儿子在商量我的后事。装老衣服都给我准备好了,放在我旁边。

我那时真是百感交集,突然想起了大法。心里说:李洪志师父,我错了,您救救我吧。这个“忍”字我今后一定能做到,给我安上个尾巴,让大家把我当马骑,我也能忍住。这样想着时,我缓过来点了,能说出声来了,我就喊:“法轮大法好!”

我儿子听见我喊,一下子就跪在地上说:“师父,救救我妈,我一定感谢您,以后我一定为大法做事,我一定报答您!”我丈夫和儿子都跟着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喊着喊着,我又渐渐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我就感觉饿了,要吃的。一下子喝了一碗粥,吃了一个鸡蛋,我就感觉有劲了。我让丈夫帮我穿衣服,我要找人教我炼功。我丈夫说,我找人来这儿教你吧?我说不行,我得亲自去道歉,人家叫我来炼,我拒绝了人家,耽误了六年,这是我的错。

我就坐车去了吕姐家。因为我那时一气之下离开大法走了之后,吕姐一直找我劝我,没有放弃我,可我没有听她的。有时她来我家敲门,我假装听不见不给开门;有时开了门也带搭不理的,吕姐也不往心里去,就是往回拽我。我得亲自当面给她道歉。

我到她家后,就休克了,她一边给我捶后背,一边求师父救我。我醒后,她说:我们师父说了,重病号是不收的。我说我没有病,这都是假的,假相,我一定能炼。她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放在怀里。出门碰到一个朋友,我们一起走了一里地,到了家。

因丈夫出去找我,家门锁了,進不去,我就坐在外边道上看《转法轮》,看了二十三页。第二天丈夫扶着我开始炼功,炼了三天,丈夫把我扔在地上,不愿意扶着我了。我上炕把褥单子绞成条,拴在门框上,然后那头绑在我身上炼功,炼了一周后,我自己能做饭了。

炼到半个月后,一天家里来了七、八个警察,来查防火和煤炭专营的事,因为煤炭得有专卖许可证。他们進屋看见了我的大法书,说这不是法轮功吗?就拿我的书。我一点都没害怕,跟他们说:你们不让我炼,我身体有病看病花钱你们给我报销呀?我现在都花了十多万了,你们给我报了,我出国去看病,你们给我拿钱,我就不炼了。我还说:我要是你的亲人,你怎么办?我要是你妈妈,你能让我挺着等死吗?你咋给我解释?谁家没有父母兄弟姐妹?正在争执的时候,進来一个当官的说,咱们别管这事,咱们不是来管这个的。他们把书还给我就走了。

从那以后,我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中,直到今天,已经十三年了。这期间,我一片药也没吃过。虽然身体还有点小症状,可我根本不理它,不把它当回事,什么也影响不了我做法上的事。我现在悟到了,我身体上还有点小症状是因为我还有什么东西没有彻底放下,比如说我虽然走回大法中了,可是我不让人说的这个根子上的东西,还是没有彻底去掉,有时还和同修发生争执。一次和同修发生争执,我躺在炕上两个月没起来。

一次我正做饭时,开始流鼻涕,我用卫生纸堵住鼻孔,觉的不适应,很痒,我用胳膊一抹鼻子,结果纸球進入鼻腔里,出不来了,家里人把我送到省级医院。检查结果,说纸球有,在鼻腔里面;并且说我满脑子都是瘤。大夫问我,你没有感觉吗?我说没有。医生说得马上住院做手术,我说:我先不住,回家凑凑钱再说。我们就到了候诊厅。儿子说你们等着我,我去办住院手续。我说先回家再说。我儿子说:我这有卡。我说:你有钱投在证实大法、救人的事情里。我信大法一信到底,我师父让我活我就活;我师父让我死我就死。然后我就冲出大厅,回家了。

回家后,同修帮我发正念,和我一起学法,到现在好几年了,脑袋什么感觉也没有。如果满脑袋都是瘤的话,我还能挺到现在吗?如果肾衰的话,我能活到现在吗?那不都是假相吗?

我和大法差点擦肩而过。这么好的大法,要是擦肩而过,那真是不得了了,我这辈子就白活了。更重要的是,我来世间的目地没达到,我那世界里的众生怎么办?他们还能不能得救了?他们将怎样看我、评价我?我将来怎么面对他们?怎么交代这个事?我和师父签的约怎么履行?这一系列的问题,有时越想越害怕,要真的离开大法后果不堪设想。

我感谢师父没有放弃我,在我那样对待法轮功的心态和情况下,师父都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有时痛哭流涕,无言以报,深切体会到了师父的佛恩浩荡。

最后,我劝那些得了法、在迫害中迷失了方向的学员,接受我的教训,快回来吧!万万不能和大法擦肩而过。没有很多时间了,也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样的机会了。

我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一定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回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