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去掉了对父母的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四日】今年元旦那天,我想应该到父母那里看看,可我是真的不愿去。多年来,我的心早已被父母伤透,当然父母也看不上我,我和他们有着厚厚的隔阂。小时我刚记事那会儿,耳朵听到的就是母亲生养我们这几个孩子无非就是为了防老之类的话,一个指望不上还可以指望别的孩子,那时我虽然小,可对这种话很反感。

后来长大上班后,我和姐姐把挣来的钱全交给了母亲。几年后我和姐姐出嫁时,母亲一分钱没给。那时我和丈夫都没有工作,生活的困难可想而知。我怀孕期间,快生了,赶上冬天,住的是平房,非常冷,我去了母亲那儿,想住几天。母亲把我撵走,一天不让住,怕我把孩子生到娘家,对娘家不好。已经晚上七、八点钟了,母亲让哥哥送我回家,哥哥推着自行车,我拽着车子后座,怕摔倒,回到了冰冷的家。生孩子时难产,我剖腹,孩子出生后,大夫说缺氧,也住院。我只有几百元钱,婆婆拿了一千元再也没有钱了,医院说下午再不交钱,就让我出院。母亲在跟前,自始至终不说拿一分钱,最后出招,让我向哥哥借了一千五百元。丈夫挣不到钱,生活一直非常困难。

一次,父亲大年初三破口大骂,说我平时不给他买好吃的。知道我要翻盖房子,提前就把话说绝:别想从他那借一分钱,也别想让他干一点活儿。我和姐姐都修炼大法,姐姐几次遭迫害,父母经常说一些不好的话。

还有很多很多让我伤心的事,我对父母的怨恨有增无减,常常想我怎么摊上这样的父母呀!有一段时间,想起父母的所作所为我就泪流满面。所以我最不愿去的地方就是父母那儿,觉的到那儿也没什么嗑唠,经常还不欢而散。

以前的一幕幕,父母的种种不好象放电影一样在我脑子里过,越想越迷糊,脑袋好象缺氧了似的。我躺在了床上,心想要不就不去父母那了,明天再说吧。后来我想还是学会儿法吧,就翻开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当看到:“修炼嘛,渐渐的知道了,哦,我得向内去找,得找自己的缺点、自己的错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引起了这个矛盾。”[1]哎呀,向内找,我怎么忘了呢,既然是师父的弟子,当然就要听师父的话,找找自己哪有问题吧。

当我静下心来,决定向内找时,一找,瞬间好象找到了对父母怨恨以至无法自拔的根源,那就是我从小就对父母对儿女的爱看的非常神圣,我把这种爱理想化,执著的认为父母对儿女的爱是人间的唯一无私、不求回报而又博大的爱。而且我的骨子里对父母的言传身教看的非常重,觉的父母的言行对孩子来讲,应该起到一种表率作用。然而当我的这种理想被父母的自私、狠心、冷漠渐渐的击碎时,我对父母绝望了,并产生强烈的怨恨。

我怎么到现在还如此糊涂啊!其实天体中只有师父是最神圣和慈悲的,对弟子最好、不求回报的只有师父。而我却强烈的执著人间的父母对儿女的爱,宇宙成、住、坏、灭,末法时期一切都不行了,父母同样是这个最不好时期的众生,是我对他们希望的太高了,要求的太高了。

而且有师父教我如何做更好的人就足矣了,我为什么还那么执著人间的父母应该如何给儿女做表率,我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我这不是抓着人间的东西不放吗?而且还被这个假相迷得如此的深,长期放不下对父母的怨恨,长期无法从这个关难中走出来,这不是自己强烈的执著心造成的吗?

当悟到这些后,我感觉一下子轻松了,脑袋也不迷糊了,对父母长期以来怨恨心一下子放下了,无论他们再有什么样的言行也无法动我的心了。

我拎着礼品去了父母那里,父母表现的对我也很客气。与他们谈话时,感到气氛非常的祥和,真的很久很久都没有这样了。

现在我深刻的明白了,对于修炼中长期过不去的关难,若眼睛一个劲的就是向外看,那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只有象师父讲的:“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2]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