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离失所中结善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我们全家在一九九七年得法后,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大法和师父的佛恩浩荡使我们受益无穷,无法言表。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疯狂迫害下,虽然全家受到极大伤害,但无论恶党多疯狂,我们对大法仍然不迷惑不放弃,坚定的走在修炼路上,下面谈的是我被迫害流离失所后,亲身经历的事例,再现大法美好。

一、邻居对我从恐惧到信任

妻子第二次被绑架后,我也被迫流离失所住在同修家。另一同修在某县城打工听说后,让我过去,并给我租了房子,和他们一起干活,从此我又有了安心修炼和生活的环境。

我住的地方离农贸市场不远,独家小院,内有三套房,房东住一套,我住一套,还有一套闲置。我向房东讲了很多大法真相,他明白后,我们关系非常密切投缘。

不久,这套闲置房租给了一个卖卤肉的女老板。一天,她和房东谈话间,看到我在屋里看书,房东就热情的告诉她:“这位大哥是修法轮大法的,人可好了。”不料这位女老板一听惊恐万分,忙说:“你咋不早说呢,你要早说,俺就不住你家了,他别把俺孩子杀了,你怎么什么人都敢让他住進来?你没看电视吗?有自焚的……”这时房东才反应过来,又好气又好笑的说:“你咋相信那?那是假的。那是江泽民为镇压法轮功搞的骗局,真蒙着你了。”房东讲了半天她又说:“你不信我信,有一天你吃了亏,后悔就晚了。”

从此她刻意躲避我,只要我在家,她就出去,不和我照面。这天房东和我讲起此事,我感到很震惊,没想到此人被邪党谎言蒙蔽这么深,要想救她,仅仅从语言上向她讲述真相,恐怕很难接受,我必须时时严格要求自己,展现出大法弟子的善良美好,才能解开她的心结,清除邪党灌输给她的毒素。

一天早晨,晴空万里,她将自家的棉被、衣服都拿出来晾晒在院内铁丝上,然后就到农贸市场忙活去了。天到中午,忽然狂风突起,飞沙走石,一时间黑云翻滚,电闪雷鸣,眼看一场大雨就要到来。我急忙把她晒的所有衣物全收到我屋里,又把她放在院子里的几袋卤肉时生火用的木柴也拖到我屋里。刚刚弄好,大雨就倾盆而下。

这时正至午时,邻居的卤肉生意稍有空闲,就不顾一切的往家跑,進院一看,铁丝上什么也没有,木柴也不见了,正发愣呢,我出来微笑着告诉她:“东西全收了,都在我屋里,你放心做生意去吧。”她不知怎么回答,就应了一声:“好。”晚上她来拿东西,什么感谢话也没说,临走时,用惊奇的目光看了我一下,若有所思的离开了。

几天后,她借用她老表家的磅秤称肉,用完把磅秤放在我们小院内。一天,他老表来敲门,说拉磅秤。我一看,是个从未照过面的陌生人,深恐有诈,就说:“现在社会混乱,好坏人都有,什么骗术都有,我们素不相识,我得为我邻居负责,必须让她回来才能拉。”他看说不动我,也认为我讲话在理,就走了。

一会儿,邻居和他一起回来了,我这才知道,邻居的老表要用磅秤,就到农贸市场找她。可能前几天我帮她收东西,她感到我不是坏人,靠得住,就说:“你自己去家里拉走吧,俺院里有人。”而我出于对她的安全考虑,没有直接把秤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她很感动的对我说:“谢谢大哥,让你操心了。”

第三次,那天我在屋里休息,忽然听到院里大门开了,一看是卖卤肉的邻居,夫妻俩怒气冲冲的拽着上初中的儿子進了屋。门关上后,就听到高一声低一声的训斥声和“啪啪啪”的打孩子声,打得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叫:“改啦,我改啦……”我一听,这样打下去,不把孩子打坏了吗?这得造多大的业呀。我赶快过去敲门,门开了,见孩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他父亲气得脸红脖子粗的,他母亲在一旁气得直掉泪。原来孩子不好好学习,还撒谎,在学校不和老师说实话和真实的家庭住址,已经有半月不上学了,到处跑着玩,天天却装得每天都在正常上学一样,到点走到点回,欺骗父母。校方见不到孩子面,又找不到家长,怕担责任,只好上了墙报,她俩口才得到消息。

女老板哭着说:“我们俩口子拼命挣钱,希望他能考上名牌大学,成名成器,这下我的心都凉透了。”我劝他们俩口子消消气,气伤肝,怒伤肺,身体重要。又让孩子站起来,给父母认错,然后向孩子讲了古人知恩图报、忠孝两全的传统故事,然后引伸到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做人标准,以及人为什么要按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的道理。并向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法轮功是什么和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盛况。他们听明白后,如梦初醒,激动的说原来法轮大法这么好,怪不得修大法的人判刑坐牢、丢官丢命还要学。他们明白真相后,退出中共,并表示不再相信谎言,将来一定要请本大法书看看。

后来遇到谁再说大法不好,女老板就以理相争,辩到对方哑口无言为止。

对大法的正信使他们也得到了福报,卤肉的生意很红火,天天忙得不可开交,后来就索性把自家一串钥匙交给我,说:“孩子放学回来,就到你这拿,对学大法的人,我是真放心了。”

二、老程的转变

老程是我在一家砖厂打工时认识的,他自幼生长在信佛教的家庭,兄弟四人,两个哥哥都是佛教居士,他和大哥、母亲在“文化大革命时”因信佛教都受过批斗,后来出来打工和这家砖厂老板结下患难之交,成为三十多年的老朋友。

老程是一个单身汉,随着社会道德的败坏,原本忠厚善良的一个人也被这个大染缸污染得面目皆非。

一天,有同修给了老程一张真相光盘,让我瞅机会去给他讲真相。几天后,在他住室门口,我问他:“现在忙吧?”他说不忙,让我進屋坐会儿,我就顺势走進坐下。我问他得到光盘看没看?他说看不懂,并说法轮功的东西政府不让看就不看,自己娱乐的东西太多了。

我一看,他柜子里、抽屉里满是光盘、磁带,还有U盘和内存卡,各种类型的听的看的样样齐全,光看封面就知道是低级下流甚至淫秽的内容。老程还有许多女人的电话号码,说随叫随到。我一看明白了,先净心发正念,清理他的环境和他自身空间场的不好的东西,过一会我问他:“你了解法轮功吗?”“不了解。原来这里也有学的,并让我看书,我没看。”

我诚心诚意想救他,就说:“咱俩远隔千里在这里相遇,是天大缘份,我真心告诉你,我就是大法弟子。”他看看我说:“那不是害人的吗?”我说:“咱都五、六十岁的人了,回头看看,几十年来共产党搞运动,哪一条哪一件不是骗人害人的,真假善恶正邪全反着哪,每次运动整死斗死的不都是好人吗?文化大革命时,你和母亲都挨批斗,犯啥法了?偷了抢了?”我这一问,他半天不吭声,后来,他问我:“你为啥学大法?”我说:“我跟你一样,开始也是不信的,很顽固,受几十年党文化、无神论、進化论、斗争哲学、马恩列斯毛邪说灌输,道德败坏,身体被邪灵控制着,现在人不都是这样的吗?”他不解的又问:“到底你为啥学大法?”我说:“是因为孩子得了要命的病,七年的偏瘫,三年的癫痫,钱干了,路绝了,中西医都说不行了,求神、拜佛、基督祷告都去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有等死了,这时别人劝我学大法,从此我们与佛法结缘了。修炼后,我和孩子的许多病不翼而飞,身体出现脱胎换骨的变化,渐渐我们明白了大法和师父是救人度人的,和末法时期佛教根本不是一回事,天差地别呀。师父把天机真机,用人的语言都讲了,都在这本《转法轮》中……”随着我的讲述,他如长期生锈的电插头一样,虽然连接后通了电,但接触不良,一会清醒,一会糊涂,随后又问了我许多佛教之事、中共谎言及怎样修炼的问题,我都一一做了回答。

他也和我说了许多心里话,比如原来也想找一条正道,认为无信仰、无拘无束是危险的,想信佛教,看看两个居士哥哥,穿上袈裟、敲打木鱼象回事,回到家中,为了名利和家人大吵大闹;前院侄女和孙女,大学博士毕业了,研究佛学理论,听说讲课按时收费,月收入上万元;看看礼拜堂,很多还不如俗人,想学大法吧,中共镇压,在这花花世界里,索性破罐破摔吧。

他说:“这是我的心底实话,能让我看看你的大法书吗?”我决定让他先听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他刚听一遍讲法,封尘已久的本性就幡然醒悟,忙不迭的让我教他炼功。一炼功,身体变化很大,病痛消失。他很欣喜,恳求我帮他请一本《转法轮》。我把宝书交给他时说:“你要敬师敬法,佛道神尽在书中。”他把以前所有不好的光盘磁带等东西都清除干净,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电话号码通通删除,立志从新做人,走正路,并准备让孙女、侄女也了解大法,修炼大法。

从此,他学法炼功,修心向善,呈后来者居上之势。他没有怕心,在厂里堂堂正正的讲法轮功真相,大家都知道他和老板关系好,也没有人制止、干扰他。个别领导不理解,说:“老程咋也炼上大法了?”他回答:“你要真明白了,你也炼的。现在全世界许多人炼,咱国家党政军各行各业都有炼的,官比你大多了,别相信电视宣传瞎说了,那是毁人的。”就这样,很多人因此明白了大法真相。

不久,为躲避迫害,我离开了砖厂,和老程含泪而别。后来,听说他一直坚定的走在修炼大法的神路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