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母亲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九日】我是个二十五岁的青年大法弟子,从小就跟着母亲接触了大法。父亲是常人,在我六岁时,因为邪党迫害,父母离婚了,我跟着父亲生活。母亲只有在我的寒暑假才能跟我见面。她没有要求我炼功,只是给我读《转法轮》,让我修心性,所以我觉的自己好象也没有真正的去修,从来没有炼过功,看书也是隔三差五看一次。

可能就是因为得的太容易,也没有很珍惜,心里虽然一直知道修炼是个非常严肃的事,但是也没有特别的清醒,只是按照书中说的去修心性,当然生活中也会遇到许许多多的事,考验着我的心性,但因为平时遇到的无非是些小打小闹的矛盾,提高了心性就过去了,也没有怎么在意。直到这件事的发生,才让我突然间警醒,虽然时隔四年之久,可回想起当初的一幕幕,总觉的历历在目。

那时候的我快大学毕业,母亲一直一个人生活,因为不在一个城市,距离很远,每天跟我是电话联系,因为快毕业了,所以见面也是只能等到新年的假期。

我从小第六感就特别强烈,能预感到很多即将发生的事,那年临近新年的某一天,我心中隐隐约约总有种不安的感觉,而且跟母亲有关,但是因为电话跟母亲联系过,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异常,所以我也就没有那么在意。直到有天下午跟母亲联系过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我才开始惊慌,电话一直没人接,也没有其它可以联系上母亲的方式,心里焦急万分。因为还在实习期,我接替的是一个即将离职的员工,因此我请不了太长的假期。

就这样过了三、四天,母亲的朋友给我留言,说,你快来一趟吧。我深知大事不好,匆忙的跟领导请了假,也顾及不了那么多,当天就托朋友买机票深夜飞过去。其他亲人得知这个消息后,也不断打电话安慰我,让我遇到什么事都要镇定。他们的安慰丝毫起不了任何作用,我的心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那种强大的绝望压得我透不过气。在飞机上,我心里不断想着信师信法,原本焦虑不安的心渐渐安定下来,似乎被什么包围住了,踏实,安定。下了飞机后,折腾了一两个小时,终于在凌晨三点见到了母亲。

母亲住的地方的门是开着的,母亲躺在床上,浑身滚烫,意识模糊,我喊她,她睁开眼睛看着我,不说话,似乎不知道我是谁,我心里空荡荡,想着最后一次通话时,母亲还兴高采烈的说如果我来了,要去接我,现在我自己来了,母亲已经不知道这样躺了几天了。这样强烈的对比,让我百感交集。就这样过了一两分钟,母亲似乎认出我了,喊了我的名字,就又睡了。但此刻的我并没有难过等一系列的情感,反而出奇的镇定,因为我知道母亲不会有事,她是大法弟子啊,平时助师救人,很多众生因为她得知了大法真相,而现在,还有那么多众生没有救度,如果她就这样离去,那么很多众生便会失去救度的希望,这种事坚决不能发生!

也许就是因为我当时的这一念并没有常人的情,而是一种强大的正念,在这个生死关中,母亲从死亡线上回来了。后来我就白天黑夜的照顾着母亲,不断读《转法轮》,不断给她发正念,晚上不敢睡觉,怕母亲要起来上厕所需要我帮助,实在累了,我就躺在母亲脚边趴会儿。

白天,会有其他大法弟子过来围着母亲读《转法轮》,母亲靠在床边,神情木讷,吃饭喝水都是我用勺子喂進她的嘴里;下午同修走后,天快黑了,母亲就会开始发烧,我那时候看到屋里都是另外空间的灵体,从阳台走進来的,黑乎乎的站的满屋子都是,我有点毛骨悚然,不断发正念清理。

那天晚上,我刚趴下准备眯会儿,突然看到母亲躺在那儿,身上有两条碗口粗的大蛇压在她的身上,两个蛇头都直勾勾的盯着我,我猛的一惊,睁开眼,下意识去拉了母亲的手臂,母亲的手臂很烫,烫的我猛的缩回手,随后,我的两条手臂,刺骨的寒,是那种寒到骨髓的感觉,我赶紧坐下发正念,可是无论我怎么发,都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我心急如焚,心渐渐有点不稳,虽然知道这种现象是另外空间败物的干扰,但是也禁不住问母亲,去医院吗?你烧的好厉害。

母亲意识模糊,但却很坚定的跟我说,修炼人没有病,不去医院。听母亲这么说,我就放弃了让母亲去医院的想法,母亲烧的这么厉害,心里却对修炼坚定如一,我不禁感到惭愧,于是我给一个同修打电话,求她一起过来发正念帮母亲。同修马上过来跟我一起发正念,两个人一起发正念的力量大了许多,我的心渐渐又定了下来,母亲流了很多汗,不发烧了。

后来的几天,母亲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能自己拿勺子吃饭了,我就把书给母亲,让她自己读,她经常读了上句没了下句,愣愣的在发呆,我还是不厌其烦的带着她一遍遍读。

以前母亲每天都会炼功,这次魔难让她天天睡觉,好久没炼功了,光读书不炼功也不行啊!我想一定要让她跟我一起炼功!但是这么多年了,我也不会五套功法的炼功动作,我就拉着母亲让她教我,母亲颤颤巍巍举起手炼第二套功法,汗水如雨水一样从她身上滴落到地上,刚开始站了两分钟,母亲就因为站不稳坐回床上,我就又拉她起来,接着炼。

母亲把五套功法都教给我了,我们每天炼,每天读法,这样又过了一周,母亲一天比一天精神,也不发烧了,虽然身体还是有点虚弱,但是自己读书不发呆了。这样在常人看来病危的状态,却因为大法的力量,没有去医院没有吃一粒药,在短时间内迅速好了!同修都说这真是大法的神奇,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母亲从死亡线拉了回来!感谢师尊!

这次的经历,我感觉我自身也提高了很多,这些天虽然睡眠时间很少,可是却很精神,身体轻便,并没有疲惫感,同时也精進了。这次的经历让我感慨,这不只是母亲的关,也是我的关,每个修炼人一定要溶于法中,每一个执着都要放下,因为自己的执着也许会影响其他的同修,你怎么对待出现的问题,有什么心,都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如果这次我执着于亲情,没有放下常人的情,也许就会被旧势力進一步钻空子加重迫害,那样也许母亲就离开了,很多众生得救的希望也因此破灭了,多么危险!所以我们要坚定实修,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不能执着于世间的任何事。

个人体悟,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