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稳费真能降下来吗?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八日】“稳定是压倒一切的任务”,这是中共总理在今年中共“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透露的最关键信息,“稳”与“风险”两词在该报告中分别出现了73次与24次。

而今年中共官方公布的公共安全支出仅为1797.8亿元,低于去年的2000亿元,仅为军费预算1.19万亿元的15%左右。但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同样是官方发行的俗称“图解‘国家账本’”的数据,公共安全支出占今年235,244亿元的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5.9%,即1.39万亿元,比公布的军费开支还多。

有专家分析指出,这只是中共惯用的“障眼法”,在十年前中共维稳费标准就已经达到每年五六千亿的水平,而社会上越来越民怨沸腾,中共越来越岌岌可危,用来维护其核心统治地位的维稳费怎么可能越来越低呢?

长期追踪中共维稳费的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揭示中共维稳总开支,其实共有三大块,除了“中央本级”维稳费,还有“中央对地方财政补助”维稳费,以及“地方预算”维稳费。吕秉权汇总二零一一年到二零一四年数据,发现“中央本级预算”,在“全国维稳总预算”中,每年约占16%到17%,并且年均增长0.275%。因此,从二零一八年两千亿中央本级预算倒推,可知全国维稳总预算超过1.1万亿元。

江泽民集团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迫害法轮功,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 “610”办公室,它的另一个恶名就叫“维稳办”。恶首江泽民把“真、善、忍”当成了迫害的对象,并把巨额财政用于迫害法轮功,这种违反普世价值的恶行在国际上以反人类罪被起诉。

中共通过中央和财政部强令各级财政部门,要求“政法公用经费高于其他行政事业单位一倍以上”、“对政法机关编制内的人员经费优先保证”等等,大量经费被直接用于迫害法轮功。在周永康担任政法委书记时期,不断扩权,扩充警力,用于国内维稳的武警部队规模一度逼近军队的数量。

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臭名昭著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所长苏境,二零零零年就曾在大会上说:“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国家为法轮功动用的经费相当于一场国际战争。”她强调上面命令要百分之百地转化法轮功,因此在社区街道、派出所、看守所、拘留所、监狱等公检法机构,不惜在各个环节投入巨大的资金用于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一九年,整整过去二十年了,正是在中共对于真善忍信仰的残酷迫害中,令整个社会道德急速下滑,法律条款形同虚设,被放纵的权力逐渐腐蚀社会的各个层面。而当权力对于利益的伤害达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发生各种各样的群体事件。这也是中共维稳费用持续上升的直接原因。

一位知情人士称,在北京市公安局工作五年的一个警察,月薪才五六千,但每月能拿到三万多,赶上重要活动能拿到五万,周末和平时加班、上街执勤、截访等等都有补贴,靠的就是维稳费。北京重要活动多,而且活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就开始准备,所以发到个人手里的维稳补贴相当多,高出工资数倍。这些不都是纳税人的钱吗?中共用纳税人的钱豢养警察,反过来迫害好人,使中国成为十足的警察国家。

美国国务院3月13日发布了《2018人权国别报告》,多次提及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人权报告还涉及了中国人权的其他突出的问题,包括:政府强制拘捕、失踪、酷刑,甚至非法杀害,对记者、律师、作家、网民、异议人士、访民及其家人进行暴力攻击和刑事指控,美国国务卿在发布会上抨击中共在侵害人权方面“无人可比”。

中共不惜花费巨大的民资民财,用于迫害善良,打压正义,恶行累累,人神共愤。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只有解体中共,让邪党退出历史的舞台,才是终结恶政暴行的唯一办法。只要中共存在一天,那么维稳费只升不降,越来越高是必然的局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