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怨妇变贤妻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我这半辈子,最不幸的事就是嫁错了郎。年轻未嫁时,我就是琼瑶迷,天天向往夫唱妇随,恩爱幸福的浪漫生活。我还特信命,算命的说我嫁个比我大三岁的丈夫是上等婚。我就照着这个目标找。

那时我的工作不好,我们单位被称为“监狱”,每天加班,找对象特难。车间大姐给介绍对象,说是男方大我三岁,我寻思岁数正好。后来,虽知他穷的家徒四壁,最终他还是成了我的丈夫。直到登记那天,我才惊异的发现,丈夫大我五岁!老天爷咋跟我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呢?!

我虽然外表懦弱,骨子里却是好强之人,我想:这可能就是我的命吧,我们还年轻,只要齐心努力,日子会过好的。那时,我们没有自己的住处,就住在我父母家,丈夫早上吃完饭,穿的体体面面的出门,中午回家,吃个饭再出门,傍晚回家。刚结婚,我也不好意思问他在干嘛,可是,我放在衣橱口袋里的钱却一点点减少。再后来,各路要债的纷纷登场,搅得我父母都不得安宁。就这样,我总也见不着丈夫拿钱回家,却总得帮他还债。再后来,一向不求人的父亲见他总也挣不着钱养家,就请客找关系帮他找到了一份工作,没多长时间他就把工作辞了,说是上班来钱少。生孩子,他拿出几百元,事后向我父母又“借”走了更多,并且,有借无还。我生完孩子报销的钱,全部用于给婆家修屋顶。丈夫后来说要做买卖,摆摊卖鞋,每次進货我都得给他补充资金。只要某段日子买卖好能见着钱,准保婆婆在老家又病了,要治病了。总之,我这半辈子,几乎没见着丈夫的钱。

后来,我自己挣钱买上了楼房,搬出去住了,在新家里,没出钱的丈夫心安理得的当着男主人,我把婆婆、姨婆婆接来,家里人都以为是丈夫有出息,挣了大钱。搬出来后,丈夫还是和以前一样,我有时向他要钱,他恶狠狠的说:我凭什么给你钱?!我问他:这些年你的钱都干什么用了?他极其不耐烦的嚷道:饿死你了?你没吃还是没喝?

就这样的丈夫,我真是受够了。从不知感恩,从不知养家,还不准人说。他自己抽烟喝酒从不间断,家里不一定哪个角落就可以找到他藏的白酒,朋友也告诉我,看到他独自在外吃烧烤喝啤酒。家里我和孩子,他从未担负起应有的责任。我无数次的想到离婚,每次他都是宁死也不离!我对他的怨恨不断叠加,家里吵闹不止,我甚至当面咒他死。

二零零五年,我开始修炼大法,我就想按真善忍做好人,可是一到了丈夫这,我就忍不住了。还是那样,一到丈夫这就不行了,积怨太深,没法和他沟通和解。

其实就在二零零五年,修炼之初,我曾经做过一个很清晰的梦,梦中好象是在皇宫的御花园,丈夫就是这花园的主人,当时的我仍是丈夫的妻子,夫妻很恩爱。可是城外却是遍地乞丐,人们饿的奄奄一息,梦中我发了善念,再三恳求丈夫开城救那些将死之人,还承诺只这一次听我的,以后都听你的,以后做牛做马偿还。丈夫终于答应开城救人,可是家道却从此败落。我想,可能那时,师父就在点化我,让我看到了与丈夫的前缘。虽然我隐约的知道了前因,可现实中一遇到具体问题,我还是以他今生待我太薄而气恨。

后来我一度离开大法,之后我更整个就是一个怨妇,一提起丈夫,那就是怨气冲天!

二零一四年底,丈夫突发脑出血。我接到他的电话,第一时间赶回来叫救护车送他去医院,花着自己的积蓄,不离不弃的照顾他。丈夫好的时候,也知道自己老婆好,可他却一直不肯承认我是因为心里装着真善忍大法才能做到这一步的。

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修炼了法轮大法。二零一五年春,师父又安排素不相识的同修找到我,这一次,我才真正的走回大法。我才真正的学着修自己。师父在法中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1]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那我欠债就还吧,还不完债怎么跟您回家?

自此,我尽量放下对丈夫的怨恨,真修起来。丈夫病后身体一直没恢复好,拖着条腿,啥也干不了,可脾气却越来越大了,经常无缘无故的找事骂我。我试着去理解他:一个好端端的人,五十岁不到就摊上这事,任谁也接受不了,他发脾气就让他发吧,省得憋出病来。生活中,我真正把他当作亲人,关心他,体贴他,宽容他,经常主动给他钱花,让他能够感受到大法修炼者的善与包容。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我就要用法去化解我们夫妻之间的这块坚冰。

刚一开始的时候我还做不到,忍不住的要和他评评理,论论对错。后来学师父讲法,师父说:“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3]。所以后来丈夫一发火,我就告诉自己:又要过关了。快找找是什么心招来的?还有的时候,看他火发的很大,骂的很凶,我都笑了,说:你看,你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我真不知道,你究竟有什么底气可以这样对待我。

真正修炼之后,有时我们会在晚上集体学完法之后出去粘贴真相资料,回来的很晚,刚开始的时候,丈夫着了魔似的骂我骂师父,半夜里,把手机或电视机放到最大音量不让我睡觉。我都是发正念解体背后操控他的黑手烂鬼,有时,实在制止不了他,我怕影响楼里别人家休息,就默默半夜出门,或在楼下杂货屋里睡下,或去公园里坐着,不让他再对大法对世人造孽。另外,加紧发正念清除他背后不好的东西,这样持续了不到半年,丈夫才慢慢正常了。

过后我问他咋那样做?他说他也不知道,脑子里稀里糊涂的,就是想那么做。于是,我就试着给他讲原因:是你不好的思想符合了那些邪恶的东西,所以他们就控制你做坏事,那不是你真正的想法和做法。你的正的能量太少了,他们才敢这样操控你,就如同人体质太弱了,鬼魂就敢附身一样。你得加强思想中正的能量,做个正直的人,做个能为别人着想的人,那些坏东西就够不着你,控制不了你了。我给他看《九评共产党》,他也看進去了,痛快的要求三退。

有时我还把真相小册子给他看,但是明慧期刊他暂时还看不了,相当排斥,我就根据他的接受能力,慢慢渗透。终于有一天,他对我说:我相信你说的了,这世上确实有一个管控着所有日月星辰运行的神了,要不然,这么多星星,各转各的,还不乱套了?我欣慰,他那无神论的榆木脑袋终于稍稍开一点缝儿了。现在,丈夫很自豪的对我说:“你现在晚上出去,我是不是也不拦着你了?”每到周末我出去讲真相,他都会问:今天又出去救人?从不拦着。回来后,我就给他讲世人明白真相后的感激之情,他也乐意听了。

就这样,我和丈夫二十多年的恩怨终于渐渐消融了。在家里,我时刻记住自己是个修炼人,不和他一般见识。从生活各方面关心他,丈夫发脾气的时候也越来越少了,有一次,他甚至对我说:“你从我身上弄去了多少德?”我都惊诧了,丈夫咋能说出这么高深的话呢?是不是师父借丈夫的嘴点化我,让我修去还存留的委屈心呢?

我还发现,当我心性好时,丈夫神智也清楚,也会继续“探索”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当我心性不好时,他就又会犯糊涂,对以前他承认了的事从新怀疑。这提醒我要时时精進,丈夫才能在我的场中保持正念。

另外,我还发现,其实丈夫还是我的一面镜子,例如:丈夫懒,不爱运动时,一定是我自己安逸心又重了。

前几日,丈夫突然吞吞吐吐的对我说:“唉,我就象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羞羞答答的了,不过我还得说,其实,我还是很爱你的。”“哦,这很意外啊。”我马上意识到是自己的色欲心还没去掉,得赶紧修去。不过,丈夫现在说这话,估计也有一部份是发自内心的了。

谢谢师父,谢谢大法,化解了我和丈夫之间的重重矛盾。如果没有修炼,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我俩这一世可真成了冤家了,这冤冤相报何时了啊?今生的安排,师父将计就计,让丈夫来提高我的心性,让我来救度丈夫,把坏事变成了好事,谢谢师父!我一定会好好修炼,好好救人,无债一身轻,圆满随师还。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