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学员修炼大法一年多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一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一名新学员。在一年多的修炼过程中,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走过来,带着对师尊的感恩,写下这篇体会与同修交流,共同精進。

一、喜得大法 相见恨晚

二十年前,我在国内一所著名高校读书的时候就听说过法轮功,不过当时受邪党造谣宣传毒害,听到的都是负面的消息。之后的十几年中,我在美国求学工作,或多或少也接触到一些关于法轮功的消息,不过也没有太当回事,由于自己是搞科学研究的,听到“修炼”两个字,从心底觉得可笑。

在这十几年中,我在工作上倒是走得很顺利,可是家庭环境每况愈下,丈夫经常发火,我也与他争吵,闹得全家鸡犬不宁。外人看我总是投来羡慕的目光,觉得我是人中的强者,年轻有为,生活得一定很幸福。可我却觉得这人生真是没啥意思,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二零一七年,在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一个法轮功老学员给我讲了大法的真相并帮我做了三退。以前我只是听说法轮功,并没有深入的了解,这次我决定去读一下法轮功的书,看看到底在讲什么。

在大法网站上,我找到了《转法轮》,刚看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一下子就吸引了我。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是通过修炼返本归真。人生中的苦难就是要还的业债,所以不管你是哪个阶层的人,你多有钱,多有才能,只要是人就是在迷中,在苦中。常人都追求过好日子,以为自己通过努力就可以改变人生轨迹,求得幸福。可是,个人奋斗再成功,再有钱,还是在迷中、在苦中。我认为当人太苦了,同时发出一念,普度众生挺好的,我决定要修炼这个大法。

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读完了明慧网上刊登的李洪志师父的所有讲法,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和必须要做的家务,就是在学法。

二、去掉对时间的执着和欢喜心

认识到正法这件事情的意义重大,又知道现在正法已经走到最后的最后了,我就想我怎么得法这么晚啊,自己要怎么样做才能赶上正法進程啊?由此而产生了对时间的执着和欢喜心。

家人不理解我为什么每天都抱着这个法看,其它的事情好象都不顾了,而且说出的话好象都不正常了。在此期间我还做出一些不符合常人状态的事情,被家人误解,家人反对我学法,更不要说炼功了。在难中,我很迷茫,我是抱着“普度众生”这一念来学法的,怎么越学越不对劲了呢?怎么什么都变坏了?比修炼以前还要糟糕了呢?

但我心里知道,不管我身上发生的事情有多么离谱,多么糟糕,一定是魔在干扰,如果有魔,那就一定有神佛,只有继续学这个法才能救我。所以不管家人怎么反对,我必须学法。

开始的时候,由于有很强的恐惧心,只能是背着家人偷偷学法、炼功。后来觉得不对劲,这么伟大的宇宙大法,怎么能用偷偷摸摸的方式来学呢,而且讲真相救人这么伟大的事情,怎么能偷偷摸摸的背着家人做呢?师父说:“要堂堂正正的修炼。”[1]我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求安逸的心,和不敢面对矛盾的心,其实都是私心。

首先是要把自己的执著心去掉,修炼环境才能改变。于是,我决定堂堂正正的做一名大法弟子,不管面对的是什么困难,都要堂堂正正的走过来。丈夫撕书、打骂、闹离婚,拿家里年幼的孩子威胁我,我都不管,心里想着,师父告诉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不管你怎么闹,对我来说也都是清风拂面,要来你就来吧,我不怕你,谢谢你帮我赶快还债。

每当遇到看似过不去的关时,我都在心里说:我师父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的,我也不承认,我的一切交给李洪志师父安排,我只走李洪志师父安排的路,如果是我应该承受的我就认了,如果不是,绝对不承认。这一路走得跌跌撞撞的,好几次都是有惊无险,感觉自己是死了好几次,但是每次在最危险的时候都被师父救回来了,看来是命不该绝。每一次的魔难都让我更加坚定了信师信法、实修大法的信念。

我讲真相有时会跟人说,好多的法轮大法修炼人都有这样的体会:要是不修大法我早死了,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所以不管江氏流氓集团怎么造谣诽谤疯狂迫害打压,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是永远都不可能放弃信仰的。

是啊!“朝闻道,夕可死。”[3]无论怎么样,等待大法弟子的都是最好的,常人中的一切在修炼者眼里什么都不是,在生死面前,我是能放下一切追随师父的。师父在法中讲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4]邪党无论表现得怎么邪恶,都会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中解体,大法一定会流传得越来越广,邪党注定是要完蛋的。

终于,在师父的看护下,我走过来了,现在不仅每天坚持炼功,而且当着家人的面堂堂正正的学法、背法,家人也都认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三、认清本质,破除观念修心

在学法的初期,我有个关于天目的问题老是弄不明白。师父讲:“我们大家通过天目看到那个法轮并不一定是这种颜色的,这个底色会变,但是图案不会变。我给你下的小腹部位的法轮在旋转的时候,你天目看到可能是红的,可能是紫的,可能是绿的,也可能是无色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他的底色在不断的变化着颜色,所以你看到的可能是其它颜色,但是里边的卍字符、太极的颜色图案不会变。”[1]我没有看到过法轮,但是听有的同修说看到的法轮是无色的,我就想为什么师父说法轮里边的卍字符、太极的颜色图案不会变呢?那法轮图形里的颜色图案不是彩色的吗?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终于有一天我悟到:每一个法轮都是法轮图形画的那种彩色的,只有底色在变。只是我们修炼人层次不够,看到了法轮,但是看不到真相。不管你看到法轮是什么颜色和显现,其最根本的本质还是法轮图形那种颜色的。师父的讲法真是天机尽泄,一语道出根本和实质啊。我以前是用人的思维在看法轮图形,认为“里边”是图上画的那个圆圈里边,但我现在悟到,“里边”也可能指透过层层宇宙空间的那个“里边”。人看问题是平面的,所以往往被表象所迷。我的理解是大觉者可以看穿事物的表象,一眼看到本质。

师父传给我们造化宇宙的根本大法,法里边讲的都是本质,并且教我们看到本质,用超出常人的思维来看待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

四、学好法、炼好功、发好正念

由于生生世世的轮回转生,我们造业无数,加上在现在这个变异的社会中浸泡,我们后天形成了很多不正确的观念和思想业力,再加上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坏东西对我们学法、炼功、发正念的干扰都是相当大的。

当我要学法炼功时,经常会遇到各种念头往我的脑子里边蹦,目地是干扰我,让我学法但是得不到法,诱惑我跟它们走。干扰我,让我发正念的时候注意力不集中,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神通法力。师父讲:“人在世间法修炼当中,修炼到中层以上的时候,就是在世间法的高层次上修炼的时候,人就开始出元婴。元婴和我们所说的婴孩是两回事。婴孩很小,欢蹦乱跳的,很淘气。元婴不会动,元神不去主宰他,他坐在那儿不动,手结着印,盘着腿坐在莲花上。”[1]我现在的理解是,我们的真我是宇宙大法造就的新生命,是完全符合新宇宙标准的,他坐在那里是不会胡思乱想的。只是由于我们人的这一面还在常人社会中,还有执著心,不能完全符合法的要求,所以有些人还不能完全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但是,我们修炼最终是要达到师父的要求的,要无漏无执著的,而且师父也多次说过:“你只要能够修炼,我给你安排的这条路最后都是圆满。”[5]所以,真修弟子是一定能够完全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的,所谓不能完全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那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和思想业力在骗我们,因为它们不想死。我们应该相信自己是一定能够达到标准的,排斥一切觉得自己不能做好的想法。

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在学法的时候,知道自己的真我本质上要的是法。所以不管各种思想念头有多么诱人,这些想法看似能帮我解决亟待解决的问题,我都一概的排斥它们,不理它们,因为我的主意识知道自己是在学法,我要的是法,在宇宙大法面前,这些无论看似多么好的念头,都不是我要的。背法就更是如此,我常常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背一小段法,但是在背法的时候,绝对是注意力高度集中,不然背不下来的。能够全身心投入的背法,也是在魔炼意志,修心性。

我很重视炼功,不是因为我是新学员需要多炼功,而是因为炼功也是在修心性,非常重要。师父明示:“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炼。”“炼功得重德,我们在炼功的时候,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够想坏事,最好是什么也不想。”[1]要想完全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这要有坚强的意志才能做到的,这是一个修心性的过程。

我平时每天不到四点起床发正念,然后炼五套功法,第二套功法炼半个小时,全部炼完六点多钟,并不耽误正常的生活。周末和节假日,也是不到四点起床,发正念,炼五套功法,第二套功法炼一个小时。凌晨很清静,基本没有什么外界干扰,剩下的就是坚持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不想好事,也不想坏事,逐步从各种杂念中超脱出来。

五、认清本质,消除后天形成的观念,多救人

师父讲:“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佛法在不同层次中有不同的体现形式,在不同层次当中有不同的指导作用,层次越低表现越庞杂。空气微粒、石头、木头、土、钢铁、人体,一切物质中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古代讲五行构成宇宙中的万事万物,也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1]

我现在的理解是,这个宇宙中所有的物质和生命中都存在着真、善、忍特性,包括宇宙中的所有人,最本质上都是真、善、忍的。无论眼前这个人表面上表现出来多坏,多不可救要,多么的变异,他最本质上都是真、善、忍的,只是他后天形成的观念把他掩盖了,埋藏得很深。在中国,恶人对大法弟子行恶,还有好多世人不明真相同流合污。在西方社会,同性恋、吸毒、各种怪异的装束和打扮,让人看了觉得难受。其实这些人变异表现的背后,明白的那一面都是渴望得救的。师父安排这些人以各种身份各种机缘来和我们见面,就是为了救他们,同时修好我们。我们讲真相、救众生是不应该挑人的。

师父讲:“这个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只是常人社会的人往往告诉别人好事的时候也带着自己的观念,甚至于有怕自己受损失,维护自己的那个心理。有许许多多方面的东西掺在里面,所以讲出的话,听起来就不是味了,就不纯了,往往还带有情绪。如果你真的发自善心,没有任何个人的观念掺在里面,你讲出的话真的会感动人。”[6]所以我每次讲真相的时候都提醒自己放下后天形成的一切观念,不要被世人的表象所迷,一定要看到本质,众生本质上都是真、善、忍的。如果他们对大法有误解,我要做的事情是找到他们误在哪里了,然后解开他们的心结,让他们与真、善、忍沟通上。

在常人社会中,我们不但形成了对别人的观念,而且还形成了对自己的观念。有的同修说自己一会儿精進,一会儿不精進,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这是观念和思想业力在作怪。师父说:“你只要能够修炼,我给你安排的这条路最后都是圆满。”我们完全信师信法的话,就应该对自己有信心,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到师父所要求的。

我刚搬到A地,本地西人同修就跟我抱怨华人同修,说他们多么的不符合法,有怕心,有求安逸的心,而华人同修说这个西人同修想问题做事情走极端,跟她无法交流,我们都不想理会她了。作为新学员的我有些诧异,这些同修好多是修了至少十几年的了,怎么是这种表现啊?而且西人同修每次见到我都要向我抱怨,这种情况持续了大半年。我想,师父说:“有问题出现后要向内找”[7],从法中明白,即使你不是当事人也要向内找,为什么别人的执著被我看到,一定是我有什么问题。

首先,我告诉自己,无论同修表现如何,他们本质的那一面都是最好的,不管他们谁对谁错,有什么恩怨瓜葛,我都要放下对他们的一切观念,用正念来对待。再有,西人同修和华人同修的确存在语言沟通的问题,我在中间只能起正面的作用,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任何问题麻烦和负面情绪在我这里只能终止,而不能传向另一方,只能用善的办法来化解隔阂。同时我向内找,发现自己也有怕心,求安逸的心,做事情走极端的问题,同修们的表现不就是在提醒我要修去这些心吗?

当我把自己的这些心去掉,发现同修们变了,在几次较大的讲真相活动中,大家都配合得很好。西人同修也不跟我抱怨华人同修了,她说要放下妒嫉心和争斗心,我觉得我们都是悟对了。感谢师父给我们提供的这些修炼机会!

在修炼的路上没有榜样,只有这个法作为指导。师父也多次说过修炼的形式,修好的那部份是隔开的,而还在常人中的部份可能会表现得很执著。无论新老学员都是在修炼中的人,都是有执著心和没有修好的那一部份。所以无论新老学员,我们凡事都应该用法来衡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从我自己的例子来看,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我的确修得跟头把式的,但是我坚定的信师信法,每次都从魔难中闯了过来,回头一看,这些东西都不算什么。

我知道,任何事情都是有系统安排的,一切都是在师父的安排和掌控之中,师父安排我在正法走到最后的最后的这个时候得法也是有原因的,我有我自己要做的事情,作为大法的一个个粒子,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无论是新学员还是老学员,只要现在还是正法时期,我们就必须把自己当成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做好三件事。只要正法没有结束,大法弟子们都是有机会修成圆满的,包括那些得法很晚和那些曾经走过弯路的同修们。师父有能力为大家做一切事情的,只是看我们能不能下决心放弃一切执著心,包括对自己的一切不正确观念,精進实修。

结语

我也曾是个见了大法弟子就躲开,拒绝听真相的人,我也受到欺骗说过大法的坏话。是大法弟子一次次传递的正面信息和师父安排在我人生中的各种机缘,使我破除了对大法的不正确认识,选择了光明的未来。

作为一个这么晚才明白真相走入大法修炼的人,我谢谢大家二十多年来在讲清真相中做出的各种努力。“大法徒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8]。我感恩师尊没有放弃我,没有放弃众生,特别是还在迷中的生命。我唯有在修炼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每天做好三件事,才能报答师恩。

个人浅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美国第一次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