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向内找 从实质上形成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近期我地协调同修A因遭受严重病业迫害,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被家人送至医院,本地许多同修参与帮助同修A,针对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现象和问题,部分同修进行了交流,现整理出来,以期共同提高,帮助病业中的同修早日走出魔难。

一、向内找真正形成整体

多年来同修A一直是本地区的主要协调人,这次遭受严重病业迫害,有其自身原因,很大程度上也有整体的原因。鉴于同修A病业表象很严重,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同修川流不息的来帮其向内找,大家在不同修炼层次上的认识,并且有的夹带着各种人心,使同修A产生抵触心理,所以周围同修付诸的努力,并没有太明显的效果。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渐渐意识到不能只在同修A身上下功夫,一味的想改变同修A。每一位参与的同修都应该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在这个问题的认识上整体提高上来,真正的与同修A形成一个整体,发出强大的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同修A共同闯关。

长期以来当地许多同修对同修A的依赖性很强,把她当成修炼中的依靠,甚至用常人中的人情关系维护着她,事事都找她,所以她自己整日里很忙碌,基本不能静心学法。也有的同修认为其做法有问题,凡事顶着来,不能做到很好的沟通,所以形成很大的间隔。也有同修对其不能完全认同,尝试沟通又没有明显效果,于是就处于一种漠然的心态。

同修A出现了魔难,周围出现了许多不在法上的认识和想法。各种人心,各种想法,都说明了大家对同修A的事情都动了人心。

师父说:“这个问题呢过去我已经讲过多次了,很多学员其实也都明白。学员出现病业严重,它无非是为了两个目地。一个是让他出现这个状态,看周围的人怎么看。看你的心怎么动,看你动不动心,不就这问题吗?”[1]“再有一个目地就是他本人。出现病业的本人修的怎么样?他能不能够在这样状态下正念那么强的走过来?真正把自己当神一样,根本就什么都不在意?”[1]

当同修A出现病业严重时,很多同修首先想到的都是同修A的问题,于是都来找同修A交流,帮同修A向内找,殊不知一味的帮别人向内找,其实质是自己在向外找,每个人都在向外找,而师父让我们形成的却是一个整体向内找的修炼环境,人人都能做到向内找,才能形成一个真正的整体。

如何理解修炼人的整体?不是象常人那样,大家凑在一起,互相帮帮忙,关心关心,就是整体了。修炼人的整体是同修们在法上共同升华形成的整体,是超乎于每个个体而形成的溶为一体的统一体。怎样才能达到这一点?师父告诉我们的法宝就是向内找,遇到问题都看自己,找自己的问题,而不是盯着别人、找别人的问题。

作为整体中的一员,看到同修出现问题,该怎么找?“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作为修炼人,遇到问题咱都得向内找,我确实发现自己有很多执著心,争斗心……,真该好好修修自己了,但是……”这段话几乎是好多同修交流的开场白了,之后谈的几乎都是别人的问题,似乎冠上个向内找的帽子,有了向内找的形式,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向外找了,即使向内找,也只是泛泛的找一下,笼统的找出几种执著心,说说也就完事了。

真正的向内找要有针对性,比如依赖同修A的那些同修,是否该找找自己为什么会依赖协调同修:是因为自己心中没有法,遇到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做;还是因为自己思想上的惰性和安逸心,自己不愿思考,跟着协调人图省事;还是自己怕出头,不愿担当,怕被抓,跟着协调人随大流,反正出了事有高个顶着。种种心态之下,都有各自的执著隐藏在其中,不揭开它,曝光它,又如何能修去它?

师父说:“做到是修”[2]。向内找是实修的开始,而不是结束。问题找到后,还要在今后的实修中,在剜心透骨的去执著过程中修去它。同修A在此次魔难之前也遇到其它的一些魔难,难中自己也向内找过,也曾经说过不能只忙着做事,要静下心来学学法,好好实修自己,周围的同修也悟到不能总是依赖协调人,要走出自己的路,可是魔难过后,在惯性的作用下,又回到以前的状态。

对我们修炼人来讲,问题一出现,反映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看自己,找自己的问题,同时善意对待他人。一个同修做到了,这个同修的修炼状态将发生质的飞跃。一群同修做到了,将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令一切邪恶胆寒,迫害也将不复存在。

二、大道无形的整体形式

同修A是一个协调人。多年来本地在整体协调方面出了很多问题,协调同修被迫害的情况也很严重。面对这诸多的问题,我们真的应该静心想一想。

在迫害初期阶段,面对严酷的迫害形势,很多同修茫然不知所措,在这种情况下,有一部分同修主动的站出来,组织大家反迫害,讲真相,救众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由于同修整体和协调人个人在修炼上都不够成熟,过程中也出现了许多问题,致使协调同修被迫害的情况很严重,往往是一批协调人被迫害,就会站出另一批协调人,就这样延续到现在。

走到今天这一步,正法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尽管迫害依然存在,但邪恶的力量很弱了,同修们普遍成熟起来了,每个大法弟子都要走出自己的路来,不能再有事就去找协调人,习惯于在协调人的安排下做事,似乎没有协调人就不会修了。

作为协调人来讲,更要成熟理性,本着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自己的修炼负责的心态来对待这一切。当年大法需要站出来协调,那就要站出来。今天,如果法中需要放弃这个协调人,那就要毫不犹豫的放弃。不能为了协调而协调,以整体的名义,为了协调的形式,去影响修炼的实质。

我市有的地区的协调人就把握的很好,从几年之前就开始按照师父的要求,和当地同修一起走出一条大道无形的修炼之路,在同修中淡化协调人的概念,放手让各学法小组的同修自己组织去做好三件事。出现事情,谁能协调谁协调,需要谁协调谁协调。人人都是协调人。同修经验不足,需要帮助的,他们默默提供帮助,默默补充、默默圆容。真有需要他们出面协调的,他们就出面,与其他同修协调一样,没有区别。

我市也有的协调人强调自己做的事别人都担负不起来,或者没有人出来担当,其实这恰恰说明这一区域的协调人没有和同修走出大道无形的修炼路来,才造成现在的这个局面,再不调整,路只会越走越窄。

这里不是在刻意的强调一个地区到底要不要协调人的问题,这需要根据各个地区具体情况而定,不可一概而论。但是作为该地区的协调人和同修,大家都应该站在为法负责的基点上考虑问题,放下所有个人的观念和执著,一切视大法的需要而定,视修炼的实质而定,不能让形式成为修炼的阻碍,正如师父告诉我们的:“无论大家集体做事还是自己单独做事,大家做的都是同样的事,这就是整体。都在讲真相、发正念、学法,具体上做事不一样,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为粒。”[3]

三、从根本上全盘否定旧势力

同修A被病业迫害已经持续了几个月,期间前来探望、交流的同修持续不断,许多同修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当提出通知大家为同修A集体发正念时,有同修说大家对集体发正念都有些疲塌了。想想也是,有同修被绑架了,有同修遭到严重病业迫害了,出现乱法的了,邪恶又要搞事了等等,都要通知大家发正念,这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师父告诉我们连旧势力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认,而我们却在围绕旧势力的安排疲于应付,不仅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而且被旧势力拖着走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上,这又怎么能否定了旧势力呢?可是同修被迫害了,我们又不能不管,该如何平衡这一切,问题出在哪里呢?

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看重迫害,害怕迫害。我们否定迫害,不是惧怕迫害,而是不承认旧势力对正法的安排和干扰。明白法理,达到境界,我们就不会轻易被带动,不会过分陷入具体事件中看问题,从而具备修炼人应有的智慧。

二十年的迫害,给我们留下太多的阴影,旧势力,也成为很多同修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可是大家别忘了,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有慈悲伟大无所不能的师父,经过了二十年的正法修炼,师父早就把我们都推到位了,我们为什么没有在大法中修炼出的自信,为什么不敢再往前迈一步,真正的神起来,面对区区的旧势力,孰强孰弱,何惧之有!

当然,修炼是严肃的,坚定的正念源自于平日扎实的实修,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每一次正念的选择,都是在神路上迈出坚实的一步。有时候我们没有自信,是因为我们人的观念太多,限制住我们的智慧和能力。“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 ,我们只管按法的要求一点点的提升自己,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师父都会有安排,不能被人中表象吓住,就象《愚公移山》里面的愚公,心到位了,神把山给移走了,而智叟,用人的思维考虑问题,理所当然的认为山是不可能搬走的,如果让智叟来负责移山,那山确实永远也移不走。

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