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婆婆同修的故事

望同修以我为鉴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最近,我多次建议婆婆同修写修炼交流稿,让她挑几个平日生活中的修炼小故事,她口述,我帮她打字、整理出来,可是她说:“我修的不好,没啥可写的,怕心那么重,你们写你们的吧,我不写。”我多次和婆婆交流,婆婆就是不肯同意写稿。

在与婆婆的交流中,从她身上,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问题,于是我决定向内找自己。

公公婆婆老俩口从农村来到城市里,和我们三口人在一起生活了将近十年。回想在这十年里,我对婆婆非常严厉,甚至刻薄,我身上无处不在的党文化一直在熏染着她,我还经常说她修的如何如何不好。

她有时照镜子打扮打扮,我在旁边看着,心里想:一个老太太,打扮啥?!

多年前,每当她和从外地打工刚刚回家的公公聊到很晚,我心想:婆婆有色欲心。

看到她总爱和同龄的老太太聊天,我心里想:成天见谁都聊个没完。

多年前,她对蹲监狱的亲弟弟不放弃关心,每到过年的时候,婆婆就给她妹妹邮过去一千元钱,让她妹妹把钱存到监狱里弟弟的饭卡里,改善伙食。我心里为有这样的舅舅感到丢脸,非常生气的训她:“你这是情太重,太执著亲情。他干了不好的事情被判刑,你还管他干什么?这年年给钱,你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他出狱以后,可别再给他钱了。”

有一次,我担心她借钱给她亲属,我旁敲侧击的暗示她不要借钱给别人,借出去的钱人家是不会及时还的。

我们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她经常和我讲述她在学校里打工一天都发生了哪些事情,我说她:“你这也不好好修啊,张嘴就是东家长西家短,灌我一脑袋不好的东西。”然后,我们再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她就不敢开口说话了。

有时候,她拿好吃的放到嘴里,我心里想:她咋这么馋?!

有一次,她下班回家,拿回来一些别人送她的坚果,她多拿了几个开心果吃,我心里想让她多留点给孩子吃,但又不好意思直说,就告诉她:“这个开心果很贵的,好几十元一斤。”看得出来,她马上不舍得吃了。

她有时候想看看孩子写作业,看到感兴趣的题想问问孩子咋回事,我嫌弃她根本没什么文化,还总想凑热闹看看孩子写作业,这样耽搁孩子学习时间、也耽搁她时间,就对她说:“你去学法吧,再晚点学法,你一看书就困了。”甚至有段时间,我看到她学法我就开心,她一旦没有学法,我马上就生气。

前几天,公公坐火车回老家途中,不小心把手机关机了,因为之前,婆婆在火车站被盘查过,为此她担心了很久。晚上下班,她向我描述她白天为公公担心了很久,最后实在打不通公公的电话,心里决定一切都交给师父吧,结果发现是公公不小心把手机弄关机了。我觉的她修的太差,不屑的看着她说:“这有啥可担心的?我爸带的是老头机。”其实是我觉的站在人的角度看我爸是安全的,他就必然是安全的。我完全忽略了她在这件事情上的修炼状态,最终是达到了信师信法。

有段时间,我给自己的讲真相策划了许多所谓安全的办法,然后让婆婆照着做,比如让她按照我的办法花真相币就安全,我经常把自己的做法看成是衡量她做的对与错的标准,她做不到,就说她:“大法弟子得做三件事,讲真相的事情你很少做,这样是修么?”

个别时候,她晨炼起不来,我心里马上就给她下个定义:“不严格要求自己。”

其实,是我一直在加强她认为自己修的不好的想法,相反,她修的很好。

我刚生完孩子,因为生产的原因,尿不出来尿,再加上刀口的原因,不敢蹲下上厕所,是她不嫌脏,端着盆帮我接尿。

他们老俩口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轨迹,从农村到了城市里帮我们带孩子。

我经常刻薄的对她,她还一直坚持在我家帮我带孩子。

她在孩子上幼儿园之后,一直跟着孩子去学校打工,这样不但能经常帮我照看孩子,还能减轻些我们的经济负担。

孩子小的时候,我们经济不宽裕,不爱做饭的她,还经常调样给我们蒸馒头、花卷和包子。

婆婆从来不挑食,还经常把我们三口人爱吃的菜留给我们吃。

最近,她们老俩口经济上宽裕了,还经常拿出钱来补贴我们三口人的花销。

总之,她的好说也说不完。

这十年来,在我们的相处中,我极少向内查找自己,却总能发现她的缺点,一直在打击她。师父珍惜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我有什么权利不珍惜婆婆同修?我凭什么一直用各种观念评判她这样做对、那样做不对?我凭什么经常给她下定义?

我一直不向内找自己,做了这么多愚蠢的事,自己还没发觉。今天我才向内找自己,此刻的我,眼泪一直在眼圈里转。

旧势力就是从负面角度看问题,大法弟子在修炼中一旦有一丁点差错,它马上伸手,再往下推一把,恨不得大法弟子摔跟头摔的再重一点才好。

今天,我意识到的问题,不是婆婆同修就都对了,或者我都不对了;对与错,这不是问题的本质,关键是我们同是大法的弟子,我要端正我的心,从正面看问题,在一点一滴中加强婆婆同修的正念,在实修真、善、忍的过程中,共同精進,共同提高。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