颈椎疼痛时和过后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今年过年期间,我和同修学完法后,晚上吃完饭洗碗的时候,“颈椎病”的症状又出现了,觉的整个颈椎难受,肩肘酸胀、头沉胀。

我心里想到了修炼前在医院拍的颈椎片子,整个颈椎的弯曲正好和正常方向相反;想到了师父讲的关于病的法:“可是黑气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在更深的一个空间当中有那么一个灵体,是它发出的这个场。”[1]“什么腰椎盘突出、骨质增生,当你把那个东西拿掉之后,把那个场打出去之后,你发现马上就好。你再拍X光片子,什么骨质增生也没有了,根本的原因就是那个东西在起作用。”[1]

那么现在出现的这个颈椎病的症状我该如何正确认识呀?接着想:曾经在这的灵体,我相信师父已经清除了,现在在这的不管是共产邪灵还是旧势力,还是什么,一概清除!我不允许在我的任何一层空间有邪的、恶的、不符合法的灵体存在,统统清除!这个想法很简单也很坚决,马上我的不舒服的症状就弱了,很快就消失了。至今再也没有不舒服,往后也绝不会有,邪灵看到我的正念还敢来送死吗?

这一次我觉的是想对了,做对了,就体会到大法的神奇和正念的威力,更增强了我对大法的坚定和信心。我以上写的都是在还原当时的想法和做法。后来我和周围同修交流此事,又引发了我的一些反思和向内找。

我认为就在我出现不舒服的症状的那一刻我是怎么想的,选择了怎样的想法,太关键太重要了。我明确的感到,那一刻师父在看,旧势力也在看,师父看你能用正念去认识、能不要它、否定它、能相信师父讲的你的身体没有病了,那师父就能立刻帮你清除干扰;同时旧势力也在看,旧势力看你承认它、或变相承认它、没有排斥它、或只是表面说这都是假相,或无可奈何,那它就能在这存在。

有的修炼者往往也在看,看师父:让我什么不舒服的症状都没有了我才相信没有病了,才相信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了,有不舒服的症状往往就会产生点动摇。所以说为什么有的人能破除病业的干扰,而有的人却不能排除甚至还失去生命呢?那完全取决于自己的想法和认识,因为认识和坚信成度上不一样,所以往往结果也不一样。

然而要想能有正确的认识和想法,就要扎扎实实的实修,自己去悟道。自己在法中去理解体悟师父讲的关于病的法,弄明白人为什么有病?人为什么叫它是病?修炼者为什么没有病?造成病的原因是什么?病的真相是什么?如何看待现在身体上反映的各种不舒服?为什么说是假相?是自己哪个思想不正引来了这种假相干扰?等等问题都要自己去弄明白。表面上知道否定、知道是假相和真正在法上去不承认它、清除它在力量上是不一样的。

我继续反思,以前其实自己错过了很多提高的机会,以前也偶尔也有过颈椎“犯病”的时候,我也知道是假相,却赶快躺着休息,让丈夫给我捏,或让孩子给我敲打,这和去吃药有啥区别?都是用了人的办法、都是无可奈何、都是对正念没有信心、都是没有认真的去对待,觉的我也能抗住了,也知道没事,就这样滋养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给了它在我空间生存的机会。望同修能以我为戒,真诚的提醒一下同修:任何一个再微小的病业假相诸如:咳嗽、发烧、腿、脚、胃等等的不舒服不要认为抗抗就过去了,都要在向内找的同时坚决的不承认它、清除它。有时小的不舒服,抗抗就过去了其实还是人的办法,而当大的病业假相就更难过去了。个人体会:就是在这看似小小的不舒服症状中能用正念对待时,就会体会到大法的神奇,从而就又增强了对大法的信心和自己的信心;反之,我们就是错过提高的机会,还会影响到对法的信心。对大法的强大的相信就是一点点通过每天的事情亲身体悟建立起来的。

我继续向内找:从法中我知道任何病都是业力轮报的结果,我也知道师父给我清除了病根。现在出现的是干扰,那么我的哪个不正确的念头引来了这干扰呢?它为什么能干扰的了我呢?我的哪个念头不在法上呢?想一想明白是思想上的压力。从小我受母亲影响,凡事忧虑、忧愁、爱往坏处想。小时给自己学习上压力,学不好、考不好简直就象没有活路一样;因为坚持修炼,在九九年往后很多年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失去学业、失去自由。因为负面思维非常重,无形的压力压在了我的肩上,什么都愁,什么都害怕,即使生活的幸福也消极悲观。人的颈椎肩肘是背负东西承受压力的,思维都是物质,我给自己压上了万斤重的大山,我承认了压力,那另外空间的邪灵不就有空可钻吗?颈椎肩肘能舒服吗?消极、悲观、自卑、忧虑、害怕、没有安全感等等这些想法统统清除掉,这后天在迷中形成的观念统统清除!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是有师父的人,我能够承受师父让我承受的那部份业力,十份业力我只承受一份或两份,我怕什么?有师父的保护和法理的点悟我怕什么?没有任何害怕、恐惧和忧愁,勇敢、坚强、积极、一切都是好事。至今我还在不断清除这不正的思想,必须清除!

我还是继续向内找:我以上做到了是对内观念变正念,对外清除邪恶的旧势力的一切!在遇到解不开的问题时或在魔难中,我想我们要思考的很多,我想到亡羊补牢的故事,羊被狼吃了,要看看哪里有漏洞,同时还要消灭狼。不补漏洞只灭狼,灭了一只还有另外的狼;只补漏洞不灭狼,狼还会咬别人家的羊,狼还会存在。就象我们修炼既找修炼上的漏又对法负责,维护正的一切,清除恶的一切。也就是说我们既要修去漏洞又要清除邪恶,两方面哪个方面做的不好都会造成问题。在对待方方面面的干扰和迫害上我想都要弄明白问题出在哪里,才能根本上彻底根除干扰。

我继续向内找:我之所以能够清除这些邪恶的生命和自己不正确的思想,是因为我不承认它,那么我为什么要不承认它?它为什么不是我呢?真正的我是什么样的呢?我想起了在很多年前有那么一阶段,在向内找中我看到自己的各种不好和坏、肮脏,我有些承受不住了,没有一点好,有些伤感。包括我看到的同修的各种不足和各种坏,我生起了对同修的看不上和讨厌。但我还是加大力度的向内找,直到我认识到完全不承认这些思想是真实的我这个法理,那些是后天形成的和被污染的,就象你掉進了粪坑,粪粘在了身上但那不是你,是可以清洗掉的,这样就与这不好的思想形成了对立,清除起来更容易和坚定。当我不承认这所有的不好的思想是自己时,我有一种跳出来的感觉,有一种跳出庐山看庐山的感觉。自然我也不承认同修身上所反映的不足和执著是他真正的自己,现在我看到同修的不足和执著,除了反过来看看自己是否也有此不足外,我还清楚的告诉同修那不是你,同时帮同修正念清除,同修之间所有的间隔都没有了。同时,我也这样去对待常人,可怜他们迷而不清醒,这样,自己的心胸自然开阔了,慈悲心自然产生了,他们找不到真正的自己,迷失在情中无法自拔。真正的我是什么样的呢?我想到师父讲:“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1]真我就是完全符合宇宙特性的,一切不符合的都不是真正的自己,我只承认我是符合真善忍的,那么所有的执著心、观念及三界中的情都不是我,都不被承认,只是这些败物在我没有修好时在我空间中短暂存在过而已。观念变正念就能根本上清除这些败物,返出那个最符合法最真实的干净的主元神,来主宰思想和身体。唯有坚定正念、坚信师父才能返出本性!

我接着又多想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想问题时的出发点,如果我是为了自己解除痛苦而发正念,我想效果不一定好,因为这个不是正念,没有法的威力。我是为了维护法、维护师父讲过的法、维护正的而发出的念,我是要清除所有一切破坏法、干扰修炼者的一切邪恶,那么就带有大法的力量了。不管这个邪恶在哪里,在我的空间,还是同修空间,还是常人空间,还是恶警空间,必须都全部清除!除恶是我的责任!目地是为了维护法而绝非为了自己,所以我认为出发点和目地是根子上的问题。我也明白为什么历史上的修炼者都是修不出三界的,因为他们没有遇到正法这样伟大的时代和机会,他们怎么修也跳不出“我要修炼、我要圆满、我在修炼”这样的目地和出发点的,怎么修还是在“私”中徘徊,而只有大法、正法修炼才有机会修成为了维护法而存在的生命,为了维护法的出发点和目地同时把自己从“私”中带了出来,不是为了圆满却成就了圆满,为了圆满却走不出“私”,从而得不到圆满。凡事都有目地和出发点,只有修炼者自己去问自己,自己不断去归正自己。

以上是我的感悟,望对同修能有所启发,因为同修的文章、话语对我都有启发,对同修也心存感谢,不足望同修能以法为师。

感恩师父点悟给弟子的法理。每次我有疑惑和不明白的问题时,就象师父就在身边给我答疑一样。我所看到的一切、听到的任何一件事、心里的微小的波动,我都知道里面有师父要点悟自己的,时时刻刻的向内找,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感恩师父!

弟子叩拜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