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思考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四日】长期以来修炼中,许多同修包括我自己在内,有许多时候还是在用负面思维想问题,过去自己根本认识不到这点,甚至都不会用正念去思考问题,以为这个负向思维就是自己正常的思维,因此修炼中摔了不少跟头,吃了不少苦,本来应该避免的事情由于不正的思维方式出现了不应该出现的结果。所以修炼人想问题做事情要用正念,正面思考问题。现在想起来如果尽早认识到这点,就不会出现被迫害的情况了。

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体会到这个好的一念,就是正念,能使事情的结果趋于好的方向发展,那么坏的一念,或者负向思维,就会使事情向不好的方面转化,就如同师父说的:“如果她躺在那儿说:哎呀,我不行了,这不行,那不行。那么可能就筋断骨折了,瘫痪了。”[1]

从九九年邪恶迫害法轮功开始,大法弟子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纷纷去北京上访,可是一批批的修炼人被抓、被送回当地拘留、劳教、判刑。在我接触的大部份同修中,在去北京之前,就已经这样想了:无非就是拘留十五天;去北京就得被抓;在劳教所里那才是最好的修炼环境。这种典型的负面思维,负向思考问题,使很多学员出现了不应该出现的迫害。直到师父说:“有学员说、为了证实法都到拘留所、被劳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炼。学员们哪不是这样啊”[2]。那时大家才认识到不能那样思考问题。

那么当时面对严酷的镇压,怎样才算正念呢?有个同修是这样想的:“为大法为师父,北京必须要去,我不是来让你们抓的,我是来证实法的,我也不去什么劳教所、看守所,那是关坏人的地方,不是好人呆的地方,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因此凭着正念,结果平安去,平安回。当然被抓的同修原因不同,这里只探讨由于没有正念思考问题造成的情况。

一、负面思维的根源

师父的法讲的很明白了,修炼人也知道要用正念想问题,可是为什么一遇到事情不自觉的还是负面思维?师父说:“一切东西都有它的根源。”[1]我们就得挖一挖负面思维的根源是什么,根子问题解决了其它就迎刃而解。我悟到负面思维来源于旧势力。从现实角度来看是邪党的文化给人洗脑,使人一出生就在党文化中浸泡造成的;从久远的角度来看,因为邪党是旧势力安排的,是它造就的,那么旧势力就是这样的思维,它们就是那样的想法,所谓“打出你的正念”、这种破坏性的考验大法弟子完全背离了师父正法中对修炼人要求在正法理中修炼的法理。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师父说:“其实当时还是人类处于五、六十年代的时候,人还是比较单纯、比较善良的。旧势力看人这种状态要得法太容易了,社会上的善念太强,所以就造出了许多现代的意识、现代派的艺术、学说,各个领域都充满了现代负面的东西,最后使这个负面的因素占领整个世界。”[3]“在一个完全是负面的这样一个社会形式下,你要走一条神的路,你要往正道走,多难,我深深的知道。”[3]“一旦负面因素占领了人的意识与社会形态的时候,人类就很难再救了,因为人的理智被负面因素控制着,做事时他自己分不清那是不是自己的思维。”[3]“那么这个表面上已经被负面了的社会教育成了现代变异意识很强的观念。后天形成这个观念,负面的因素,它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因素,它背后是有邪灵的,撒旦也好,共产邪党的邪灵也好,它在统治着世界,它在利用它的那些个邪恶的生命在控制人。现代的人分不清行为表现时是你自己的思想还是被负面因素控制的。”[3]

认识到了这一点,我加强学法,看《解体党文化》、听《神传文化》节目、《去除党文化》的明慧专题广播节目等,受益匪浅。现摘自《神传文化》106集中有一个故事:

孔蔑是孔子的侄子,宓子贱是孔子的学生,两个人都做了县令。一次孔子见到孔蔑后问道:“自从你出仕以来,有何收获?有何损失?”孔蔑说:“没有什么收获,却有三样损失。君王让人做的事情就象一层一层的衣服一样那么多,政务繁忙整日忧心忡忡,哪儿有时间治学?所以虽然学习也不能够领悟到什么道理,这是第一个损失。所得到的俸禄少的象粥里的米粒一样,不能照顾到亲戚,亲友们日益疏远,这是第二个损失。公务急迫,很多事不能遵照礼节去做,也没有时间去探视病人,别人又不理解,这是第三个损失。”

孔子又来到宓子贱那里,看到当地物阜民丰,百姓诚实、有礼,孔子问宓子贱:“自从你出仕以来,有何收获?有何损失?”宓子贱说:“没有什么损失,却有三样收获。无论做任何事情,即使处理繁冗的公务,都以圣贤之理为指导,把它当作实践真理的机会,这样再学习道理就更加透彻明白,这是第一个收获。俸禄虽然少的象粥里的米粒一样,也分散给亲戚一些,因此亲友关系更加密切,这是第二个收获。公事虽然紧迫,仍然不忘记遵守礼节,挤时间去慰问病人,因此得到大家的支持,这是第三个收获。”

受到同样的教育,面对同样的处境,为什么在孔蔑看来是损失的事情,而在宓子贱看来都是收获呢?这就是对待事情用的思维方式不同、角度、心态不同,其结果也不同。

二、对用正念思维的体悟

我理解,用正念思考问题,在人中一个很浅的层次上讲,就是从积极的、正面的、向上的、感恩的心态去想事情,我们知道相生相克的理,在人类社会是制约于一切的,遇到再不好的事情,它都有好的一面存在,要善于找到、发现好的一面。当我们找不到好的一面,而且被不好的一面影响了,不好的一面占主导,因此才在不好的层面想问题,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整个人类社会,媒体、宣传报道中,都充满了负的东西,使我们的思维自然而然的就在负面因素中思考问题,再加上邪恶的党文化的毒害,更是顺它去想,结果只能是陷在其中而不自知。一次一个同修去贴真相传单,一抬头看见头顶上面有一个摄像头,正对着她,当时她想:“坏了,别把我照進去。”结果不长时间,两小时左右当地派出所就把她抓了,而且调出监控录像让她看。但是有的同修遇到同样的情况,就想:“啥也照不到,没事。”结果就真的没事。这一正一反的教训还不能让我们清醒吗?!

三、怎样分辨正、负思维?

用正念思维是要按照大法修炼的原则,站在对方角度去理解对方,最大限度去考虑对方的感受。多从对方角度思考问题,能容他人之过,这就不是自私的,体现的是宽容大度,是为他的,会给对方带来积极、向上、轻松的感觉。而负向思维的人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先从自己的利益、名声是否受到损失来考虑,最主要的是常怀妒嫉心,着眼于对方的不足和失败,妒嫉对方的成功。这样的思维几乎不会站在赞赏看待他人的角度看问题,因此才看不到别人的优点。而且与别人发生矛盾时,首先把问题归咎于对方,不能容忍批评,不愿承认错误或道歉。

没有了负面思维是什么状态呢?在现阶段我是这样理解的:那时应该是心里愉悦、轻松的、有希望、有信心、如沐春风一般;而负面思维则使人感到害怕、恐惧、毫无办法、消极、抱怨、无望甚至绝望,如果同修遇到这种情况,就要考虑自己的思维是否是正向的,如果不正,马上改变过来,从新、从另一个角度考虑问题,其实这个过程就是转变负面思维模式的过程。由负面思维产生的观念转变过来了,事态一下子就变了。

我曾在一段时间里处于严重“病业”状态,那时每天头脑里想的都是:我是不是得这个病、得那个病了?我能走过来吗?胃痛的不能吃饭,连水都不能喝,不能大便、不能睡觉,那种剧痛真使我承受不住了,想到了死,想到了亲人、想到了……完全都是负面思维。有一天,一位同修来我家,看到我这种状态,她说了一句话:“没事,都能走过来。”当时给我相当大的鼓励,可能这位同修自己都忘记了她当时说的话了,可是对于处在危难中的同修来说,确实是莫大的鼓舞,就这很正念很强的一句话,她这种积极、乐观、向上的心态使我从负面思维中跳了出来,我从新审视自己:对啊,我得有正念啊。得想师父呀、想大法是怎么说的、至此我从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的思想,这样不断艰难的改变负面思维模式,使我走出病业假相。这件事也使我深深的感到:处在魔难中的同修,他们是多么需要同修的正念帮助啊。

那么怎样才能做到用正念思考问题?这是很关键的一点,也是修炼的一部分。我悟到就是从一思一念中、每一件、甚至是小事中做起,改变我们的负面思维。当然开始的时候可能意识不到,有些小事中就容易被忽略,但我们有意去改变这种负向思维,一定能突破这个思维定势,越来越好。

以上是自己所在层次悟到的,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