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执著 面瘫一周多自愈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七岁。 得法之前,我是一个有名的药篓子,经常患感冒,见不得一点风,再炎热的夏天都不敢吹电风扇,只有羡慕别人享受清凉的份儿。我还患有寒湿造成背心凉的病。

我伯伯是医治寒病的专业医生,看到我病情严重,就给我下大剂量的猛药,想把这个顽疾攻下来,结果还是无能为力,后来整个面部和下肢呈浮肿状态。特别是心脏病发作期间,时不时会出现心脏猛烈跳动,这时我必须停下手中的活或停住脚步让这症状过去,不然感觉心脏马上就要掉下来了。总之,三天没有两天好,我被这些要命的病折磨的苦不堪言,觉得活着没有奔头儿,看不到生命的希望。

也因此我心情特别烦躁不安,经常拿儿子当出气筒,甚至为一点小事,都要对他大打出手,不打即骂,有次把儿子打的半天都缓不过气来,现在想起当初对儿子的那种粗暴态度,心中都愧疚不已。

自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上所有的疑难杂症在不知不觉中全都不翼而飞了,人也变的祥和慈善了,对孩子也是理性的说服教育,再也没出现过家庭暴力这样的事了。我近七十岁的人了,每天骑车到处跑,尽心尽力的做着大法的事,也从不感到累,身体比年轻时还棒多了!家人与亲友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是伟大、慈悲的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此感谢师尊对弟子的再造之恩!

二零一七年年底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我地有位同修A,家中有多余的电脑,想卖给其他的同修,说适当给点钱就行了。同修B知道后,就想给同修C买下来,B主动给了一千元给A。我当时觉得一千元太少了,就又给了一千元给A,后来他又退还给我了。

同修C就没有给钱,我知道后,心里觉得极不平衡,认为同修C太计较,感到她太钻、太抠门儿,又不是拿不出钱来,怎么这样子呢?!心里对同修C产生了负面的思维,看见C心里就不舒服,但表面上却不露声色。

我知道同修C每次占了别人的便宜后,过不了多久,她的身体就会出现不适反应。我心想她这次又占了便宜,说不定身体哪天又会出现什么问题。

过了两天,我感到身体不适,特别是头骨疼痛难忍,头也昏沉沉的,感到血在往头上冲,眼睛也流泪。吃饭咀嚼时感到嘴巴不对劲儿,孙儿看见我的样子,不解的问我:“婆婆,你嘴巴怎么啦?”我惭愧的答道:“婆婆这回做错了事,没修好心性。嘴巴歪是婆婆没修口,流眼泪是婆婆看了电视,没事儿,过几天就好了。”于是,我走到镜子面前,发现自己的嘴已歪斜,就是常人所谓的面瘫。

我知道自己有问题了。我想问题到底出在哪儿?怎么会出现“面瘫”这个假相?我想不论自己有多大的漏,首先在心里要否定它,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切,有问题我会在法中归正。

问题出现后,首先静下心来向内找,看看自己最近这段时间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在师尊的加持下,想起在同修买电脑这件事上自己动了人念。找到了替同修A打抱不平的心、愤愤不平的心、嫉妒心、执著自我的心、狡猾心、自以为是的心、抱怨心以及被邪党文化灌输造成的变异心理,而自己在这个定向思维中还浑然不觉,还误以为是自己的主念,其实这也是主意识不强的体现。

师尊教导我们:“修意,那就是连想都不想。”[1]我悟到,自己也看不到其中的因缘关系,不该管的事千万不要自以为是的乱掺和,否则就会造业,而且平时要注重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如果出现不正的念头,一定要及时认清和消除,因为它就是后天形成的假我,跟宇宙特性是相抵触的,在另外的空间都是有生命的,你认不清它,它就反过来支配你的思想和行为,既害人又害己,它的危害性对一个修炼人来讲,真的是不可小觑啊!师尊还讲:“用大法衡量嘛,所有不好的思想其实都不是你。你能够做到这一点也就分清了:噢,这个思想不好,应该消下去,去掉它,我不应该这样去想。这本身就是在消嘛。”[2]

我在不断向内找的同时,也在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增加学法时间,让自己的思想不断同化大法,圆满生命中的每一个粒子,逐渐达到“身神合一”[3]、“心清似玉”[3]的境界。

在我找到根本的执著后,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面瘫及头骨疼痛等症状的假相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脸上完全恢复正常。周围的常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法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面瘫在常人看来是很难医治好的,而我却没有看任何医生,没吃一粒药,却在很短的时间内神奇康复,这都是伟大师尊无边法力在我身上的再一次展现!而这一切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了,离终点已不远了。我一定要好好利用剩下的不多的时间,学好法,修好自己,在心性上多下功夫,回到修炼如初的状态,配合整体多救众生, 勇猛精進,让师尊少操一些心,多一些安慰。

谢谢师尊对弟子的慈悲救度!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