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丈夫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冬天得法的。我不为治病,就是觉的这个法好,就是要炼。不管碰到多大的魔难,都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

我得法前,在家里是我说了算,丈夫不依我,我就跟他没完。吵起架来,多会儿把他骂输了、他不作声了,我再数落他一顿才算完。

可自从我学上大法,他就象着火了一样,对我不是打就是骂,耍刀子、砸门,柜上、炕沿上全都是耍刀扎的印子。每次都是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才躲过了灾难。

有一回早上,我们在房后头同修家炼功,他就烦的不行了,弄个破盆子敲过来敲过去干扰,最后把我的炼功带都砸了。

有一回,我去县城开法会,他知道了,把我从车上拽下就打,有个好心人拉架,把拉架人碰倒了。有一回去邻村切磋,回来有点晚,他就不干了。三句话不到就打,我说我学大法做好人没有错。他拿起刀乱戳,还挽了个小鞭子,一边挽一边骂:“你再炼就抽你筋,扒你皮!我就不信治不了你。问你还炼不炼?”我说:“炼,大法我是炼定了。”

有一回晚上我学完法回家,我一看大门锁上了,我進不了家就跳墙头。進了院,屋门也插上了,我就从窗户進去,悄悄的睡下。有一回也是晚上我学完法回家,我的行李在院里展展的铺着,我卷了起来,扑了扑土抱回去。丈夫说,不要你了,你还回来干啥。把一兜子大法书都给我搁到窗户底下。

有一回冬天,天气很冷,锅里温着水,我正洗衣服,丈夫回来就从锅里盛上水就往我身上浇,把我按倒在地打了一顿后,我就求师父。然后他让我换上他的干衣服去小叔子家,因我小婶子是同修,我就在她家住了几天,回去没事了。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知道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同修们做三件事,我也一件不落。有时我讲真相被丈夫知道了,他就是一顿臭骂。

为了不让我炼功,他的招儿用尽了,什么办法都能想得出来,但是始终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不管他怎么刁难我,我都不跟他争了,我就跟他讲道理,讲不進去,我就发正念,求师父。我坚信我按真善忍做人没有错,修大法机缘只有一次,我不能错过。

每次魔难来时我都不跟他计较。师父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就听师父话,我就忍着,该做饭做饭,该干活干活。丈夫身体不好,家里地里重活我抢着干,关心他,照顾他。

潜移默化的我跟他讲真相,我说:“我炼功身体好,活我多干点,又不跟你计较,你身体不好,我都让着你,我给你做饭,洗衣服,侍候你。你说有啥不好的?”丈夫说:“其实你是个好人,我就是不想看你炼功。”我说:“我要不炼法轮功,你骂我我就要骂你了。是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做事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丈夫说:“其实这功挺好的。不知咋的我一看见你炼功,心里就呼呼的烦,我控制不住。”我就长期给他发正念。后来他说:“我的办法都用尽了,也管不了你了,想炼你就炼吧。”

大法弟子是个整体。丈夫的改变和同修们的帮助是分不开的。有一回我家砌院墙,同修都来帮忙,我们都是六十多岁的妇女,干活又快又实在,丈夫高兴的合不拢嘴。有活了同修就来帮忙,丈夫见证了大法弟子的风貌,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

去年蒸年糕,丈夫说:“多弄几个菜,她们(同修)没少帮了忙,平时叫她们也不来,今儿个好好请请她们!”

慢慢的,我给丈夫放《九评共产党》、大法弟子的歌曲,他都爱听,也知道共产邪党的坏。有时我听师父讲法,他也听。

现在我出去贴真相粘贴,丈夫骑摩托车带上我,帮我贴。我讲真相,他教我如何改進说话技巧。我要给某某送真相期刊,他说他去送,还送出去好几本,帮我去发资料。感恩师父的无量慈悲,挽救了我的丈夫。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同修的帮助!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