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见证之六(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接上文

第六章 法外黑监狱-洗脑班

二十年来,中共不仅利用国家暴力机器公开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将他们非法拘禁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管制场所迫害,还专门设置了洗脑班这一直接由“六一零”控制的法外黑监狱,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未经任何登记注册,不受任何政府机构监督,没有任何法律条文确认其存在的合理性,但它却拥有任意拘禁法轮功学员的权力。洗脑班打着“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矫正中心”的幌子,在“六一零”的操控下,为所欲为干着伤天害理的勾当。洗脑班里人员,没有执法者的身份,却有超出执法者的权力,甚至“打死白打死”也无需负法律责任。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天津市武清区设有梅厂、黄庄、豆张庄乡、河北屯、大王古庄等洗脑班,宁河区有“大于洗脑班”,塘沽区有“塘沽戒毒所”,大港区有“大港烟草宾馆”“天联宾馆”洗脑班,东丽区的“么六桥乡洗脑班”,北辰区的“板桥劳教所洗脑班”等等。

二十年间,天津法轮功学员被送进洗脑班迫害有报道的378人次,实际人数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在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被逼迫看、听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录像,被逼迫写“认识”“悔过”,被逼迫放弃修炼,不从者轻则拳脚相加,重则各种体罚、酷刑伺候。

一、洗脑班迫害手段

精神虐杀:强迫反复观看污蔑大法的光盘和电视节目,强迫朗读污蔑大法的书,每天必须写“认识”。

肉体迫害:在室外强迫走步、跑步、站军姿,在室内罚站、罚坐,站姿为面壁、两脚脚尖顶墙、鼻子尖顶墙、两手中指贴裤线、身体挺直、两眼不准闭上。坐姿为面壁坐马扎、双手扶膝、上身挺直、不准闭眼、不让睡觉。

限制睡眠、挨饿,最严重时面壁站、罚坐至凌晨三点,早上五点半又起床练队。每日三餐所给的饭尚不及一餐的量,每个人都饥饿难挨。

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抽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抽打

公安局督察大队大队长何某为梅厂洗脑班负责人之一,何某却执法犯法,亲自动手打人。

一天晚上,何某将杜英光单独带到一间屋内,拿出一本大法书,指着书中李老师照片,强迫他撕,放弃信仰,见他丝毫不妥协,何某左右开弓,猛抽杜英光嘴巴几十下,打的他嘴角流血。

何某又用拇指粗的铜棍猛击杜英光的右肩几十下,杜英光的内衣被打破,肩头红肿。没几天,一名崔姓警察在洗脑班负责人(区武装部柴主任)指使下用铜棍打杜英光的手、大腿,被打处肿起,腿上有一条条紫红色伤痕,杜英光被打时柴主任过来查看,看他仍坚持修炼,恼羞成怒,亲自上来抓住他头发打他,打累后才停止。

二、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杜英光,男,武清区大良镇蔡各庄村法轮功学员,他遭洗脑班迫害情况:二零零一年,双树乡派出所警察、杨村镇第四小学万主任、教育局人员将杜英光绑架到武清区“梅厂洗脑班”,他在这里被非法监禁了两个月。“梅厂洗脑班”的参与人员有政府机关人员、警察、保安、陪教、厨师共五、六十人。先后有四十名左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被绑架到洗脑班里人,每月要交一千五百元。

◎于文芝,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她遭洗脑班迫害情况:二零零一年三月左右,于文芝被政法委书记李德诚骗至洗脑班(武清区民兵训练基地),强行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在洗脑班里,监管者罚她长时间坐小板凳,罚站(两手中指对准裤线,头离墙约十公分,眼睛对着墙站着),强迫看诽谤大法的书和音像,还要每天围着楼跑圈,下午要练正步走,要是走不好不是挨骂就是挨打。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每天给很少的饭吃,晚上不许睡觉,夜里三点多刚让睡,四点就继续体罚;有挨打的;有的被强迫给那里的监管人员洗车,干零活直到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这个洗脑班解体。

◎石铁凤,女,时年七十三岁,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她遭洗脑班迫害情况:二零零一年的正月,泉兴路派出所伙同防疫站、武清国保、“六一零”不法人员绑架石铁凤到武清梅厂洗脑班迫害四十五天。在石铁风老人血压很高的情况下,洗脑班人员逼迫老太太在院子里跑步。见老人不“转化”,武清公安就将她非法劳教二年,送到板桥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张春霞,女,武清区徐官屯街法轮功学员,她遭洗脑班迫害情况:张春霞先天残疾双眼看不见、腿脚不灵活,一直由父母照顾生活。二零零一年正月,徐官屯乡政府人员把张春霞骗到梅厂洗脑班迫害。那时张春霞有些咳嗽,不法人员一天给她打了三针,致使她休克昏迷,送县医院急救。后在家人的强烈抗议下才把人接回家。

◎杨广瑞,女,四十八岁,武清区徐官屯街法轮功学员,她被绑架、洗脑班迫害情况:二零零一年被徐官屯街“六一零”人员骗至洗脑班(武清区民兵训练基地),非法关押近两个月。在洗脑班里,监管者罚她坐小板凳、罚站(两手中指对准裤线,头离墙约十公分,眼睛对着墙站着)、不让睡觉,强迫看诽谤大法的书和音像,还要每天围着楼跑圈,下午要练正步走,要是走不好不是挨骂就是挨打。

◎盛士兰,女,五十九岁,武清区下伍旗镇良官屯法轮功学员,她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情况: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盛士兰为了去北京讲一句真话,途中被截堵抓回。在当地派出所关了一夜后转到中学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三天三夜。二零零一年三月份,盛士兰被绑架到武清区梅厂洗脑班,在那里遭到体罚、不给饭吃、毒打等折磨。

◎高孟怀,女,六十三岁,武清区河北屯镇法轮功学员,她被绑架、洗脑迫害情况: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高孟怀被非法关在乡政府洗脑迫害七天不让回家,威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二零零零年被抓到乡政府关押了十五天不让回家。二零零一年被再次关押在乡政府十五天洗脑不让回家。

◎王德美,女,四十六岁,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她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情况:因为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王德美被泉州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武清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腊月王德美被绑架到武清区黄庄洗脑班迫害,过年都不让回家。

◎李凤云,武清区大良镇双树乡法轮功学员,她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情况: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李凤云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十天,又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因正赶上邪党庆十一,又无故加了十天。十月份又被乡里无端骗去洗脑迫害。二零零一年一月,李凤云被双树乡洗脑班非法监禁十五天,并被勒索押金五千元。

◎陈庆莲,女,四十三岁,宁河县芦台镇法轮功学员,她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情况: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晚在北京被警察绑架,被送至宁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被转关芦台镇政府洗脑,陈庆莲不放弃信仰,又被送回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再次被劫持到芦台镇政府,遭勒索现金一万元。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陈庆莲在上班期间被辖区警察骗至芦台镇政府“双规”,因坚持修炼,被送至大于洗脑班迫害,并被勒索三百元饭费。

◎杨孝荣,女,四十七岁,宁河县芦台镇法轮功学员,曾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被王继增等人绑架至芦台镇政府洗脑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警察绑架,先后在北京车站派出所、宁河县看守所、天津九处被非法关押后,被挟持回芦台镇政府继续洗脑二十余天,并被勒索三千三百元;二零零一年一月,被王继增等人绑架至芦台镇政府,三天后转到大于洗脑班四十余天,期间一直睡地上,且不让家属接见。

◎董会兰,女,宁河县芦台镇法轮功学员,曾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被街道的李洪恩、王继增劫持至芦台镇政府洗脑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又被街道的李洪恩、王继增、张万平等人绑架至芦台镇政府洗脑二十多天,并被勒索现金一千元;二零零零年正月,邪党召开“两会”,董会兰被街道和镇政府绑架到镇政府洗脑迫害二十余天;二零零一年九月上午,街道的李洪恩与芦台镇政府人员闯入家中,强行将其拉上车,送至芦台镇政府洗脑迫害。

◎刘淑玲,宁河县芦台镇法轮功学员,曾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被王继增等人劫持到芦台镇政府洗脑班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刘淑玲被北京警察绑架,当天被接回后,关押在宁河县看守所,后被转送到天津九处关押十五天,后又被镇政府关押在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并被勒索现金三千三百元;二零零零年二月被劫持到芦台镇政府洗脑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被警察王贵旺等人劫持到大于洗脑班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两年。

◎李秀芹,女,宁河县廉庄乡孟庄村人。二零零零年黄历腊月二十,廉庄乡不法人员将李秀芹强行绑架到大于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李秀芹被拖到雪地里冻了一个半小时。二零零一年黄历三月初六,电视台又来两个人要求李秀芹按他们要求说感谢邪党等鬼话,又从卫生院抱来很多输液瓶作假证。同时逼迫李秀芹对着镜头念他们准备好的稿子。李秀芹被逼交一千元罚款,其他四十多人交一千至两千不等,大约在这次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被罚款八至十万元人民币。之后李秀芹向廉庄乡政府要钱时,廉庄乡书记任秀生说吃了、喝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冷冻'
中共酷刑示意图:冷冻

◎朱树君,女,宁河县宁河镇人,二零零一年看见法轮功学员被挂牌游街,说了一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八天,然后又被绑架到“大于洗脑班”近两月。在“大于洗脑班”期间,宁河镇政府人员鼓动家属打骂法轮功学员。朱树君的丈夫揪住她的头发,拳打脚踢,之后恶徒把朱树君逼到雪地里罚站。后朱树君被从大于洗脑班直接劫持到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