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见证之七(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第七章 肆意掠夺 经济截断

一、天津法轮功学员遭经济迫害概况

二十年来,中共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政策中,经济上的迫害涉及的面很大,经济迫害手段种类繁多,包括胁迫各部门、单位非法开除法轮功学员的工作、逼迫辞职、非法没收私人财产、财物、非法罚款、扣发停发工资、养老金、敲诈勒索、剥夺福利待遇等。

天津市各级政府、公安的不法人员,肆意绑架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利用法轮功学员家属急于救出亲人的心理,直接或暗示向家属索贿,以中饱私囊。任意绑架抄家成了这些匪警的生财之道。

更有甚者,这些人民的“公仆”象一群劫匪把农民家里的生产、生活资料洗劫一空;年近六旬的孤寡老人不予发放“低保”,断其生路,让其自生自灭!

近年来,在“依法治国”的口号下,却又出现了法院枉判法轮功学员的同时再处以罚款的现象,金额数千元以至数万元不等。这似乎成了近年来公检法构陷法轮功学员案件中的普遍现象,值得说明的是这种罚款,如同构陷法轮功学员一样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近二十年来,天津市法轮功学员至少有451人次在经济上遭受到各种形式的迫害,涉及金额高达三百多万元,这只是对扣发工资、退休金、非法罚款、现金存折被抢劫等有具体数字的统计,被非法抄家的大量私人物品并没有计算进去,而且还有大量的迫害事实没有完全曝光,所以以上数据是不完全统计,也只是庞大数字的冰山一角。

二十年来,中共天津各级政府、“六一零”、公检法司等部门,使用纳税人的钱用于建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关押场所、用于购买安装各类监控设备、用于情报费用、活动经费支出等费用,更是天文数字。

图: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历年遭经济迫害统计(元)
图: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历年遭经济迫害统计(元)

二、遭开除公职 被迫辞职案例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天津市至少有51名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开除公职或被逼迫辞职。其中教师、医生、工程师等就有26名。

蔺福华曾陷冤狱十年半 被开除公职

西青区法轮功学员蔺福华,女,现年五十岁,曾是一名中学教师。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蔺福华长期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劳教两年,致使她失去了家庭、工作,颠沛流离。二零一三年五月,在北京昌平再次被绑架,枉判四年半,在天津女子监狱更遭受了种种迫害。

蔺福华自述经历:“二零零六年五月七日,我被非法关押的期限到了,我回到了家。出狱后,西青区区政府人事局在江氏集团的谎言欺骗下参与了迫害,将我从教育局除名,使我失去了工作和生活来源;镇西派出所不断的来人骚扰。我的丈夫认为我坚持信仰就有危险,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他长期经受这个流氓政府的高压精神上的迫害,已经达到极限;同时他也接受了邪恶对法轮功制造的谎言和诬陷,提出我不放弃信仰就要和我离婚。万般无奈下,我离开了家,流离失所,漂泊异地他乡。”

天大才女被逼迫辞职 户籍被取消

张润梅,女,现年四十六岁,祖籍河北省张家口。一九九九年毕业于天津大学,获硕士学位。毕业后留任天津大学,是一名深受学生爱戴的青年教师。

自迫害开始至二零一四年的十五年间,张润梅因为坚持修炼,被中共非法关押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天津女子监狱中长达九年时间。

在二零零三年张润梅被释放的当天,天津大学逼迫张润梅解除与单位的劳动合同,诱骗张润梅的姐姐代张与天津大学签了备忘录(今后不再追究原单位责任)且没有给予任何补偿,而且违反了口头答应张润梅将其户口放入天津市人才中心且代缴两年的服务费的承诺,把张润梅的户口寄回了河北省原籍。

教师张利民被开除公职

宝坻区四中教师、法轮功学员张利民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走上了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请愿,随后被一名武警带上警车拉到广场派出所,关到了铁笼子里。一小时后被天津警察接到了驻京办,随后天津宝坻教育局的书记刘文俊,宝坻四中的校长陈国旺,派出所警察邢振民赶到,邢振民把张利民背铐带到车上一直绑架到宝坻公安局,审讯后被送到看守所关押,强迫劳动。

期间宝坻教育局书记刘文俊问张利民是要法轮功还是要工作,逼迫其放弃修炼,张利民回答:既要修炼法轮功也要正常的工作。派出所警察邢振民说学校也有执法权,要和公安联合执法。

同年十月三十日教育局的两个职员给张利民送去了开除工作的通知(宝教字[2000]103号),其中给他安了几个罪名。一个月后,张利民被劫持到团泊洼劳教所(劳第[2000]2830号)。

遭八年冤狱 高中教师被非法开除公职

法轮功学员贾文广女士原是天津大港油田实验中学物理教师,二零零零年非法劳教一年后,被调入油田一中。

二零零四年七月九日,贾文广再次被绑架拘留,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后,又被送进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六年七月暑假期间,贾文广刚从劳教队出来不长时间,身体被迫害的十分虚弱,单位突然通知她去单位并威胁说要开除。

贾文广到油田一中报到,单位领导要在全校大会上做检查,并要给予处分。贾文广多次找书记校长说明情况,教育处书记陈国梁不听,还造谣说她假期逃跑,安排工作不干。

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教育处单方开除贾文广公职。

工程师栗艳侠被停发工资开除公职

法轮功学员栗艳侠大学毕业后分到海洋石油工程设计公司(现海洋石油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是公司防腐专业的工程师,曾任多个项目的专业负责人。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主动承担工期紧、任务重的项目,在工作中任劳任怨,经常早来晚走。

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栗艳侠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海洋石油工程设计公司停发了她的工资,并让家人给她施加压力。

二零零一年二月栗艳侠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三年九月回家时,已被海洋石油工程设计公司非法开除公职。

检验科主任杨金锁被开除公职

法轮功学员杨金锁,女,原大港区防疫站检验科主任。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被劫持到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被停发工资。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被非法劳教二年,又被非法加期九个月。二零零五年七月,大港区六一零李全鑫、卫生局人事科王某、办公室主任李某到劳教所,威胁杨金锁不放弃信仰就开除。杨金锁拒不配合,结果被剥夺工作。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杨金锁出劳教所后,找大港区区长、天津市劳动局、人事局等有关部门,要求恢复工作。但这些部门有关人员,互相推诿,不但不给答复,还串通六一零办公室,唆使居委会人员、管片警察上门骚扰。

女教师郭会利停发工资开除公职

郭会利女士曾是宝坻区牛家牌乡的一名教师,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她遭到非法拘禁,被非法劳教二年,其间遭受酷刑体罚折磨和强制洗脑的精神摧残。从劳教所回来后,她所在学校取消她的工资,并且不予恢复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牛家牌派出所所长范宗华和两个警察把郭会利送到宝坻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月工资被扣除。十五天后将郭会利从牛家牌中学调到小学,

二零零一年一月四日,郭会利写了一封上访信,送到牛家牌派出所,要求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宝坻区教育局局长杨万书和几名副局长强令她写辞职报告,但被拒绝,教育局把郭会利交给宝坻区公安局,先将郭行政拘留十五天之后又加了一个月,牛家牌派出所所长范宗华强制郭在上述判决书上签字,最后非法定劳教两年。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郭会利结束非法劳教。她去宝坻区教育局人事科要求继续上班被拒绝,她又继续找教育局局长边荣海办低保也被拒绝。郭去中国教育部上访,教育部把郭推给天津市纪检委,后又推给宝坻区信访办,信访办推给宝坻区区政府,都不予解决。二零零四年底,因郭会利失去工作的情况有好心人在明慧网上予以曝光,宝坻区教育局、公安局和牛家牌派出所所长罗中国竟然去郭会利家骚扰。

二零零七年夏天,郭会利去宝坻区教育局找到局委中共邪党书记顾连华并给他057号文件(因教育局人员一直以没有看到四部委文件当说辞)并质问他:“为什么宝坻区教育局一直不给我恢复工作,其它地区早就按照文件给解决了?”他说:“咱们区象你这种情况有十几个呢,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并把责任推给上届领导。她又去人事科查人事关系,她的人事关系仍在教育局,之后她又去天津市教委发现她仍是正式职工。之后她请两名律师针对不给其恢复工作的事起诉宝坻区教育局,但是宝坻区法院行政、民事庭互相推脱不予立案。她又去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申诉仍被驳回。

三、扣发工资、养老金

航天专家熊辉丰政府津贴、养老金被停发

中国航天事业功臣、现年八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熊辉丰,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从一九九一年七月份开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二零零一年熊辉丰曾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在双口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因不放弃修炼曾遭受用竹签扎手指的酷刑。其间,研究所只发给少量的生活费,政府特殊津贴从此停发。他的老伴、儿子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熊老再次被绑架,自此八三五八研究所停发了全部退休金至今。熊老被非法判刑七年半,目前在天津滨海监狱被非法关押。

退休教师韩玉芝十年被扣发工资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法轮功学员教师韩玉芝被城关派出所绑架,被刑事拘留刑拘三十天,释放前城关派出所所长李秀山给她女儿打电话说:“明天去接你妈,你们得交三千元押金。”第二天早晨,她儿子、女儿一块去派出所交了三千元押金,但不给收据。

韩玉芝被非法拘留后,警察又绑架她老伴(退休教师)、儿媳(教师)到教育办,非法洗脑十五天。七十岁的老伴无辜被非法关押,心情非常压抑,镇总校主任孔祥瑾又说:“支部决定停发韩玉芝、翟文庭工资。”老伴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回家不久就突发心肌梗塞、脑血栓,送到住院抢救,但始终未愈,直至二零零八年含冤离世。

韩玉芝被非法监禁三十天后放出,自此扣发了她的工资长达十年之久。

高级教师丛惠云被扣发退休金逾二十万元

六十四岁的高级教师丛惠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劳教迫害三年,期间所受到的各种非人的折磨,导致她瘫痪在床数年,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含冤离世。

丛慧云生前是天津市102中学高级教师。在她任教期间,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自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功以后,更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很多老师把精力都用到课外辅导捞外快挣钱的时候,丛老师却把时间都放到了每个学生,特别是落后学生的学习辅导上,丛老师爱岗敬业的行为获得了学生及家长的爱戴和好评。

因丛慧云和平上访请愿,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关押。因坚持修炼,她被102中学迫害调离教师岗位,下放到校办工厂劳动,并被扣发正常教师的工资,而按工人待遇发工资。二零零二年九月该校校长伙同向阳楼派出所强行将丛慧云绑架到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丛慧云释放回家。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学校没有正常发放退休金(应发放退休金每月五千多元),后经家属多次与学校交涉才按学校工人退休的工资标准发放其退休金(每月二千六百元),102中学累计扣发丛惠云作为高级教师应享受的退休工资超过二十万元。

周华荣被非法扣发五年退休金

法轮功学员周华荣曾四次遭绑架,十年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监狱中遭受非人折磨。

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中共召开两会前,红桥分局第四次把周华荣绑架,说是“保护性拘留”,并把她绑起来进行野蛮灌食。红桥分局、法院伪造证据草菅人命,将周华荣重判九年刑期,给她及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人身财产伤害,还扣押了周华荣五年的退休金至今尚未返还。

张惠珍被非法扣发劳动报酬超过十万元

法轮功学员张惠珍,渤海石油运输公司职工。二零零一年元月依据国家宪法给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去北京上访,而遭到北京警察绑架,回来后又被渤海石油派出所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非法送塘沽拘留所拘留一个月。

出来后回单位上班,运输公司没有按照《劳动法》规定的按劳取酬的分配原则,而是错误的执行了渤海公司的文件对修炼法轮功的人员停发一切福利待遇和工资奖金,只发最低生活费,当时她领到的最低生活费还不足百元。截至二零零六年,运输公司非法扣发她应得的劳动报酬已达十万元以上。

医院副主任张云霞被免职降级

大港区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副主任张云霞,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被港北派出所警察绑架在大港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天后,家里被勒索了数万元人民币后才被释放。

回到单位后,张云霞被非法停发奖金及大部份工资达半年,经济损失达一万元,且工资被降了两级,妇产科副主任之职被免,降为普通主治大夫。

中学英语教师李俊香被降级、逼迫辞职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原宁河县芦台第四中学英语教师李俊香进京上访,被宁河县公安局劫持到天津市女子教养院非法关押十四天。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左右,校长田桂春、书记孟兆林将李俊香从天津劳动教养院劫持回学校,李俊香被要求放弃大法,并被勒索人民币二千元,并降了一级工资。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俊香被学校停止工作,停发工资。其后她再次上访被宁河县公安局挟持到宁河县看守所关押十五天。校长胡金利逼迫她写了辞职报告。

二零零零年九月,宁河县第三中学与第四中学合并后,她仍被停止教学工作,被要求待在学校小卖部。

大北乡民政所扣法轮功学员最低生活补助

宁河区大北乡农民唐洪秀,女,未婚,单身一人,已符合享受国家规定的最低生活标准补助,可是乡民政所张勇以唐洪秀修炼法轮功为由拒绝办理有关手续并说这是上面的指示。

年近六十唐洪秀没有任何收入,只好流落到县城打工、做保姆来维持生活。经核实宁河区所有乡村都是如此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为阻止民众修炼法轮功,采取的竟然是断人生路的方式。

四、敲诈勒索 非法罚款

穿着制服的流氓劫匪

白殿双,男,家住宝坻区方家镇中好村。得法之前,白殿双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混混儿。在大法的熔炼下,使他洗心革面,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不断修炼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他曾主动地将欠款送还客户。

白殿双诚实守信做好人,生意越做越大。宝坻县公安局政保科的几个恶警看在眼里,妒嫉在心里,开始在暗地里蓄谋整白殿双的黑材料。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政保科以白殿双曾经用私家车运送过大法书籍为罪名,把白殿双秘密绑架到了宝坻区看守所,并对外扬言:“要让白殿双倾家荡产,判他个三年五载的。”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白殿双的妻子杨虹,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丈夫在做好人,江政府却不让丈夫做好人,做好人就给你定罪,天理何在呀?”

为了让白殿双免受牢狱之苦,杨虹托亲戚找朋友,在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之间奔波。公检法的警察们知道勒索的机会来了。他们先后到白殿双的家具大厅,以买家具为由,拉走了数套高档家具,但却没给过一分钱。

之后他们还不满足,进一步提出要钱。为了满足他们,白殿双的妻子只好把价值近二十万汽车卖了。公检法的恶警们拿着白殿双妻子送来的钱,大肆挥霍,经常出入高级娱乐场所。一个恶警曾经无耻地对别人讲:“白殿双请我们在宝坻宾馆玩,我们每人抱一个小姐,小姐可都是高级的,每人出台费就一千元。”公、检、法的恶警前后在白殿双家人那里敲诈走二十万余万元的财物。

然后他们继续非法判白殿双有期徒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

勒索人民币达十四万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宁河区大辛乡十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进京上访被绑架后,大辛乡乡政府、派出所把全乡所有炼过法轮功的包括早已不练的人全部非法软禁在大辛乡乡政府,强迫每人交两千元所谓押金,如果谁不交钱就不让谁回家或长期软禁。据悉,全乡共勒索法轮功学员人民币达十四万元,所谓的押金至今分文没有退还。

赵惠兰被勒索八万余元

赵惠兰,退休教师,原渤海石油一中政教处主任。二零零零年八月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天安门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来公安向家里勒索了三万五千余元才把人放回。

二零零一年四月中旬赵惠兰在浙江杭州被绑架,在台州拘留一个月后被天津塘沽分局送到塘沽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又判劳教两年半,后来又向家里索要人民币五万余元把人放回。

张粉霄被勒索三万元扣发退休金

张粉霄,中海石油渤海第二小学退休教师。一九九七年被评为区级优秀班主任,九八年被学生家长提名任实验班语文学科兼班主任。

一九九九年十月,张粉霄依法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公安非法刑事拘留。向她家勒索三万元才把人从看守所放回,并监视居住半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张粉霄依据中国《宪法》第41条规定,向区委市委人大公安写信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非法提讯。同年五月份依据《国务院信访工作条例》向渤海公司信访办写信反映情况,被教育处非法扣除了退休金和福利待遇(只发给每月二百多元的生活费)。

诈取钱财七千多元不给收据

法轮功学员李淑芳,渤海石油职工家属。二零零一年元月依法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被北京公安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由渤海石油派出所接回直接送塘沽拘留一个月,诈取钱财七千多元也不给收据。

陈嘴乡派出所绑架勒索黄西秀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武清区陈嘴乡派出所将法轮功学员黄西秀绑架到派出所,随后抄家。当时黄西秀的姐姐也在场,极力解释、劝说,警察以“妨碍公务”把姐姐也一同绑架到派出所。

在众目睽睽之下,陈嘴乡派出所敲诈勒索黄西秀和姐姐的家属,威胁说:“她们的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如果每人交五百块钱就可放人”。家人明知冤枉也不敢违抗,瞒着这姐俩,交了一千块钱。陈嘴乡派出所把钱骗到手后,就把黄西秀送进武清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七天。

此事发生后,老百姓反响强烈议论纷纷:这年头还有吃运动饭的,这派出所不但不惩治坏人,还专门迫害好人,怎么象文化大革命一样荒唐?真是活土匪!

西青区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 索贿数额巨大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西青区法轮功学员李玉玲、王连荣被当地派出所绑架。二人的家属十分着急,明知道公安的黑暗贪婪,为了自己的家人安危也不得已而为之。

李玉玲丈夫是个公司经理,经济上比较宽裕一些,这就成了不法之徒的一块肥肉。他除了多次被请公安办案人员吃饭,还被索贿十五至二十万元。

事隔不久,一天李玉玲丈夫偶尔回家,在家门口看见一群人从他家往外抬他的保险柜。他大声喊道“喂!这是我的保险柜”。话音未落,这些人就跑的不见踪影了。事后才知,当初李玉玲被绑架时,钥匙被警察抄走一直没有归还。

王连荣被绑架后,家人被勒索了四万元,仍被非法判刑三年。

“这点钱也就够买两条烟的”

西青区南河镇小南河村农民刘金荣与一周姓同修,因修炼法轮功被南河镇派出所绑架。两个人平时靠挖野菜卖了挣点钱,家里很穷又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警察就罚了她们二百元钱。

南河镇派出所的警察接过钱,失望的说:“唉,就这点钱也就够买两条烟的。”

武清区看守所所长赵国全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

武清区看守所所长赵国全、副所长刘向阳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凡是探视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必须交一百元钱,也不给票据。否则不许探视。而看守所外面“探视须知”根本就没有这一条。

五、没收财产 肆意抢劫

社会上有句话说,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迫害法轮功成了公安不法之徒的生财之路。

自一九九九年以来,中共警察在江泽民“经济上搞垮”邪恶指令怂恿下,魔性大发,把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成了发财致富的门路,罚款、勒索、抢劫,不择手段,为所欲为。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倾家荡产,一贫如洗,艰难度日。而这些警察拿着从法轮功学员身上劫夺来的钱财,穷奢极欲,肆意挥霍,造下无边的罪业。

全年的收成都被派出所抢光

宁河区法轮功学员朱宝生因修炼法轮功,曾多次被大辛乡派出所非法监禁。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他进京上访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宁河县看守所四十多天。在这期间他家里的两千斤稻谷、五千多斤黄豆、二百多斤绿豆还有花生、瓜子几乎全年的收成都被大辛乡派出所抢走,连液化气罐也被抢走。之后朱宝生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天津双口劳教所遭受迫害。

乡政府抢走价值五千多元的农用三轮车

宁河区法轮功学员李广远、莫伟秋夫妇,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并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零年的十二月份,李广远夫妇被通知到乡政府,乡党委书记任秀生等人就威逼二人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遭到拒绝后乡派出所所长王起忠、董增楼等人将二人押送到宁河县看守所关押了十五天,乡政府人员从李广远家人手中勒索了一千五百元后,才被放回家。

在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李广远去北京上访,被廉庄乡派出所王起忠、董增楼和乡政府的杨会军拳打脚踢,绑架回乡。随后,又把李广远等人身上的钱全部拿去,共一千多元。给他们戴上手铐,关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不让休息、睡觉。

同时乡政府人员非法查抄了李广远的家,把价值五千多元的农用三轮车强行开走。无奈之下家人只得送去两千多元赎回。

家中几万元存折被抢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下午,宝坻区法轮功学员马艳霞被绑架,随即又要抄家,被其家人阻止、质问。警察又打电话叫来十几个,强行跳墙入室,遭到家人阻止后,它们就恐吓、威胁、谩骂。警察非法抄家的过程不允许家人靠近,在没有家人在场监视的情况下,它们屋里屋外肆意翻抢。最后,用汽车拉走很多私人财物,还抢走家中几万元存折。

乡政府、派出所抢粮并威胁拆房

一九九九年九月,宁河县法轮功学员梁克英进京上访,被原大辛乡乡长付连臣、派出所所长张金伟劫持到北京一宾馆,张气急败坏的一个耳光打在梁的脸上。梁克英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勒索现金一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梁克英再次进京上访,被付连臣、张金伟等人劫持回大辛乡乡政府关押,后被非法拘留在宁河县看守所。

大辛乡乡政府、派出所到梁克英家抢劫,抢走稻谷一千多斤,煤气罐一个,花生一袋,瓜子一袋多,半袋芝麻,家里被他们翻个底朝天,并勒索家人八百元。这还不够,大辛乡派出所恶警还威胁她丈夫要拆房,吓的她丈夫给恶警跪下,哀求他们不要拆房,屋里九十多岁的老人也被吓得哭成泪人。

家中住房屋被铲倒

宁河区陈召云因为修炼法轮功,自己的住房屋被当地政府中的恶徒铲倒,又将她抓进劳教所。陈召云原本身体十分强壮,自进劳教所以后,每天都被逼迫进行超负荷重体力劳动。劳教所为了赚钱,根本不考虑人身体的承受能力,经常劳动至深夜,睡眠不足两三个小时,全天劳动达二十一个小时之久。

私家车、数万元钱被抢劫

东丽区法轮功学员张子文夫妇、小儿子张希明一起修炼法轮功,十几年来一家人多次被绑架、抄家、劳教、判刑,以及经济上被掠夺。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大儿子张希龙陪父亲张子文、母亲刘玉红开私家车到西藏旅游,在拉萨遭当地警察绑架。东丽区“六一零”人员到拉萨将他们一家三口劫持回津。他们随身携带的两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被非法没收,张希龙本人的私家车被拉萨当地警察非法没收。

回津后又被东丽区警察非法抄家,警察总共抄走电脑、打印机、汽车、四部手机,两个各六千元的存折,一个二万元的存折,以及八千余元的现金。其家属去天津市东丽区军粮城派出所要求归还钱物,警察不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