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命危 山东青岛何立芳遭非法庭审(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山东青岛男性法轮功学员何立芳在绝食抗议五十天生命垂危的情况下,被青岛市即墨区法院非法开庭。开庭前一天律师去即墨普东看守所会见何立芳,李副所长以何立芳不说话为由拒绝律师会见。

'法轮功学员何立芳'
法轮功学员何立芳

即墨区法院草菅人命 非法开庭

非法开庭是在普东看守所临时布置的提审室内,法轮功学员何立芳被几名法警从监室内抬出来,四、五名法警把他按坐在椅子上,旁边一名法警不间断的给他擦试鼻孔里流出的液体。庭审过程中何立芳神情呆呆的没有任何反应,何立芳的老母亲看到儿子被迫害得无法言语,当庭提出去医院给儿子看病,没人理睬。

何立芳的精神状况使人不得不质疑即墨区“610”(610 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恐怖性组织)幕后操控看守所做了什么手脚?

罗织罪名 律师要求无罪释放

公诉人李霞罗列的所谓“罪名”,把二零零一年何立芳外出悬挂 “真、善、忍”“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等横幅数量的多少包括一些个人物品、所谓的证人证言、二零一五年何立芳全家起诉江泽民的控告信、二零零一年何立芳被警察唆使在押犯人群殴导致生命垂危,被监视居住后被迫离家出走作为构陷何立芳的依据。

律师针对公诉人的无理指控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并质疑了二零零一年年前所谓的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律师说:信仰是思想范畴内的问题,不会对社会构成威胁;二零一一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令第五十号两个禁令已经废除了,这说明,在今天,拥有制作和传播法轮功类相关的物品是合法的,公民拥有、阅读和传播法轮功书籍也是合法的;本案出具的《认定意见》不是一个合法的鉴定机构,没在司法机关备案,不具备出具鉴定意见的资质,应予以排除……最后律师鉴于信仰合法,要求当庭无罪释放何立芳。

法官被操控 庭审走过场

庭审过程中,法官高斐一直被人不断的递纸条、被耳语,且言行失常。非法庭审结束后,公诉人李霞和助手先行离开,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律师办完手续和家属出了提审室,看到在走廊处有人和法官高斐谈话,当高斐看到律师和家属出来,突然想起什么:忙喊“别走,还没开完呢?”律师和家属、法警等人又回到屋内,法官高斐拿起法槌只说了一句话:“现在开始宣判。”

案件回放:

何立芳,男,青岛市即墨区北安街道长直院社区居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十九年来,被即墨区610操控当地派出所多次骚扰、非法抓捕、非法关押。

何立芳遭刑讯逼供 九死一生

二零零一年的七月二十日清晨,何立芳在出租房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即墨区朝海派出所的便衣警察绑架,后又被转到即墨开发区派出所。几天的时间里,何立芳被铐在铁椅子上刑讯逼供,盛夏的大热天警察存心给何立芳戴上一个棉头盔。两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小警察为了折磨何立芳,不时地用警棍敲打戴在头上的棉盔,并神经质似的一个劲儿强迫何立芳辱骂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何立芳不骂,两警察就提起他的双脚,用粉笔把李洪志先生的名字写在鞋底上让他踩。何立芳不从,他俩就蹲下身来摁着何立芳的两脚强迫他往地下踩。

小丑般的表演无效之后,一个五十五岁左右,大约一米七零多身高,粗壮,脸色黝黑,满脸横肉的人过来问何立芳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何立芳平静地回答:炼。话音刚落,此人就晃起臂膀来回狠狠地抽了何立芳几记耳光。几个耳光之后何立芳的回答仍然不变。他们又威逼何立芳交代都曾做了哪些与法轮功相关的事,都跟哪些法轮功信仰者有联系。说什么只要何立芳转化了,说不学不炼了,就可以马上释放,出去做别的法轮功信仰者的转化工作。他们看威逼利诱不起作用,就把何立芳转送到了即墨看守所。

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何立芳被姓赵的唆使即墨看守所的十七名在押犯人群殴,几度昏死,被送医抢救,医生认为没有抢救价值。九死一生的何立芳被家人接回家后,在意识稍微清晰的时候,何立芳就坚持看法轮大法书籍,修炼法轮功,身体由此迅速回转康复。负责监控何立芳的中共不法人员发现何立芳身体有所好转,于是布置人每日二十四小时监控与骚扰,何立芳面临被非法劳教的迫害,被迫离家流离失所。当地派出所警察每年多次去何立芳的父母处打探何立芳的去处。

户口被注销 绝食反迫害

十九年来,何立芳的户口被注销,没有身份证,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都知道没有户口,就意味着无法进行任何社会活动。青岛市公安局即墨分局北安派出所在没有征得任何人同意、知情的情况的下,非法将何立芳的户口注销。何立芳多次委托亲属办理恢复身份,派出所不予办理,为了诱捕何立芳,北安派出所所长坚持要求何立芳本人去。

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何立芳按照所长的说法来到派出所办理身份证,但是等待他的不是给办理身份证而是绑架关押,并于五月二十三日就将构陷案件递交法院。

看守所阻挠律师会见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下午,律师来到普东看守所要求会见何立芳,开始负责人答应让律师会见,等请示李副所长后,李副所长以何立芳不说话为由,不让律师会见。

六月二十五日,即墨区法院漠视生命,在何立芳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却对何立芳非法开庭。

开庭当天,律师和家属坐在大厅里面等待开庭,不断的看到各种身份的人打量他们。家属听到两个警察的对话:其中一名说,人家这么多人来旁听,另一名说,人家律师厉害。

不一会儿,一个警察就象接到命令一样,冲着律师大喊大叫,往外驱赶律师,最后律师和家属被从大厅里面赶了出来,八名亲属要求旁听,最后只允许三名家属进去。

据悉,有两名身份级别很高的男子在另一房间里观看监控录像,何立芳被即墨区“610”认为是“第二号人物”对待。看守所内数十名特警、法警如临大敌,一名穿深红色便衣的男子一直对着家属录像。看守所外,一辆警车停在外面,几个警察坐在里面观察外面的动静。

恳请海内外正义人士帮助制止迫害,营救何立芳早日回家。

后记:

六月二十八日,何立芳的家属去法院见法官高斐,要求给何立芳上医院检查身体,门卫不让进。没办法家属只得用电话和高斐联系,高斐说人在看守所关押,不在她这儿,让家属去普东看守所。家属赶到普东看守所不让进,没办法家属下午又去即墨区信访办,信访办说公检法部门他们管不了,让去即墨区公安分局信访办,当家属刚到公安分局信访办门口,里面的一名工作人员看到家属来了急忙把门关上了,家属在外面说什么也不听,自己进到大厅的小门不出来了。

就这样,何立芳的家属被各部门互相推诿。何立芳的父亲近段时间时常感到头晕,母亲奔波一天,得休息好几天身体才能缓过来。

相关信息请见何立芳及家人遭受中共迫害的部份事实简述《山东即墨市何立芳一家控告江泽民》

参与迫害何立芳的相关人员:
610办公室主任:王世荣(音)
副主任:宋俊道
法院负责法官 高斐 电话:85559880 手机:18562885256 15192667561
检察院 公诉人 李霞
即墨北安派出所所长:刘建生
即墨市公安局 办公电话:0532-88512061 0532-88512251
公安分局:
国保中队长:李文勇 办公电话:66583280 手机:13964276811(负责人)
陈起超、李新建
即墨区法院
陈显江(院长)法务通号码:18660257557 座机:85559127
赵绍先(副院长)法务通号码:18661751767 座机:85559806
刘承永:(副院长)法务通号码:18562885568 座机:85559856
即墨市政法委
地址:即墨市振华街140号,邮编:266200
办公电话:0532—88552219 0532—88552373 0532—88551529
现任书记:牛润之
副书记:付强 手机:13706302811 宅电:0532—88571838
综治科科长 王永波 手机:13698682112
即墨普东看守所所长:李副所长 办公电话:66578916(负责人)
即墨普东看守所 053282516215 053266583959
即墨普东看守所 所长 053282516217 053266583966
反×教侦查科 053266583128 科长 053266583126
即墨普东拘留所 13455228017 053266583972
普东第一看守所住所监察室 83011517
普东第二看守所住所监察室 83011523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