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父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今年六十五岁。二零一九年四月七日,我上街讲真相时被汽车撞了。我不仅没受伤,还给车上的夫妻俩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到学法小组和同修们说了此事,他们都鼓励我写出来。借着这个机会我也把我修炼的过程写出来,因为我得法不易。希望我的经历能促進没文化的同修在修炼的路上更加精進。

得法的机缘

二零一三年,我的身体出现了糖尿病的症状,据说这种病属于顽固性的病例,花多少钱也祛不了病根,人还得遭罪,一家人愁的没办法。我只好去我姐姐家看看她有什么办法能解此忧。

姐姐家距离我家二十五公里。到了姐姐家说了我的病情。姐姐说:炼法轮功吧,只有师父能救了你,这件事对于你,说不定是一件好事,或许利用它给你得法做了引线,引导你与法结缘,以前让你炼你还不炼,推三阻四的找理由,现在因此事得法就是缘份。

我说:我没文化,年岁又大,记性又不好,咋学咋炼?姐姐说:只要你有修炼的心,师父会帮你,会给你安排,也会打开你封闭的记忆,开启你的智慧,关键是你得放下治病的心。师父法中讲:“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姐姐问我:“你做的到吗?”我一听,师父说的很明白,只要我不抱着治病的心,师父就管我。我就说:“我能做到。”

从那天开始,我就和姐姐开始学法炼功。姐姐教我动作的同时给我说师父讲的法理:法轮大法是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功法,那就是既要修又要炼,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放的是常人的名利情,从做好人做起,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炼功是改变自身的本体。

几天炼下来,我的身体又轻松、又舒服。姐姐见我看不懂《大圆满法》的教功图,怕我回去记不住,特别是第一套佛展千手法,八个动作我记不住,她就根据我的理解能力,把炼功的主要动作以手形方式画出来。

她细心的画,画着画着她哭了。见姐姐哭,我也哭了,我以为她嫌麻烦,就说:你别为难了,不要哭了,我不炼了。姐姐说:不是嫌你麻烦,是看你没文化,比别人得法难,有的同修虽然文化低,但人家也進过学校门,认字多少不说,起码能看懂《大圆满法》的教功图,我哭的是你没文化得法太难了。我“噢”了一声说:你不是说师父会帮我吗?姐姐听了我说这句话破涕为笑:你看,我还不如你有悟性呢。

姐姐画的那张图,我现在还保存着呢,它提醒着我得法不易。

走入修炼集体

几天后我想回家了,怕家里人惦记。我对姐姐说:我回家后学法咋办呀?总不能三天两头来你家吧?姐姐说:师父会给你安排的,你回去会遇到同修给你讲真相,你就和同修说想炼功,他们就会帮你的。

我回家后,第二天上街果真就遇到有同修给我讲真相。我对同修说:我要炼功,姐姐教我动作我记不住,我也没念过书。同修听后点点头说:你想炼功很好,把地址给我,我抽时间去你家教你。我就把地址告诉了同修。第三天,她又领了一位同修到了我家,紧接着帮我找到了学法小组。我知道是师父见我要修炼,给我安排的非常周到。

我去了学法小组,所有的同修对我非常热情,像家人一样亲,我的第一感觉是那个场又严肃、又温馨,像到了久别了的家,任何环境都是比不了的,我深深的感受到大法的温暖、纯正、祥和,我现在想起那一刻,还会热泪盈眶。

学法小组有位同修是个教师,他知道我不识字,没念过书,就专心的教我认字,从基础知识开始,象对一个小学生一样,先教我点、横、竖、撇、捺,偏旁部首,再教我怎样写。开始我连笔都不会拿,笔杆虽细小,对我来说比千斤重,手也不听使唤,让它往东、它往西,让它写点、它画大道,我也觉的自己笨。可同修很有耐心,无论我写成啥样,他都没责备过我,总是面带笑容,并启发我别着急、别灰心,要有坚定的信念,突破它。同修每天给我留作业,我努力的去完成。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终于会写字了。

从文盲到通读《转法轮》

但我还是不认字。大家集体学法时,同修让我拿着书看着在心里念。开始我咋也跟不上,老串行,后来让我读出声来跟着同修念,可着念是念了,却一个字也认不得。

我又去了姐姐家,对姐姐说:我不会读法该咋办呀?姐姐想了一个办法,把同音的字不管几个都组成一组,用画图的方式叫我记。比如盖、概、该组成一组,这几个字不同、音也不同,但大体上口音相同,姐姐就画出一个碗,上面再画上一个盖;机、几、积组成一组,画只鸡的图,把图画在几个字的中间,用笔标上让我念、记,并讲每个字的意思,也就是看图识字。然后姐姐每星期去我家一次,给我写三个字叫我记住,这一星期检查上一个星期的字。就这样坚持了一年多的时间,《转法轮》大部份的字我都能认了。

为了学法,我在家中炼写字,烟盒纸、本子用了有一大摞子。这一阶段认字非常好,可过一阶段又认不得了,急的我到师父的法像前哭,哭自己笨,哭认字难,我哭着求师父帮我。哭罢后,再看书能认字了,新字也能认了。可过几天又不行了,我又到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帮我。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终于突破了这一难关,我现在不但照书会写字了,《转法轮》也能通读了。我这个文盲,变成了识字的修炼者。我的这一切是师父给予的,还有同修们无私的帮助。

遇难呈祥证实法

二零一九年四月七日,我和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上街讲真相,我在人行道上骑,猛然一辆小车从侧面横穿过来,一下把我撞倒,头离车轱辘有半尺远,脸着地,自行车压在我腿上。我一摸额头,起了一个大包,但不觉的痛。我一下没起来。这时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一对小俩口,男的把我扶起,说话带着颤音,要让我去医院。我一看男的浑身发抖、脸色苍白,女的吓得说不出话来。我说:你们别害怕,我没事!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会讹你们的。你们是今天碰到我了,要是撞了不是炼法轮功的人,后果就不好说了,今天撞的是炼法轮功的,你们走运了,以后开车小心点。

紧接着我又说:咱们今儿相遇也算是缘份吧,阿姨问你俩,有人给你们讲过三退保平安吗?他们问:什么是三退?我说:你们以前入过党、团、队吗?它是中共邪党组织。他们说没入过党、团、队,戴过红领巾。我说:戴过红领巾就是入过少先队,它是邪党组织之一,你们把它退了吧!你们入队时发过毒誓,要把生命献给它。邪党不仅迫害法轮功,它过去搞过好多次运动,迫害死很多善良的民众,六四还屠杀大学生,共产党坏事做多了,天要惩罚它,你们退出来就不在其中了,以后有天灾人祸就能躲过去,就像今天一样。他们高兴的说:“我们退!一定退!”我又对他们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这九字吉言能得福报。

事情过后我继续讲真相、劝三退,又遇到一位同修,我俩一起讲,脸上的包不知道啥时候就消失了。下午到学法小组和同修们说了此事。他们听了也很高兴,说:你做的很对,心性也把握住了,你还还了一条命,过了一大关,象这类事情都是来取命的。

师恩浩荡师恩重,寸草难报三春晖。唯有精進再精進,得法修炼随师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