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真诚道歉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婆婆家是个大家族,从一九九七年开始,全家族二十七人修炼法轮大法。而我在二十多年后,才真正走入修炼状态。

对此我深深的痛悔。在今年端午节家庭聚会上,我放下了一切人的观念,真诚的对自己曾经伤害过的每一位亲人道歉。从婆婆开始,我一个一个的道歉,之后是大妹、二妹夫、二兄弟、弟媳等等,最后是小妹,她哭了,哭得很伤心。婆婆也哭了,亲人们几乎都流泪了,那样的场面是我今生唯一见到的,我自己都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我的道歉是发自内心的,深深的认识自己的过错。亲人们能感受到我内心的诚意,那是他们多年的期盼,亲人们感动了,流下的泪水表达着对我的认可和谅解,原谅了我过去曾经的傲慢、自私、冷漠,甚至是尖刻等等的伤害。

从这天之后,过去沉闷的大家庭一下子有了生机,整个家庭环境的空间场改变了,好象层层粒子都改变了原来的排列程序,有佛光普照的感觉,这样的气氛和场面,在常人社会难以见到,只有在大法修炼中才会多见,大法真能改变人心,使人心向善,使家庭和谐。

由于我过去没有用师父的法理来指导自己向内修心,认为每天只要学完法、炼完功等做完三件事就完了,甚至认为比弟妹们修的好就行了。读法读得很好,一放下书就我行我素,自己不仅没有修去执著,还增加了执著。回娘家一趟,和常人生活在一起,自己也受感染,化妆修眉时尚全跟上;回来后就忙着打理生意,弄得身心疲惫,表面的精進修炼都没了。

五十七岁的我,正是一生中日子过得最舒畅的时候。就在今年四月二十八日这天,我突然喘不过气来,气就是憋着出不来,马上就要窒息死亡的感觉。我求着师父,同修和家人同修一直帮我发正念,在法上切磋。坚持了几个晚上,到了五月四日晚上,看着不行了,家人急忙把我送医院。医院進行了全面检查,样样指标都好,住了几天院什么都查不出来,医生就怀疑是不是家庭不和忧郁所致等原因,就叫我出院。

回家后,剩下唯一的出路就是学法向内找了。我这么多年没找过自己,还真不会找,家人帮着找,同修帮着找,一找还真找出一大堆执著:因学法不扎实,信师信法没有足够的概念,明知师父已经给清理了身体,二十年都没病了,还不信,还执着要医保做保障,又买了三次保险,全是人心人念。

还有,我开了一个卖保健床的店,生意不错,一些顾客知道我们二十年没病不用吃药,以为就是这种保健床的疗效,为了生意好做,我也宁愿别人这样去想,而不去说明我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是师父给清理身体的结果。

这种贪天之功或是盗法行为,是一个大法修炼人最不应该有的,是求名、求利之心所致。找到这些心后,憋气的现象似乎好了一点,但还是经常发作,憋一阵气,好一点,一段时间又不通了,心上无力,说话无力,总是揪着心。

接着又找自己还有什么心没放下,找不到了,就求师父点化,结果师父点给我是“妒嫉心”。我又开始对着这颗心去找,丈夫也帮着提醒我,比如:冤枉婆婆拿走自己的东西给家里的人,为一些小事多次伤害婆婆;丈夫被迫害后,我流离失所,孩子也在外流浪,大妹夫在恐惧中艰难的帮助找到了孩子,自己不但不感恩,还表现冷漠伤人等等,总之在邪恶迫害中,我一家五人被绑架、判刑,家里困难重重,我在其中没有起到积极作用,反而增加了亲人的烦恼。

多年后我开了店,小妹出狱后帮助推销产品给点工钱,我抱怨自己是老板还不如小工,让小妹带着怨气走了。这些都是自己的心里不平衡,都是妒嫉心所致。

丈夫帮着找到了这些,自己也是认可的,也接受,表示一定要修去。最后还挖了自己的根本执着,就是那个保健品店,我的利益之心得以寄托,它简直就是自己生命的一部份,要去掉它很难,但我也下了决心,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表示一定要去此利益之心,不开了,因家里有足够的生活保障。

很快的,店打出去了,接收店的人来清点货品时,我的心又被纠着撕裂般的疼痛,经营了十多年的店,一下就没了,真是剜心透骨的疼。同修提醒我,是那个执着的利益之心和情那样的生命要被你遗弃,它不愿死去时的挣扎,不是你。我也认识到了,是自己把这个物质养大了,它也是生命。

我在实修中明白了法理,境界也在提升,心情慢慢缓解了。我憋气的假相也轻多了,可总断不了根,时常还有反复。

七月四日的晚上,气又憋住了,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给罩着,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讲话也无力了。心想: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我到底还有什么心没放下,不然这么低的生命怎么能控制自己呢?这时,一个念头打来说:把心放下,都过去了。我一高兴,终于重生了。也好转了。可又反复了。过后知道是欢喜心导致的,因这样的重生,不是我最终修炼的目标,是人心的表现。

最后我意识到,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掩盖在心中,认为对不起丈夫,从不敢开口说出。现在只能让自己彻底曝光了,我曾经瞒着丈夫借给了别人五十万元钱,那钱很快就打了水漂,我一直瞒着不敢说,现在就对丈夫坦白了。谁知丈夫听后说,他早就知道了,全家人早就都知道了,只是都不说破而已。我很尴尬、内疚,一颗利益之心,为了高额回报,竟如此做事。亲人的宽容,让我把这颗积藏了多时的心很快放下了,心真的空多了。我向师父忏悔,今后一定要做个堂堂正正的弟子,要在大法中归正。

也许是我想放弃一切执著的心,激起了邪恶的疯狂,我又一次憋气,窒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婆婆和丈夫都在我身边。婆婆是开着修的,她看到一张会长大的红色的网,象枸杞一样的东西密密麻麻编织成的会流动翻滚的网,要把我罩住,婆婆拼命发正念,也叫丈夫坚持发,那网太顽固,也拼命挣扎着,将被婆婆正念打破的地方,很快补充起来。婆婆就一直在求师父加持,很快的,网破了、消失了,我缓过来了。

可邪恶又用另外的方式,组成了象铁丝网一样的墙阵,上方似一顶顶红色的帽子,向我围来,我很快的就没力气了,我感受到它们都是红魔组成的。婆婆发着正念,口里喊着:“灭了它!灭了它!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婆婆不停的发正念。

我一句都念不出来,铁丝网阻止我念,我就求着师父,自己仅有坚强的一念:无论我与旧势力签过约也好,没签过约也好,全都不承认。

最终有师父的加持,邪恶的挣扎终于停止了,消失了,我得到解救了,终于闯过了这个大关。

这个过程,经历了三个月,反反复复,让我认识到了法的严肃,知道自己只有认真对待法、对待修炼才是师父的弟子。信师信法是根本,是战胜一切魔难的力量。

就是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下,我能放下一切,向曾经伤害过的亲人诚恳道歉。法的力量是巨大的,能改变一切不可能改变的,在正常情况下都难以做到的事也能做到。大法真能改变人心,使人心向善,使家庭和谐。

今日的重生,我由衷的感恩师父的大慈大悲!感恩亲人们的宽容、谅解!感恩同修的帮助,特别是周大姐等不离不弃的尽心尽力!希望和我一样至今还未实修自己的同修,能以我为鉴,尽快進入修炼状态,静心学法,向内找,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个人的一点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