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大的恶性肿瘤不见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一九九八年,我刚刚九岁,每天晚上都跟随着父母到学法点参加集体学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早晨到公园去炼法轮功。当时什么都不懂,只是跟着父母一起去炼功学法,就这样带学不学的,直到二零一一年我大学毕业。大学毕业以后走向社会就放弃了修炼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我到一家私人企业当会计。工厂的女老板心地非常善良,自从我到这家企业去上班至今,在这两年的时间里,老板发现我没有正常的大便形状,每天都是频繁的上厕所,长期便的要么是脓,要么是血,多次劝我去医院看看,我都说没事的。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和老板到省城交完养老金,老板硬是把我带到省附属医院去做检查,检查完以后专家医生支开我,给老板说明了我的病情:诊断结果为恶性肿瘤――肠癌,肿瘤有五厘米,相当于鸡蛋那么大,而且长的位置离肛门只有七厘米,再加上里外混合痔疮和肛裂,医生对老板说:病情非常严重,必须做手术,肛门都保不住了,要通知我的父母极速的到医院配合医生治疗。

我回到办公室,看到老板眼睛红红的,我就问:“医生给你说我的病是啥情况?”老板说没啥大的问题。看着老板哭红的双眼,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回家的路上我俩谁都没说一句话。

我俩回到家中,老板避开我,把我病情的严重性给我父母叙述一遍,父母把我叫来坐在一起把病情告诉了我。一听说我得的是肠癌,我才二十多岁这是绝症啊,犹如晴天霹雳一股致命的打击伴着恐惧感快速的涌上我的心头,不知所措的流下了伤心绝望的泪水。

妈妈安慰我说:“肠子上长个瘤子,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便是肠癌把它切掉就好了。有病我们就看病。”紧接着妈妈又说:“你毕竟是得过法了,如果你还能学大法你的病也会好的。”我妈妈说的这句话触动了我本性的一面,我在心里就发了一个愿望:我一定要坚定学大法修炼。

第二天是二十号,我哥开着车拉着我爸,还有老板和我一起又来到省附属医院,我爸找到专家医生了解了病情,开了处方单子并交了钱,医生又联系了其他医生把我的肠镜检查提前预约到二十六号,拿了单子我们先回了家。

到了二十五号中午,女老板就提前来到我家劝我明天到医院做检查,到了晚上睡觉又开始劝我,又哭又说,整整一夜没合眼,一直劝我到天亮。那一夜我也没睡,也没说话,但是在我心中只有那坚定的一念:我要学法修炼。

二十六号早晨,女老板说:处方单子都开好了,钱也交了,让我们家人抓紧时间赶快去医院。当时我爸和我哥嫂都支持我去医院,只有我妈妈说:“让她本人自己选择,去医院做手术有“平安住院医疗保险”,补贴也很高的,钱嘛,没有损失,医药费全部报销,还有几张重大疾病的保险单保险公司还能理赔五十万呢。去医院我没意见,学大法我也没意见。但是今天去不去医院谁说了都不算,只有她自己说了算,就让她自己做主。”我爸听我妈这样一说,就说:“这件事就让她自己决定吧。”我说:“我不去医院了。”

这时老板急了,对我妈吼道:“她得的是肠癌!是癌症!命都保不住了,你看她全身都发黄了!”我妈说:“她已经决定学大法了,你先回家吧,我也知道你是为她好。”肠镜预约是下午两点钟,到了四点钟,老板看我没有去医院的意思,无奈的回家了。

老板走后妈妈说:“你有可贵的这一念选择了修炼,你就要放弃求治病的心,你如果能做到的话,我就带你去同修家,家里干扰太大了。如果你做不到,选择去医院,我也没意见。”我说:“能做到呢。”随后我和妈妈就离开了家。

从二十七号开始,我在同修家每天早晨炼五套功法,白天再听一讲师父的讲法录音。二十九号早晨我上卫生间排出了一堆像黄豆大小不同的带血的肉蛋蛋,还有很多的肉须须,还有排出的脓和血,又腥又臭。就这样,师父每天都在给我净化身体,每天都有排出不同大小的肉蛋蛋和肉须须及脓和血。

二十八号,女老板把我的病情告诉了我的亲戚,我小姑的女儿女婿、我大爹、二姑、表姐和小姑都知道我得了肠癌不到医院去看病,并说我让我妈给洗脑了。我家亲戚带上几万块钱领着老板在各县市到处找我,我的手机一直开着,又是发微信又是打电话,老板说她出二十万愿意给我看病,她们看我不动心,还是发微信、打电话恐吓我说:再限我两小时,如果下午六点钟约定的时间见不到我,就打110报警了。最后还是我妈妈回电话说:“我女儿又不是孤儿,她是有父母的,父母就可以决定她的自主权,我抚养女儿付出了二十多年的心血养了这么大,我不会拿我女儿的生命做赌注的,学大法肯定会显神迹的,去不去医院这都是我们的家务事,也用不着你们来管。”事后我二姨、小姨、二舅和小舅也想来阻止我学大法,我妈说:“你们都不要管了,我女儿学大法百分之二百的能好。”

过了半个月,老板没有经过我同意,独自和省附属医院专家医生预约好,强拉硬拽的又把我带到省附属医院去做检查,检查结果真的出现了奇迹,鸡蛋大的恶性肿瘤几乎没有了。又过了一个月,我把肠道最后排出的小肉蛋蛋用小瓶子装上送到医院去做活检,诊断结果为“纤维素性炎”,医学上所谓俗称的“炎症”,也就是说细胞虽然已经坏死了,但是坏死的细胞里面没有病变的癌细胞了。

现在的我身体越来越好,大便也有正常形状了,里外混合痔疮和肛裂的症状也没有了,全身的黄也消失了,皮肤也变的细嫩了,只要有人问起我的病情,我都会很高兴的说:“我炼法轮功炼好的。”

一开始排斥、反对、甚至还要报警的亲戚们,看到我身体的变化都觉的不可思议。我的老板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也慢慢开始接受、相信大法了,而且每天都会督促我抓紧学法,好好炼功呢。

我爸妈高兴的说:“才一个多月鸡蛋大的恶性癌瘤不见了,癌症变成了炎症,谢谢师尊的伟大付出!”我嫂子对邻居说:“我是亲眼所见,要不然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法轮功太神奇了!癌症都能好。”我表姐说:“你们法轮功真厉害!”

我大爹亲自来我家问我的病情,我妈说好了,大爹又问了一遍,我妈说彻底好了。大爹觉的不可思议,但最后还是说:“幸亏好了,如果上医院做手术的话,你这一辈子就成了一个废人了。你长的这个恶性瘤子太大了,离肛门又近只有七厘米,还有肛裂,如果做手术就要把肠子从肛门处切断,把肛头扎死,从肚子上开个洞把肠子接个软软的高级塑料管引到肚子外面带个屎袋子,肠子只要有便物随时都往外排,这是医生医治最好的办法,为了保命,病人都会默认的。”

我大爹的肠子就曾经长了两厘米大的恶性息肉,大爹的女儿(堂姐)是重庆市医院的医师,大爹的手术就是在重庆市医院做的。因为恶性息肉长在肠子中间,两头总共切掉了有二十多厘米长,肠子短了一圈,装的便物少了,每天又增加了大便次数,很不方便的。

我在心里万分的感谢师尊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师尊给我消掉了这么大业力,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了。我知道我是昔日得过法的弟子,但并没有好好实修,可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通过这件事让我真正的得法修炼了。我现在才悟到:我有缘能学到一部宇宙的高德大法,唯有精進再精進来报答师尊的佛恩浩荡,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