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成长 找到生命的位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过去的一年,我经历了不断的向内找和提高心性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埋藏很深的阻碍我修炼的观念。

首先是自我价值感和自尊,它们阻碍我说出心里话、讲真相,让我因为不想让别人不高兴而不能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我曾经与家人、丈夫甚至同修争论,都是针对我这颗心,看我是否能坚持原则。之前的我,会放弃原则,因为不想有冲突,我觉得不赞同别人会惹怒他们,让他们远离我。所以,我之前总是逃避敏感话题,如果对方很坚持就会表示同意。但是作为一个修炼人,我悟到应该有自己的观点、声音,表达真实想法,于是我开始尝试并学会坚持自己的想法,我的朋友把这说成是“找到生命的位置”。

过去,对不十分接受我观点的人,我很难和他们讲真相。他们会问许多挑衅的问题或者和我争论,让我必须据理力争,反复解释。这种情况下我通常无法成功讲真相,因为我无法回答所有问题,为了避免表达强烈观点避免冲突,我一般都放弃继续讲真相。我有一个很强的怕心,就是说出真实想法或有争议的观点,比如在当今社会信神是有争议的,我怕说出这些想法会让人离开从而使他们不能得救。所以,我一般会避开这些话题,试探对方的观点,从他们的角度理解问题,对他们的一些观点表示赞同,这样希望他们也能赞同我的观点。但是最近我意识到这种方法讲真相效果差。也发现我的强项,比如同情心强,能调和反对观点,对一些事情能够从不同的角度找到理智的平衡的理解,这些方面走到极端,在生活中变成了缺点。我悟到一个道理,如果太极端,即使是好事也会变成坏事,强也会变弱。一些我认为积极的品质,也有另一面,消极的一面。我意识到对他人的观点和欲望过度的忍让,在某种程度上违背了真。尤其作为一个修炼人,意识到这一点让我有自信谈论和维护在自己修炼层次认为对的观点。

去掉性格中的自我怀疑和自卑是个痛苦的过程,因为我从小就如此,影响我每天与人交往的方式。我觉得因为自己内心深处非常害怕被放逐和迫害,所以这种性格是一种生存机制。当我很小就有这种恐惧,也许是前世带来的,或者是我的祖先曾经被共产主义迫害而留下的记忆。自己从小的经历当然也是原因之一,我在共产文化盛行、艰难危险的时代长大。这种恐惧总是让我觉得说出自己的想法,告诉别人自己是怎样的人非常危险。当我刚搬到加拿大,十分惊讶人们竟然可以那么轻松的谈论自己、自己的生活、信仰和喜好。但对我和我的父母这样做却非常困难。那种感觉很奇怪,就象总是试图隐身、把自己藏起来,那种害怕暴露自己的想法一直使你退缩。小时候我读到过一个故事,一名犹太女子藏在纳粹集中营的地下室,她被迫出来找吃的,她试图在早晨点名时混在犯人当中,被党卫队军官认出并把她拉到旁边。军官经过她身边,闻到地下室的味道,认定她不是集中营的犯人,而是藏在地下室。我一直记得这个故事,因为被发现与其他人不同,想法不同而被迫害,这让我觉得恐惧。

当我意识到这种恐惧控制着我的生活,就开始去掉它。我开始学着分享我的感受、真实想法和我觉得重要的观点,包括自己对共产主义和现代社会其它乱象的看法。比如我对一位认识很久的朋友再次讲真相,效果非常好。我周围的朋友和亲人都被共产意识形态影响很深,一些人甚至是社会主义者。我的那位朋友就是那样的人,他读书很多,聪明并且善于主导与人的谈话,他赞同乌托邦社会主义的想法。过去我们发生过很多争论,我从来都输给他。最近我们去拜访他,我很希望继续向他讲真相,但知道非常困难,但是,这次我有了不同的理解。我坚信我的观点值得尊敬,我并不想改变他、说服他,而是想救他。我心中充满慈悲和尊重,并知道改变是一个过程,需要时间。那是一个不平常的傍晚,因为我们谈论了很多,我的朋友变化很大,许多观点和之前不一样了。他认真的听我讲并且对其中很多问题表示赞同。我没有想说服他或者指出他的观点不对,只是认真的倾听。那天傍晚非常温馨,他很高兴也很感激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在放下暴露自己的怕心的修炼过程中,有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杀了一个人。这个梦很令人不安,醒来我觉得这个梦非常真实,心情很沉重。不过,我知道那个梦是有象征意义的,并不是实际发生了那件事,所以我开始思考它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意识到在梦中虽然自己感到悲伤和内疚,但是没有后悔,于是我明白了这个梦暗示我放下了自己个性中的一部份,那一部份死掉了,于是我知道自己彻底变了。

我很感谢师父帮我走过这个重要的过程,因为那是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情和修炼的巨大障碍。它妨碍我和人们讲修炼人的世界观,阻碍我接受大法弟子这个重要身份,影响我作为修炼人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生活。我意识到不需要隐藏自己,自己的观点和心里感受对他人是有价值和意义的。过去我从来不讲我自己,现在我可以对修炼人和常人谈自己。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写交流稿,这多亏自己修掉了怕心和自我怀疑的心。我很能理解中国学员,他们的背景和心中的恐惧。我仍然在学着相信这个世界,不断提醒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没什么可怕的。包括不害怕那些拥有权力地位的人,受共产文化影响的人似乎对高社会阶层有所畏惧,因为惹了那些人会威胁到自己。

我曾经和一个同修发生矛盾,这对我是一个考验,在这个过程中去掉了对更有能力和权威的人怕心。和那个同修在一件对我很重要的事情上发生争执,我十分生气和沮丧,当时我觉得非常难忍耐,但是通过这一关,遇到类似情况我不会再害怕。我觉得去掉了畏惧权威和害怕矛盾的心。

在去掉怕心和自我怀疑的过程中,我意识到过去讲真相中从怕心中衍生出的妒忌心,表现就是强硬的要改变对方。我意识到尊重自己就是要尊重他人并相信自己的观点,这样才能让对方尊重和倾听你的观点。

我也去掉了必须有真相资料才能讲真相的执着。过去,真相资料就是我的拐杖,因为我无法讲自己的经历,所以就依赖传单和杂志。一天去见一个朋友,忘记带真相资料,我特别沮丧。但是后来一个同修点醒我,其实我不需要资料,人们其实更感兴趣你自己的亲身经历。下一次为了感谢一个同事对我在一个工作项目上的帮助,我请她吃午饭,我就没有用真相资料。她练瑜伽,于是我告诉她我打坐,她对我的话题很感兴趣。这是我第一次感到独立的与别人分享个人修炼故事。之后我被安排主持法轮大法教功活动,要用自己的话介绍大法,之前我很可能由于怕分享自己的经历做不了这件事,现在我准备好了。

过去一年,我正视自己的背景、独一无二的修炼路、用自己的方式修炼,现在我可以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修炼和对党文化的理解。师父帮我实现了愿望,去除阻挡我修炼的物质,并帮我暴露出党文化使我产生的想法、感受和态度:比如恐惧、自我厌恶、缺少主见、总往坏处想、总觉得自己是受害者的心态。去除这些执着让我“成长”。我开始更严肃的看待修炼以及与他人的关系,对自己的修炼负起责任。我觉得作为一个修炼者和一个人我成熟了,可以把别人看成对等的伙伴,对他们更加尊重,对自己更尊重,对时间更尊重。

说到对修炼负责,对我来说就是自己的修炼道路和其他人都不同,只是向师父交答卷。就是说我现在做的是我从法中悟到需要做的,不是别人想做的,也不是证实什么,只是我相信需要做的。在这条修炼道路上经常感到很孤独,但是有同修的鼓励、提醒,我十分感激他们。

我和家人及丈夫的关系也因为我的修炼出现变化。我开始重塑和父母的关系,作为他们的朋友,而不只是他们的子女。我也放下了对家人的怨。我更加珍惜丈夫,开始倾听他的想法。现在我尽量平衡自己的生活,多考虑他和他的需求,他对我修炼和做大法项目也很支持。

通过去执着,找回自己提高心性,还有另外一个收获,就是因为对修炼负责,我通过了一个很大的考验,过去几次都没有通过类似的考验。我在一个快节奏高强度的行业工作,曾经经历两次工作压力让我无法承受。第一次我精神崩溃,第二次我在工作时暴怒吓坏了同事。当时我感到自己无能为力、不想干了,心里充满愤怒、沮丧和不情愿,师父通过我的老板点化我有能力应付这种挑战,老板找我谈了我的情况,表示他觉得我有成为领袖的潜质,可以处理好压力,达到目标。当时我不想承担责任。其实那不仅仅关系我的工作,而是我在生活中的位置。现在我又承担着压力很大的工作,而且工作重点不断变化,需要迅速适应并拿出成果。这次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能够持续承受压力,因为我知道自己的使命,相信自己能够处理好。师父安排我这样修炼,相信我能够达到这样的层次。这方面的提高使我能够承担更大的大法项目,并同时平衡好自己的常人工作和个人生活。

这是我过去一年的修炼和人生走向成熟的经历。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