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在多伦多得法的弟子,自九九年宇宙中的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以来,一直跟随师父,在正法中修炼,二十年里走过了无数惊心动魄的历程,从个人修炼中的归正自身在人中的言行起步,到反迫害中认清邪恶,同时也渐渐看清旧势力的败坏表现,对照师父有关旧势力的多次讲法反过来看自己,归正着自己在旧宇宙不同时期形成的败坏观念和行为。再后来走到全面讲清真相的阶段,懂得要用心同化大法真善忍,全身心的为救众生而精進实修。一路走来,处处离不开师尊的保护、点化、指正和鼓励,在这里分享点滴,只是为了证实大法。

为了救度众生,大面积的讲清真相,加拿大“真相故事片摄制组”已经在拍摄真相故事片这条路上走了多年。由于旧势力就是不想让众生得救,所以它们对我们的干扰可以说是方方面面,一刻也不曾停息。首先就是经济上的截断,认为这样做出来才有威德。当初我们就从租一个不到四百元的小办公室做点小生意开始起步,记得那时我曾算了算自己手里的钱,心想就算是生意做不好挣不出房租,我自己出钱也要坚持把真相电影做下去。

稍微了解电影的人都会懂得,电影是几乎融合所有艺术表现手法的综合艺术,要实现电影的制作非常难,常人社会需要用大量的资金来实现电影的制作。如果没有钱,无法聘请足够多的好演员。设备简单,每人都需要干十几个人的工作,带着这样的团队去拍摄电影,常人中再有名的导演,恐怕都很难做到。我理解这样的神迹只有在大法的加持下,由充满正念的大法弟子才能呈现。

在正法修炼的前十年里,因为海外弟子很少,我曾经参与过不同的项目,做过主要的协调工作,当过记者、报纸编辑、时事新闻直播评论员,写过小说、诗歌和多首歌曲。我们在人的空间做了很多事,其实都是修炼,表面上来讲,确实配合了正法的需要和天象,但对修炼人来讲,也不过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值得珍惜但绝不是常人观念中的资本,不值得留恋和骄傲。

在后十年的修炼过程中,我对什么才是真正的走出人有了更深的理解。近些年的修炼中,我一直默默的做着一些最普通、最不起眼的工作:做饭、扫地、倒垃圾、卖货、收款、送货、给演员化妆、收拾衣服,打理后勤,这样的工作一干就近十年。合作的同修大多是后些年陆续从国内来的,我在和他们形成整体的过程中经历着心性的考验,体悟着大法更高深的内涵和更严格的修炼标准。

在具体做事的实修过程中,我时刻想的只有一件事:怎样才能把人救了。不断摸索中我悟到,当大法弟子能在相互配合中形成整体,在彼此协调的过程中没有间隔时,大法的神奇就能在人间展现,法中巨大的能量就会唤醒人明白的一面。这种形成整体的修炼状态,会呈现在我们制作的影片中。

二零一七年“新世纪影视基地”成立后,新的影片一部接一部的出,来自常人社会各种电影节的奖项源源不断,影片通过明慧网传播到大陆,成为大陆大法弟子传播真相的利器。越来越多的同修参与到了电影的制作和推广中,大家也都是义务的付出不求回报,整体的凝聚力感动着每一个新来的人,其中很多是年轻的小弟子,他们工作中也体现着平和、忍让、处处关照他人的风格,紧张的工作片场,时时能听到大家开心的笑声,让我们这些老弟子非常感动和欣慰。

由于电影工作的高强度,我必须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一年中我们很少有休息日,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如何平衡好常人中的角色也是我的修炼课题之一。我必须时刻提醒自己:我今天在人间的唯一意义就是传播大法真相,让众生得救,其它的一切都不能干扰。一天的时间是有限的,照顾几个孩子的时间不得不压缩到最少,由于在人这皮囊中生活,人心人情就是我要战胜的魔障。身边的朋友都送孩子去参加各种才艺培训班,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我觉得自己需要坚定的是正念。

每当人念悸动时,我就对自己说:孩子们从小在我这个大法弟子的教导下成长,他们学着《转法轮》,就是师父的小弟子。他们每个人从小长大没有看过医生,这已经是得到了大法最大的保护和恩惠,是最幸运的生命了。我要坚定的信师信法,做好大法弟子助师正法中救度众生的工作。对孩子们的照顾,常年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生活需要。我把孩子也当作是自己项目中的同修,他们的付出和承受也都是为了众生,这也是他们来做大法小弟子的心愿和使命。

因为参与电影这个项目,旧势力对我和孩子们的干扰迫害从来没有放松过。为了分散我的时间和精力,他们经常干扰小弟子。比如最小的孩子在家里非常懂事,乖巧可爱,一到学校就变成另外一个人,完全无法正常上学,成了“特殊问题儿童”,我几乎每天都被学校找去,帮助老师照顾孩子,这种魔人的状态断断续续的持续了近三年。

起初我看不清问题的因缘,一直本着修自己的思路去面对,是不是不符合常人状态?是不是对孩子的情放不下?是不是要暴露我还有急和气的魔性等等。一路修来我确实变的非常平静、忍耐,心的容量不断增加,我想到:今天是自己的孩子天天给自己制造麻烦,年复一年,自己绝不会放弃他,如果是其他众生呢?我也一样要有这种绝不放弃的意志。

心性魔练确实让我有了对生命深深的理解和包容。但孩子失控的情况还在反复,人间的表现严重到警察强迫我带孩子去看精神科医生。我悟到,这一切的干扰表面上是帮助我提高,实质上都是冲着救度众生的干扰。师父说:“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1]

我把心一横:孩子我交给师父了,什么结局都是人各有命,无需执念,不管孩子怎样,我都坦然面对,绝不会停止我参与救度众生的工作,然后再心静如水的发正念,否定邪恶对孩子的干扰。结果医生给警察出报告:孩子是健康的,无需治疗。孩子在学校也突然就完全正常了,老师和警察都百思不解。

另外一个孩子刚刚進入青少年期,出现了常人孩子一样的逆反,接触的都是常人社会变异败坏的音乐、游戏,学校里极端自由化的环境让老师的教学都变的很艰难。尽管我也和很多家长同修一样,非常担心自己的孩子毁在常人中,同样也曾非常渴望孩子能到神圣的飞天去上学,远离危机四伏的常人社会。但我也想,只让自己的孩子逃离这样的状态不是目地,我们要救的人不都是生活在目前这样的状态下吗?怎样能引导整个人类走出这样的状态才是出路,改变众生的乱象本身就象教育自己的孩子一样,需要持久的,充满恒心、耐心和慈悲心。

孩子有了不正确的变异表现,我想到的是不能让他给师父添乱,应该自己带好他。抱着这样的信念,我没有执着的安排他上什么培训班,也没有一定要让他如何发展的念头,只是坚持每天带他学《转法轮》。今年六月(就是上个月)偶然注意到,明慧网又发了舞蹈班招生的通告,我想:明慧又发通告,也许是救度众生的需要,给孩子报个名试试,也许他能在救度众生中发挥作用呢?报名的第二天就得到了面试的通知,第三天孩子就被飞天录取了。孩子到了飞天非常的努力,每天都在飞速的進步中,我心中的喜悦真的难以言表。

大孩子大学毕业后也是一路顺利,刚工作一年就找到了至少需要三年经验的、非常好的白领工作,他的事不用我操任何心,很好的圆容着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生活状态。我感受到这些都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一路走来,在救度众生中实修自己,我真正的体悟到,正法弟子心怀众生就能与大法同在;心怀众生就能看破旧势力千变万化的干扰破坏;心怀众生才能走出为私为我的旧宇宙本性;心怀众生才能时刻被大法的美好所包围、温暖;心怀众生才会意志坚强,智慧层出。今天,师父帮我把常人中方方面面的担子都减轻了,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真相片的制作中,我唯有更加精進的在救度众生中实修,才不辜负师尊赐予我的恩典。

以上只是二十多年修炼过程中的点滴,仅以此证实师父的伟大,正法修炼的伟大。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