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个修炼提高的机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师父明示:“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最近我有一种感觉,修炼到最后了,面对不同的状况时,如果能抓住每个机会修自己都能提高一步,不然机会一过就很可惜,再找也不会再有了,所以抓紧任何一个机会修才是现在我要做好的。以下是自己的一点体会跟大家分享一下,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面对多位老板时

今年年初多伦多的大纪元和新唐人真正的合并了,我发自内心的高兴,这可是我盼了多年的愿望啊,我们终于成为真正的一家了:资源共享,一起学法炼功,一起吃饭,一起过关,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但万事开头难,刚合并时有点乱,我从原来的新唐人的办公室主管变成了纪元媒体集团的办公室总管,刚整合时,我做的任何决定都要各方同意,我才可以顺利执行,不然你会做不下去,对我这个急性子的人,可真是考验耐性了,我也闯了不少祸。

记得有一次我私底下跟同修沟通好了,让一位同修多做一份兼职。一天老板C劈头盖脸把我说了一通: “你把我的人都给吓跑了,人家辞职不干了,现在本来人手就少。你就是太强势了,什么都自以为是,别人看到你都怕,都发抖。” 我知道自己闯祸了,我赶紧解释我是好心想让同修能多点收入。老板C根本就不想听我的解释,气呼呼的离开了。我马上打电话给那位同修,他一直不接我的电话,我就一直打,最后他接了,我求他原谅我没有沟通好,让他误解了,我哭着求他回来上班。同修就是好,他很快就答应我第二天回来上班了。

我在办公室哭了很久,不明白为什么好心还做坏事,不明白为什么我一直配合的老板C(他从来要我干什么我都是尽力配合),对我这么严厉的批评。回到家已经十二点,我看我还是在不停的流泪,我就在车库里继续哭,因为我不想回家给先生看到我哭,我担心他不但不安慰我,还会给我伤口上撒盐。因为他常给我一句话:“这点关都过不去,还说什么生死关呢?”

我在车库继续哭了半小时,期间很神奇,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感觉就是委屈。突然转到第二阶段时,没有委屈的感觉了,是一种内疚的泪水在流,觉得自己修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是那么差劲,觉得老板C说的“太强势,什么都自以为是,别人看到你都怕”都是对的,因为平时别人说我,可能我都不以为然,现在让你觉得信任的人给你那么一棒子,你才会有感觉,才能彻底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才能下决心改。然后到了最后階段,我流的是感恩的泪,我感谢师父还给我继续修的机会,我感谢同修对我的负责任,不怕得罪我而严厉指出我的不足,让我能彻底认识到自己要修去的执着。当我在心里不停的感谢师父的同时,突然间一股热流从头灌到脚,我知道师父鼓励我,我突然全身轻松了很多。谢谢师父!

第二天还是有点没彻底放下,就找了老板A和B诉苦,说我不能胜任这个职位,提出是否能给我做其它的工作,老板A和 B都说“去哪找这么好的修炼机会呀?!”跟同修诉苦时,他们都笑我说:“你现在不做这个你能做什么?回来当销售?天天出去讨钱还给人骂?现在这么一点关都过不去,还怎么修呀?看来辞职不行还得继续干,我只好给老板C短讯说:对不起,因为我的沟通不好造成你们的麻烦和问题,特此表示道歉!也请原谅!同时也谢谢你的提醒和批评!不然我还真不知自己那么差劲,一定改正。”老板C回复我:“都是修炼过程吧。谢谢你。”我非常感谢我们的矛盾这么快就化解了。这里我也体会到一点,就是当我们跟协调人有矛盾时,不能从个人的情绪上去衡量对错,协调人对我们的批评和指责,可以说他们是从整体的利益出发的,如果我们对协调人抱怨当成是针对个人的话,我们很容易就产生不满,接着就可能抵触,然后就会演化成对着干,最后就发生“我不干了!”协调人也就只能是“不干拉倒!”这个时候谁最高兴?旧势力最高兴。所以我们千万不要上当哦!在这正法时期,作为大法弟子,有什么比得上在正法项目里工作和修炼更神圣的呢?!

面对需要放弃时

两大媒体整合后,我要管理四个单元。工作量增加了好几倍。老板A为了让我到人多的单元上班,就说让我任挑一个办公室给我自己。我刚把小办公室整理好,就有不少同修来找我交流,自己关起门来时,感觉还真有点“当官”的滋味,心想干了十几年了,终于有点官的样子了。但好景不长,椅子还没坐热,老板A跟我说:“有人反映你在里面比较吵,另外很多不少长期干了很多年的主管也都没有自己的房间。”我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说:“我会退出来。”这时老板A又说:“我们的前台一直找不到人愿意坐,怎么办呢?”我一听更明白了,我说:“对,我可以坐前台。”我看老板A一下眼睛发亮,露出很欣慰的笑容,因为我一下子帮她解决了两个大问题。我突然觉得自己很高大,感觉到我的功“呼”就上了一大截,觉得自己就象师父讲过的那个让房子给别人的炼功人:“地上的石头踢来踢去没人要,那我就捡那石头。”[1]

但回到家后,自己想来想去感觉怎么象被骗了一样呢?“官”也当不成了,还成了一个“看门”的。不平衡的心出来了,晚上学法时,感觉自己的功“呼”的又下来了。第二天表面上还是高高兴兴的把东西搬到了前台,当个个都问我怎么坐这里时,我好象还不好意思回答。更让我尴尬的是,同修進進出出时,称呼我的有“小姐”,“阿姨”,“张女士”,“张太太”,有的还叫“靓女”,我简直都有点受不了了。可能看我过不去,晚上就做了个梦:展现的是“白日飞升”的景象,因为我在办公室的最前面,所以我是第一个飞出去的。醒后我感动得赶紧给师父磕头道谢!谢谢师父的鼓励:因为弟子人心重,没做好,让师父操心了!我现在安安稳稳的坐在前台,特别高兴,進進出出的同修还不停的给我吃的,同修说我把前台装扮得象花园一样!我想我们的媒体在往世界最大的媒体迈進,我们的前台就要象一个大媒体的样,当然也希望更年轻和更漂亮的同修来坐我们的前台。我相信我们会有这一天的。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英文大纪元从二十二日开始就成全付费报纸了,我在前台也可以卖报纸了,所以我现在不只是个看门的,还是个报纸摊位老板了。

面对同修帮助时

我是一个热情开朗同时也是暴躁的人,在修炼的路上去暴躁的心一直很艰难,但幸运的是我周围有很多帮我的同修。刚整合在一起的时候,同修有的说:“这回升官了?感觉怎么样?”有的看到我来办公室就说:“领导视察来啦?”有的看到我在倒垃圾就说:“哇,领导亲自倒垃圾啦,不错。”有的看到我在涮碗,就说:“想当小和尚吗?快点长功呀。”开始听到这些话时,也都知道同修都是在开玩笑,但感觉就是不怎么爽,我会顶回去说:“升什么官呀,只不过是厕所多了几倍,要服侍的人员多了几倍。”“什么领导呀,只是多了几倍的活干而已。你来干呀。”

后来我意识到其实不要以为同修是挖苦你或者是讽刺你,其实是在帮你。

有位同修每次遇到他,他都是说一些风凉话,有一次他很晚才来到厨房看是否还有午饭吃,我问他吃了吗?他没好脸色的说:“吃了还来这干什么?”我就问他说:“我怎么每次跟你说话你都是这种态度?”他很认真的说:“不管我怎么对你,那是我的事,但你一定要对我好。”我一听,这句话很在理上,我马上笑脸相迎的对他说:“你说的对,这里还有点吃的,你好好享用吧。”他也笑了,以后他就没有再冷言冷语了,我反而觉得没意思了。

还有一次他很真诚的说要我帮忙他一下,我一口答应了,帮完他后,我问他:“你好象很讨厌我是吗?不然为什么你常常一开口就讽刺我呢?”他笑着说:“其实我也没那么讨厌你,我只是觉得逗你生气后我特别高兴。”我马上意识到我应该向内找,这不是很明显的告诉我:我很容易一碰就炸吗?所以我赶紧跟他说:“太谢谢你了!”真的发自内心的感谢他,不然谁会这么傻帮别人修啊。我这个暴脾气不是这么磨真的很难改啊。自那以后我就下决心要好好改我的坏脾气了。

但不是说改就可以改的。早晨的媒体晨炼我要负责炼功音乐,我就在一个靠近音乐的位置上,一位同修B就说:“你还挺会选好位置的哦。”我马上没好气的回复说:“给你啊,你来负责放音乐啊。”同修说:“我怎么表扬你都不知道呢?还发那么大的火,党文化。”我说:“你要表扬就不会好好表扬吗?为什么要惹火别人呢?难道你这是传统文化吗?”

当我意识到我那坏脾气还是在发作时,我下决心说,以后我一定要静心想想别人说什么再做反应,其实同修说的对,我就是自身的党文化太严重(尽管我是一九九五年移民加拿大的,出国已经二十四年),才有这种不能被别人说的表现。还有就是一种不平衡的心,觉得自己这么辛苦,每天这么早来准备好东西让大家来炼功,一直在等表扬,谁知这个表扬不和自己的心意就马上原形毕露了。其实我常常会犯这个毛病,对同修,对家人都是一不顺意就火。

其实深层一点挖,我悟到为什么同修喜欢给我讽刺的话呢?其实也就是自己招来的,因为自己跟别人讲话的时候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有什么说什么,有时还很刁钻,伤了很多同修的心。有位同修曾经跟我说:“其实你是一个好心肠的人,只是发脾气的时候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爱怎么发泄就怎么发泄。你啊,想发脾气的时候,就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肯定能抑制自己。”

面对同修赞扬时

自从大纪元新唐人合并为媒体集团后,为了建立更好的修炼环境,让更多的同修参与媒体的集体晨炼和集体学法,我每天四点半起床,提前赶到办公室煲粥和准备早餐给大家,还负责炼功音响。后来参加的人数越来越多,都变成了“僧多粥少”,因为服务于大家,所以常常会听到同修的夸赞,但幸亏每次受表扬时都会有“挖苦”的回答让我不至于生出欢喜心。有同修感受到天天可以炼功学法后还有美味的早餐吃,就真诚的对我说:“有你真好!”但马上就会有同修说:“是的,有你真好,让大家可以修得更高。”其实我能明白这位同修的意思是因为我常给同修过关,大家在我的指责中提高着心性。所以我想我一定在服务于大家的同时不能有指责和埋怨心。

还有一次,一位同修问我多少岁了,我说我五十六了,很快就到六十了。同修惊讶的说:“我一直以为是四十多呢。”我正美滋滋的时候,另外一位同修就说了:“你以为别人说你年轻呀?其实是看你平时的言行很幼稚,不象那么大岁数的人。才觉得你岁数小。”我很感谢同修的提醒,我说我会改掉我那口无遮拦的坏脾气。

最后以师父的讲法与大家共勉:“作为媒体来讲,要做好应该做的事情,那就得修好自己。所以修炼呢,对大家来讲,对每个参与媒体的大法弟子来讲,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你的修炼好坏决定了你的救人力度,你的修炼好坏也决定了你的工作成效,这是一定的。”[2]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

(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