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让自己全身心溶入法中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我今年三十一岁了,是二零一八年三月才开始在家自修的法轮功新学员,想跟各位同修谈谈自己学法的过程。

我自小被灌输的是中共控制的教育,这样的教育只重功利,重分数,并不讲德性和修养。我虽然一直在学习上取得不错的成绩,但我很少对这些正在学习的教材内容感兴趣,而对中共政治相关的说教更是反感。相信身边的同学也是一样。在这样严酷而乏味的学习过程中,学生都丧失了好奇心,以及阅读的爱好,不管是成绩好还是差的学生。

不过我在课外仍花了大量时间去读课外书。印象中当时最喜欢读的书是一本画报,内容多是世界各国的风土人情。我所看到的自由民主国家的人民都是真诚而友善的,和课本中读到的不相同。

记得在小学的时候看到一本小册子,里面有诋毁法轮功的部份,当时它引起我的特别关注,由于我接受了党媒对法轮功的宣传,因此我对它讲的这些内容是认同的。但是这些篇章写得极不文雅,时过二十余年我仍记忆犹新。我当时就想,一份给小学生的教材怎么可以用这么粗俗的话来写呢?

高中时我家买了电脑,能上网了。我下载了一部电影,电影中插播了《江泽民卖国》。当时我就知道了江泽民是个道德败坏的人。但是对其中关于法轮功的片段,我仍然不认同,我认为法轮功就象中共宣传的那样……甚至跟人谈到法轮功,我都愤愤不平。

我考上大学的时候,得到网友帮助拿到一个翻墙软体。翻过墙看到的就是真相。使我真正转变的是《转法轮》一书。读了这本书,我对修炼有了正确的认识,同时认定法轮功是正法,他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通过明慧网的文章,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都是真心为他人着想的好人。看了《伪火》,知道了天安门事件原来是摆拍造假。正在中国各地监狱中苦受暴力酷刑的人,其实都是正常人,和我一样的人,甚至是比一般人都要好的人。

从此以后我成了一个帮法轮功讲真相的人,热情的给同学、同事安装流畅的翻墙软体,并讲述法轮功是个好的功法。我当时这样去讲,他们并不接受,因为我那时还没有开始修炼法轮功,所以也没有能用慈悲去感化他们,因此我的介绍也仅是止于说出事实真相而已。

我之所以没有炼法轮功,是因为我自小就想修炼,经常闭目静坐。我同学都知道我有这个爱好,大概现在他们知道我走上修炼的路也不会感到奇怪吧。并且我还出了功能,我在梦醒时分会看到逼真的三维色彩画面,还能听到美妙的音乐,妙不可言。但是越想看仔细就越是看不到,音乐越想记住就越不好听。

我自编功法,自以为了不起。当时我不知道,我一个常人怎么可能白手起家自创一套气功!由于没有正法指导,也没有重心性修炼,原有的功也就慢慢消失了。二零一七年下半年之后,我就基本不再做这样美妙的梦了。

后来我深入学《转法轮》,读到:“这个人必须确定了他真正要修炼的同时,他才能够出功能的,不能当作主要的目地去修。你要炼这些东西干什么?就想在常人中用?那是绝对不能让你随便在常人中用的,所以你越求越没有。因为你是在求,求本身就是执著心,修炼要去的就是执著心。”[1] 我才知道我是动念去求了,所以越求越没有。

我在七、八年前就完整读过《转法轮》了。二零一八年三月份,我因公司原因失去工作,有了一点时间。我终于决定放弃之前的一切,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后悔自己做这个决定太晚。但是这一年来,因为工作过忙,我并不精進,很多病业都没消,特别是脊椎侧弯的病痛更使我在学法炼功中懈怠。直到二零一九年五月下旬,我看了师父的《对澳大利亚学员讲法》录像,才意识到全宇宙的神都要在这一次的正法当中从新安排,我这才对法轮大法有了更为全面而正确的认识。

自此我就全身心溶入法中,每日学法补课,早晚炼功。在遇到难关过不去时,在打坐很难受时,我就在心里默念师父的名字。师父讲过:“都得法了还怕什么。过去讲:朝闻道,夕可死。”[2]一个人得法,看上去好象就拿经书来读一读,其实他不知道他的前生,生生世世经历了多少苦难,才能够在这世得法。得法是多不容易啊,又是多可喜的一件事啊!

在一次炼到半夜十二点之后,我还抄了一小时的经书。但是那夜我却睡不着,两次出现“鬼压床”。我看不到这些“鬼”,就只有极端恐怖的感觉,我就对这些苦大仇深的“鬼”不断的念“真、善、忍”。念着这句话,我也不怎么怕了,直到念到这种恐怖的感觉消失为止,我流泪了。那晚我还在一个很短时间里出现一个现象,好象整个人随着大法轮在转,还听到《普度》的音乐。我想这是师父对我的正念的肯定吧。

师父说:“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3]。我是一定要在大法修炼的路上走下去的。

就写到这里,很多地方及见解还很不到位,不足之处还请同修们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