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是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日】父亲虽在迫害前开始学法炼功,而我的母亲与我一同在二零零八年步入大法修炼,但是我们都是从二零一一年,才开始真正实修。我们一家三口在这近十年的修炼路上互相扶持和鼓励,在师尊的慈悲看护下,经历了无数神迹,特借此文,浅述其中几件事与同修交流,向师尊汇报。

一、师父帮我们解决难题

我母亲并没有很高的学历,在得法前因家庭原因早早在社会上打拼,落下了一身病,性格更是强势和暴躁。但这些在得法后通通改变,不但身体好了,更是把利益看淡,并且全身心投入修炼和救人,其实我最佩服母亲的是她的专注和信师信法的赤诚之心。

母亲是我们当地的技术同修,实际上她一个英文单词都不认识,之前也从未接触过电脑、打印机等。在我幼时,经常看到这样一幕:母亲面对拆掉一半的打印机束手无策时,就放下手头的一切,在师父法像面前跪求师父帮助,再回去不知不觉就把打印机修好了,具体怎么修好的,她也不清楚,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是师父把着她的手在做。因为当时没人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一切只能自己慢慢探索,就这样母亲和其他同修一起把我们这里积压的已报废的二十多台打印机全部修好投入运行,在师尊的帮助下,大大减少了损失。

在早些时候,只有少数同修上明慧网下载真相资料,然后大家用优盘相互传资料,但是一次大家传来传去发现优盘找不到了,也不知是落在谁那里了。为了不耽误救人進度,我们就想再买一个新的,但母亲同修诚心跪求师尊帮我们把优盘找回来,她当时就一念,就算丢了,师父也会帮我们找回来,因为那里有大法真相资料,不可落入常人手中。

师父真的再次帮了我们,我们竟然在给师父法像供水果的盘子里找到了优盘。我们可以确信没人会把优盘放到师父的供盘里,但是原优盘真的就实实在在的躺在供盘里,找到的那一刻,我们又深刻感到了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

二、师父保护,有惊无险

我们一家三口每周一起去发真相资料,那时我十岁左右,爸爸骑摩托车,驶入小巷子或周边村镇,妈妈坐在后座发资料,我坐在爸爸前边发正念,我们分工明确,配合默契。一年四季都是如此。

北方冬天的夜里很冷,我就裹上爸爸的羽绒服,在路上虽然常常冻得手脚没知觉,但是回家马上就能恢复,也不会被冻坏。带着我的好处就是有人看见我们,也只以为一家三口在走亲戚,多次有惊无险。

一次,我们在冬夜十一点左右发完资料准备回家时,因为路上太黑没有路灯,我们都没有看到路口有一个没有井盖的井。当我看到时,我们已经驶入了井的边缘并向一边倾倒,这时爸爸一脚撑在了井盖边缘的另一边,而我的正下边是黑黑的井,我只能死死抱住摩托车的车把,才没有掉下去。事后爸爸妈妈都说没看见井盖,可是在我的视角,摩托车前轮分明已经驶入了井里,而事实是摩托车前轮恰好轧到井盖边缘,我知道,这是师父拽了我们一把,才没有掉到井里。

我们还经历了三次车祸,均有惊无险。一次母亲在街上,所有人都目睹了一辆摩托车直冲母亲撞来,却在离母亲不到十米处急刹车,车主被甩到离母亲二、三米处,若没有刹住车,母亲根本没有时间反应去躲避;第二次是一辆家庭小轿车直向我们撞来,却在半路上象被无形的手按住一样,与我们擦肩而过,差点开進沟里;第三次,妈妈在马路上骑电动车摔倒后,一辆大车就在妈妈身边驶过,如若不是师父保护,大车就从妈妈身上轧过去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我们做这件事情也不允许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这些事情当时我们都不害怕,但过后都会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和对师父无尽的感激!

三、做最正的事 中考顺利

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中,我们通过交流,决定参加起诉江泽民。父亲在明慧网上查看了相关法律文件,所以我们在发送了我们家的诉江信件后,帮助同修整理和发送。那时正好是我中考前夕,每晚父亲修改整理同修诉江手稿,我负责打字转换为电脑文档。我们争分夺秒,常常忙到半夜。但是我第二天上课丝毫没有倦怠之意,一直到中考都是如此。

那时正好师父新《论语》刚刚发表,我马上就背过了,于是和母亲一起在上学、放学路上都背《论语》和《洪吟》,甚至在考场上静候发卷子的时候都在背,结果发现考试十分顺利,我不擅长的题型都没有出,我最差的科目数学考了我们班第一名,我的最终成绩是我初三一年中考的最好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时虽然很晚睡,也没有用课下时间去复习,但每天都在做最正的事,每天都在正念中,心中没有杂念,所以才会有好精神、好成绩。

风风雨雨我们走过了近十年的修炼路,全家都能够走進大法是师父给我们开创的珍贵的修炼环境,我们也十分珍惜彼此的缘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