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孩子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二零零七年的最后一天,是我和丈夫相识的日子。新年过后,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单位上班。在他第一次来看我时,告诉了我法轮大法的真相,由于相处的时间短,他说的话我并没有全信,可是面对一个朴实诚恳的他,又无法断定他说的不对。

丈夫的姐姐和一些亲人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她们时,没说上几句话,她们就开始告诉我法轮大法的真相,那份渴望我能够得救的心似乎包围了我,从而那些真相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二零零八年六月是我和丈夫结婚的日子。就在结婚前一个月,丈夫接到了单位通知体检结果的电话,说丈夫当时患有传染性乙肝,暂时不能上班。当时丈夫告诉了我这件事,说他妈妈的家族几乎都是乙肝患者,几乎是遗传性乙肝,还说结婚的事由我来做决定。当时我想有病可医治啊,没事。

结婚后,由于调动单位,需要体检报告,结果发现我也是传染性乙肝。当时去了三家大型医院检查结果是一样的,而且医生说我们不能要孩子,不然孩子百分之百是乙肝。当时感觉天都塌下来了,我们都没有了工作,也没有任何收入。

我在肝胆医院办了住院手续(不办住院手续不给打针),每天打完针就回家。在我打针的第六天,我的表姐和姐夫来我家做客,丈夫对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真相,我也把我知道的全部真相都告诉了姐姐和姐夫。就这样姐姐和姐夫三退了。第二天去医院打针时要抽血化验,等化验结果出来时,医生惊讶的说:“化验的数值都正常了,你怎么好的这么快?”回家后我心想一定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乙肝不是这么快就能好的病啊!

丈夫之前由于单位里忙的关系,一直没怎么学法,不过,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八年,《转法轮》这本书他走到哪都带着。二零零八年他开始学法炼功了,不久身体的病全好了。后来,有的时候我也跟着一起看书。

二零一零年,我们的儿子出生了,经医生检查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由于工作的关系,在孩子八个月时,我们送他去我母亲家,由我母亲照顾。在儿子大约二十几个月时,出现高烧、咳嗽、呕吐的现象,打了几天针没见好转,我母亲又把孩子送去我哥住的城市打了几天针,母亲见孩子不见好转才通知我,我去了之后带着孩子又打了几天针,孩子还是吐得厉害。

这时我想起了我所在的小城市有一家大法弟子开的诊所,口碑很好。找到那位医生后,她说担心孩子得肺炎,先给他听听,我刚解开孩子的衣服,她看见孩子身上戴着大法真相护身符,就笑着说:你就念“法轮大法好”比你打针都快。她听完后说这孩子来的及时,再严重一点就是肺炎了。当时给孩子打了一个点滴。回家后,我抱着孩子在炕上念了一下午“法轮大法好”。第二天孩子就好了。

儿子二十八个月的时候,就接回我们身边上幼儿园了。再后来的几年中,儿子每次高烧时他自己就念“法轮大法好”,每次都是念着念着就好了。

儿子五岁那一年,一次他发高烧有点严重,我给他喝了很多糖水,然后用厚厚的被子盖上,心想多出点汗就好了,然后在他身旁念《转法轮》给他听,心里一直想着让他快点好起来,时不时的还看看他出没出汗,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一点汗也没出,也不见好转。我突然想到我这是在干什么?只顾读法给孩子听,自己根本没有学进去,这对师父、对法也不敬啊。

当时刚好学到第七讲,看到师父说:“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它是属于阴性的东西,属于不好的东西。而那些不好的灵体,也是阴性的东西,都是属于黑的,所以它能够上的来,这个环境适合于它。它是导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这是最主要的一种病的来源。”[1]

当时我想这也不是病啊,于是我静下心来学法,当我学完放下书时才想起孩子,一看孩子把长裤换成了短裤睡着了,被子也踹了,枕头上全是汗水,一摸,身上一点也不热了。

儿子八岁时,上一年级了,听法的时间就少了。就在他一年级下学期还没开学的时候,他在我工作的单位发生了一次意外事故:有一个几十公分高的三相电机器的中心轮咬住了他的羽绒服,把他不知抡了多少圈。工作人员看到后急忙拉掉电闸,其中一个工人吓的都不会动了。当时我正在做饭,当我把孩子抱到怀里,看到从他的嘴角直到额头都是一些点点,鞋和袜子都没有了,脖子上戴的针织脖套和帽子都不见了,脖子被勒坏了,羽绒服被搅得细碎,孩子说:“妈妈我没事,我想回家听师父讲法。”

这时我发现儿子的四肢都没有知觉,右胳膊上臂肿起来了。在去医院的路上,孩子一直在听师父讲法,一直也没有说疼,也没哭。到医院后,我嫂子已经找好了医生在医院门口等着了,医生首先看了孩子的脑袋,说:“奇迹,一点没受伤。”接下来拍片一看是四肢骨折,当时我就觉得呼吸很费力了,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气管,眼泪不停的流。

儿子进了手术室。手术出来后,医生说孩子的手术很成功,然后一边下楼一边说:“这孩子捡条命啊!真是捡条命!”

儿子手术后醒来时,由于过度惊吓,说话语无伦次,他所看到的东西是我们看不到的,还不停的说。亲人都说他不正常,怕是吓坏了,让我赶紧找个会看的人给看看。这下倒提醒了我,我心想:“我们有师父管,师父说了算。”于是我把师父的讲法录音放给孩子听。几天后孩子完全正常了。

可是儿子的眼睛出现了一片血红色,看上去很吓人。我哥哥就把孩子的眼睛照了相后去找眼科专家,结果医生刚看照片就说:“这是窒息憋的。真是捡了条命啊!”

当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就发现儿子的右手没有任何反应,怀疑是神经受损,说观察一段时间看看,不行还要做手术。后来我们出院了。回家后,我有时间就和儿子一起学法。又过了一段时间去医院复查,拍片后医生说,这孩子的骨浆长的比成人的一年还要快,可是他的右手还是没有反应,再不做手术就耽误了。我没有同意做手术。医生对我的决定很不理解。

回家后我去找同修,同修就把她所在的学法点搬到我家来了,每天下班同修们就来和我学法、发正念。三天后孩子的手能抬起来了,五天的时间全好了。

六月份的时候,我带儿子去医院取钢板。医生看到孩子的手以为在别的医院手术了,特意看看他的胳膊有没有手术的痕迹,然后说:“奇迹呀!”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