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讲真相 一路神助乐悠悠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我是一名七十四岁的女性大法弟子,在二十年制止中共迫害的过程中,我始终坚持面对面向广大民众讲真相,清洗民众头脑中被中共灌输的谎言与毒素,从中有很多收获,我真切的感受到每一步都是师父在看护,正如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下面讲几个片断与世人朋友交流。

一、一个男子给我指路

二零一三年的一天,我独自一人在一条河堤边的农户人家讲真相,讲完一家农户后,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站在路口告诉我:你不要往前面去了,你转回去。只见他四十多岁的样子,穿一件秋衫,一只裤脚高,一只裤脚低,好象正在忙碌的样子。我因一般不走回头路,又看前面是一个庄园,四面都是房子,还是想往前走。男子说:庄园里喂了很多狗,你不要去了,说完他就走了。我就朝右拐進一条横路,那男子就走小路往庄园方向去了。

我讲完了一家农户,刚走完最后一家,那男子又站在前面。我心想他怎么走的这么快,我是从屋前面走的,他是怎么来的呢?我还准备往前走,他说你别走了,你去了转不出来的,那里没有人家。我说看那里有很多人家,他说那是湖那边的,你过不去的,你往右拐,这边能走,可以上河堤,我按他指的方向在河堤上发完了资料,正好上了公路。我后来专门去察看那里地形,每家农房后面都是菜园,而菜园全部抵着稻田,根本就没有路。我悟到那男子就是师父的法身安排来帮我指路的,谢谢师父慈悲看护弟子。

二、在湖区小道上穿行

我所居住的地方地处长江中游,是著名的江南鱼米之乡,这里河流湖泊星罗棋布,人口也很多。过了些天我又到上次的那地方去讲真相,这次就走没讲过的地方。我来到河堤上,见河边上一个庄园,四面都是人家,打着一米多高的围墙,还安了铁栅门。我来到庄园门口见一个女子,就想给她送一个护身符,那女子说不要,我就继续往前走。这时见里边一个男子开门出来,他没吱声。

我发完了堤边的人家又来到垸子(在湖泊地带挡水的堤圩)里,垸子里有一条水沟,沟这边是大马路,沟那边住着很多农户。我就到沟那边去,遇到人就讲真相,没有人就往农家发资料,不知不觉就来到一个丁字路口。这条路是往田里去的,路边没有住房,只见路口有一本真相小册子,就象刚刚发的很干净的,一点也没弄脏,我当时想是有人来发过资料了,但我想这也没有人来过呀,我立即悟到是师父点化我,别往前走了,再往前走可能不安全。

我就右拐弯走田埂,走了一段空路就有一排人家,发完了这排人家我再往右拐就到了湖那边去了,这时资料也发完了。湖那边共有三排住房,我就走后面一排,走到尽头就是一条大水沟。我就问这排最后一家的女主人:这条沟能不能过去,她告诉往右边顺着沟埂端直走,前面有个土坝可以过去,过了土坝再往回走,缝中间有条路是走摩托车的,沿这条路可以看到一个厂子。

我谢过这位女主人,就按她指的路走到了湖中间,老远又看见一个老大爷站在一辆三轮车旁,他一直在那里站着,我就走过去向大爷问路。问怎样走到镇上去,他指给我一条路,说沿这条路往前走可以到堤上,再沿堤走就到镇上了。我谢过大爷,一看老大爷是个拾荒货的,他的三轮车里只放着三根一尺多长的废钢筋。我感到奇怪,这荒郊野外又没有住户,拾荒的怎么会到这里来呢?我就对大爷说:大热天您早点回去吧,这湖中间哪有荒捡啊?

老大爷给指的这条路全是水田梗子,我按这条路真的走出来了。若不是大爷指给我路,我是不敢走的。我再往前走了一段路就看见一辆的士,我一招手,司机说正好有个位置,您上来吧。我上了车,坐在车上感到从未有过的舒服,感觉就象坐在摇篮里一样晃晃悠悠的非常美妙。我在面对面讲真相过程中,这样的美妙感受有过两次。

回家后我仔细一想,忽然明白了,给我指路的大爷不是拾荒的,是师父的法身在给我指路。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但是我们这里跟大家讲了,我可以做这件事情,因为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1]师父真是法力无边啊。

三、在小垸子里摆脱警车

去年夏季的一天 ,我独自一人来到一个农村小垸子讲真相,这个垸子是个长约六里,宽约二里不规则的长方形,里面的布局就象街区格子形的。垸子的外堤依傍长江支流的一个外州,另外三面内堤全是依傍农田。垸子中间是一条与外州平行的大马路,整个垸子里住着稠密的农户。我沿堤走了一段后,下坡穿过一片树林就看见好多人家,我在那里挨家挨户讲真相发资料,讲了一天还有很多农户没讲完。

过了几天我又到那里去,我沿着堤脚边讲真相边发资料,资料快发完时,我就从一条横路上来到对面堤脚下继续讲。资料发完了,我来到上堤的滑坡下正准备上堤,就看见一辆灰色的子弹头车也开到这里,一看就是派出所的车,离我只有不到两米远了。我清清楚楚看见里面坐着四个男子,都是穿便装的。我立即对着他们发正念:如果是来迫害我的,那么你们谁都看不见我;你们要再追我车就坏了。我发正念后,就见车子一溜烟的上了堤。这时我看见旁边正好有一户人家,一个婆婆正坐在门口,我就装着讨水喝顺势在婆婆家里坐了下来。

车子又从堤上转到垸子里,在垸子里转了一圈。我在婆婆家坐了大约半个小时,估计警车走远了,我就从婆婆家出来准备到马路上去坐车。我上到一辆客车上,可是很奇怪,司机说他是往其它方向去的,与我回家方向相反,他还告诉我到前面去找车,说车子都在树荫下面。我一听不是这趟车就下车了,但我又很疑惑,明明看见车牌就是我回去的车子嘛。可我刚一下车,司机启动车子就飞快的开走了。过了一会儿,又来一辆客车,我就顺利上了车,车刚开了不远,就看见那警车真的坏了,在一家修理处门口掀开了车盖正在维修,车上的四个男子都站在树荫下望着车子。

四、正在拆盖房子的村子里

去年夏秋之交的一天,我一个人在一个正在大力拆盖房子的乡村讲真相,那里路很难走,没有大马路,汽车進不去。但我讲真相时,发现有辆汽车也在农家门口走。我往一家车库里的椅子上放了一份资料,可资料顺着掉在地上了,我想主人也能看见就没去捡,我就回到路上来了。这时车上下来一个人也進了这家车库,但他很快就出来上了车。我还在继续讲,那车也开得很慢,因为没有车路,他们是从农家门口的晒谷场碾着谷子走的。

我心里有些明白,这时村子里一个农妇正在她自家菜园里拔萝卜,她菜园旁边是一片树林,我就问她从树林能不能走到堤上去,她告诉我能上堤。我当时穿的红毛衣,手里拿着米色长外套。我来到树林里赶紧脱下毛衣换上外套,将毛衣装在包里,这样换了装就从树林走上堤来。我上堤后环视周围,只见那辆车正停在这排农户最后一家的堤滑坡下面。因为我如果继续往前发资料的话就必定要发到那里去。这时正好一辆四轮车从我后边开来,我就请司机带我一段路,司机热情的让我上车把我带到一个镇上,在镇上我就上了回家的车顺利回家了。

结语:

朋友,从我的故事中你明白什么了吗?大法弟子走出来讲真相救人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处处有大法师父保护。中共宣扬无神论,搞假恶斗,煽动世人参与迫害法轮功,这是在毁人哪!法轮大法是人类得救的唯一希望,希望您能听懂大法弟子讲的真相,从而得到大法的护佑,拥有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