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得法获新生 讲真相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我于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喜得法轮佛法,仅两个多月,身上大大小小各种病症都无影无踪了,困扰我多年不能治愈的脉管炎、软骨炎、咽炎也不翼而飞。家人、亲戚看到我从一个废人变成一个健康向善的人,都支持我学大法、讲真相

我每当看到手里的三退名单,心里感到很高兴,也很踏实,吃饭睡觉都香。讲真相劝三退真的是很愉快很幸福的事。

有幸得法获新生

我是个比较瘦弱体质的人,结婚后不知不觉患上很多疾病,吃药打针是常事,三天两头去医院。省、市、县及部队医院都跑遍了,偏方也用了,因喝药酒,想让病好的快喝多了,差点要了命。婆婆为我熬了四年药。我成了病秧子、药罐子、家里的累赘。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我丈夫年收入5-6千块钱,每年给我治病就得花掉2千块钱左右。每到大年三十,丈夫接我出院,一家人吃团圆饭,我只喝两口稀粥。吃不下饭,加上病痛折磨,骨瘦如柴。

一九九六年修大法后,师父给了我健康身体,我的病全好了,精神状态也好,简直变了个人,啥活都能干,从一九九六年到现在与医药无缘,无病一身轻,身心都健康,快乐和幸福写在脸上。

三次遇大难,有惊无险

一九九七年秋季的一天,我骑自行车回家,迎面一辆拉人用的三轮机动车直奔我开过来了,朝着我的面部撞来,我仰面朝天倒在地上,当时蒙过去了,我慢慢爬起来,觉的脑袋疼。撞我的人说要去医院,我陪他去了,是他的腿撞坏了。到医院开药还没有钱,我拿钱给他买的药。医生问谁把谁撞了?我说他把我撞了。医生瞅瞅我,我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不用看病,没有事。说没有事,第二天早上,嘴不能吃饭了,下巴歪了,只能喝米汤,腿上有碗口大的一片紫色,几乎不敢迈步了。我心里说我是大法弟子,是师父帮我还债呢,消业呢,不会有事的,几天后真的就好了。可骑三轮车人的腿骨折了,两个来月才好。

一九九九年春天,也是骑自行车回家在下坡路上,我骑的很快,突然从我的右侧跑来一个男子,直接就撞我来了,就听到咔嚓一声,正撞在铁垃圾箱上,我被撞的趴在自行车车把上。撞我的人把我扶起来,我当时就不敢出气了,可能肋骨硌坏了。看看腿上的裤子被铁垃圾箱撞坏了,真是后怕呀!围观的人不少都说上医院吧,我对撞我的人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你别害怕,我不会讹你的。我的话没说完,他吓跑了。我扶着车子一点一点蹭回家,到家就起不来了,骨头吱吱响,不敢喘气,不敢大声说话,不敢动。整整二十四天,我不敢喝水,怕上厕所,因为一活动骨头就疼。我想起这事就想哭。这不是来取命的吗!没有师父保护,我的命可能就没了。可我只在家呆了二十多天,就好了。再次叩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第三次,是二零零一年,我骑自行车在十字路口处拐弯时,被后面快速过来的神牛车,连车带人撞飞起来了。自行车摔坏了,我着地的手掌全紫色了,手也肿了。我对撞我的人说:你走吧,我是学大法的,不讹你,你看看我的车子能不能骑?他说能骑,说完蹬起车就跑了。结果我的车子不能骑了摔坏了,推着走都不转。围观的人都说:“你咋让他走呢?”我心里清楚,这都是我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我师父用这样的方式替我还了,我只是遭了一点点皮肉之苦,都是有惊无险。

讲真相 救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史无前例的迫害,极尽所能的造谣污蔑大法,开足马力的打压迫害。这不是诽谤佛法、毁世人吗!我和同修买来彩纸,用毛笔蘸墨汁写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救人的宇宙大法,还我师父清白”。当我写出这些标语时心里敞亮很多,用两个半天时间,写了五百条,一点不累。有个常人叔叔说我写的好。我只上过三年学,钢笔字都写不好,还说我毛笔字写的好。我知道了是师父加持我,是师父让我写的。到了晚上,我和同修就贴去了,从晚上九点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全城都贴满了。

师父用巨大的付出延续来的时间,给了我们兑现誓约完成使命的机会。从二零一四年,我开始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党、团、队)。这是我的使命和责任。

二零一六年去儿子居住的城市带孙女。因为我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走出来的晚,我打定主意走哪也不忘讲真相、劝三退。有一天我要出去,临出家门前,跟我老头、儿子、儿媳打招呼:“我听我师父的话,我要出去讲真相救人去了”。他们瞅瞅我都笑了。

第一次出去讲真相,我直接就奔公交车站点,但毕竟是陌生的大城市,又没有同修为伴,我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看到一个高个子的男孩子,我给他讲:共产党破坏传统文化,搞贪污、腐败,历次运动搞假、恶、斗,迫害死无辜的中国人八千万,十九年来又疯狂的迫害法轮功,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是这个星球上从未过的邪恶。退出党团队组织,抹去兽印,天灭中共时不当陪葬。他很有礼貌的听完,微笑着说出真名实姓退出党团队组织,还告诉我他是在校的大学生。

再往东边走,一个穿着很绅士的男子五十多岁的样子,我一讲,他也很痛快的说出自己的真名,退出党团队。又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某大学教授。”我说:“兄弟,你今天退出邪党,就更好了,会得福报的。”又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知道了。”

我讲真相不挑地点,不挑人。因为儿子居住的城市大专院校较多,住的小区就有所大学,我经常在大学校门前讲真相。还在超市门前讲真相。有一次给一个年轻男子讲真相,他听完了也退出了党团队。我发现他总是笑眯眯的看着我,临走他说:“我在政府上班。”我才想起看看他衣袖上有警察两个字。 在这里讲真相遇到的有知识有文化,有地位的人,年纪轻的人和大学生较多。

还有一次讲真相的经历让我难忘,遇到这样三个人,第一位他说八十二岁了。我说: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您入过党团队吗?他张口大骂,还把手里的拐杖拎起来指点我。我就发正念,叫他闭嘴。第二位也是八十多岁的老人,我问他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没听说过,然后又说:“孩子过这边来,坐着说”。老人也用真名退出党团队。又遇到一个男子五十多岁,我问他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突然对着我的脸张口大骂,接着就往我脸上吐口水。我说,我是好心为你好,他又对着我的脸吐一口唾沫并骂了一句。他马上又对着我的脸又唾又大骂。马路上好多人看着我,我心里觉的委屈极了,转身走了,拿出纸巾擦脸上的唾液。

修炼人遇事向内找,边走边想,我是哪辈子欠他的,不然怎么在这里遇到这事呀。又想到我很爱干净又很注重外表,及自己的容颜,是不是去我这颗心哪。我又想到师父讲的“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1],我恍然明白了,这就是修炼哪!唐僧西天取经还得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得真经。大法弟子也得经得起千锤百炼哪。注重容颜爱干净的心,也是执著啊。真的是好事,谢谢师父的苦心安排。谢谢帮我过关难的人。

我也理解了经过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讲真相劝三退的同修,他们心里有法,牢记使命。总是愿意把大法的美好与人分享,希望每一个世人都能明白大法真相,选择美好未来。

师父说:“在神看来,在这滚滚的洪流中,谁能不随波逐流、谁能站那儿不动,这个人已经是了不起了!不被带动,这人太了不起了!可是大法弟子呢,不但不被带动,还逆流而上!”[2]

能成为大法徒,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自己的来世大愿,感到万分荣幸。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