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的善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位家庭妇女,于一九九九年春天得法,当时二十一岁。但很快中共邪党开始了恐怖的迫害,我中断修炼四、五年。二零零四年,我因怀孕生子,在修炼大法的母亲家久住,因而看到了师父的讲法和明慧真相资料,才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如梦初醒,又从新走入修炼。

修去利益心

修炼之前,我的私心和利益心比较重,看到别人种的黄瓜、西红柿之类的瓜果、蔬菜,忍不住就上前摘几个。因为在共产党“无神论”的欺骗下,觉的不拿白不拿,不偷白不偷。

修炼后,我明白了师父讲的“失与得”的关系,不是自己的东西,通过不正当手段得到了,也会用不同的方式还给人家,还会产生业力(黑色物质),做好事产生德(白色物质)。从那以后,我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去掉了很多不好的行为,能为别人着想了。

有一次我上集买菜,买了摊主十元钱的虾,接着又买了五元钱的螃蟹,给了摊主二十元,结果摊主找给我十五元,把那十元钱的虾钱给忘了,我笑着告诉她多找了十元钱,她如梦初醒,看得出她很激动,连声说:“谢谢,要不这十元钱就白丢了,挣十元钱也不容易。”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如果我不学,我不会告诉你的,这十元钱你肯定会丢的。”

我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会得福报的。她一听我是炼法轮功的,连忙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有一次我看到一个炼法轮功的妇女自行车被人撞了,她也不让撞她的人赔,还说没事没事,就让撞她的那个人走了。炼法轮功的人可好了。”我听了很高兴,知道同修们一言一行做的好,给世人留下了好的印象,时间长了,世人明白了真相,谎言就会不攻自破。

我楼下有一个卖水果、蔬菜的摊主,同修给她讲真相,她也不接受,给她真相币她都拒绝。有一次我去买她的水果,我尝了她一个小柑桔,觉的还可以,就捡了一些,顺手把桔子皮放到水果袋里让她一起过秤,她称时又把桔子皮捡出来,边向外捡边问:“你怎么把桔子皮放在里面?”我笑着说:“你们做买卖也不容易,本来这桔子就应该一起过秤的,再说也没看见你这有垃圾筐,扔到地上也不卫生,你们还得打扫。”

她听了感到很吃惊,对她旁边的丈夫说:“大姐境界真高,大姐是个道德高尚的人,尝尝桔子,皮还放水果兜里让我一起过秤,现在这样的人太少了。”我顺手递给她一张真相币,还犹豫着给不给她讲真相,她恰巧看到了上面的字,还念出了声。我微笑着告诉她:“记住真、善、忍好得福报,大姐我就信真、善、忍,就是按真善忍去做的。”她很吃惊的看着我,说:“真的假的?”我说:“真的,如果这个社会都按真善忍去做,事事都为别人着想,这个社会不就更好了吗?不就祥和了吗?”她丈夫在一边打趣的说:“按真善忍做挺难的。”我说:“难,没什么可怕的,只要努力去做就行。”这时有人進来买菜,我们才愉快的结束了谈话。

大法弟子在日常生活中,一言一行在改变着世人对大法的态度,证实着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的善良。虽然这都是些小事,在修炼中微不足道,但如果不修炼法轮功,我是做不到的。

孩子在大法中受益

儿子由我一手带大,这么多年他也知道大法是好的,是被迫害的,我也用在大法中学到的“真、善、忍”理念教他做人。上小学时,有一次他被同学打破了头,我当时没守住心性,还想找他家长,他却说:“妈妈算了吧,同学也不是故意的,要为别人着想。”我惊讶于小小的他遇到问题时比我做的还好,让我这个当妈的都汗颜。

这么多年他的学习成绩一直优秀,我们家里也找不着一片药,也不需要,他一不舒服我就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念着念着就好了,或者让他听师父讲法,也不用吃药就好了。

一场离婚风波的消散

在这场邪党对法轮功的打压、污蔑及残酷迫害中,丈夫也深受其害。

有一次我因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遭人恶告,被非法关進洗脑班,受毒害的人轮番上阵,利用家庭、孩子前途逼迫我放弃信仰。丈夫体验到迫害的恐怖,回家后一直不听我讲真相,站在邪党的一边重复着邪党的谎言和洗脑宣传。我们结婚多年,感情一直很好,几乎没为家庭琐事吵过架,但面临迫害的压力和谎言的毒害,丈夫多次以离婚逼迫我放弃信仰,甚至把我赶出家门好几个月,不让我回家。我知道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我一直坚守着。

今年正月初八在他奶奶家时,儿子突然呕吐不止,什么也不吃,最后吐的都是绿水,家人害怕了,都让他去医院检查或拿些药吃。我嘱咐儿子让他念“法轮大法好”,并让他向内找,看看这段时间是不是手机游戏玩的太多了,忘记学师父讲法了。他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答应着。下午,我想给他量体温,结果发现体温计的水银头断了。我悟到可能是师父在点化我,这是给儿子净化身体,不会有事的。晚上我和丈夫说着说着话,丈夫又提起法轮功的事来了,我和他讲真相他也不听,还情绪激动的破口大骂。我看制止不了他就去了卧室。他一看我不搭理他就借着酒劲猛的把酒杯摔在桌子上,摔碎的酒杯发出刺耳的响声,他象被魔控制了一样,失去了理智,边砸东西边骂,屋里一片狼藉,他又拿起手机给我父母打电话,故意让我父母听到我俩打架的声音。我知道他恨我母亲,他认为是我母亲叫我修炼的。我蹲在地上,承受力到了极限,心想:“如果实在过不下去,他要离婚就离吧!”

大约夜里十一点了,我们准备着谈离婚的条件。孩子被叫到餐桌旁,他正发着高烧,只穿了一条内裤,疲惫的眼神,蓬乱的头发,我给他披上一件棉袄。丈夫给孩子讲一些勇敢面对生活挫折之类的话。孩子低着头一言不发,听完默默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流着泪说不想上学了。我心痛孩子承受着不该承受的痛苦,握着他的手告诉他:“你要坚强,这也许是对你的考验。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大法,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站在师父这边,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支持妈妈修炼。”他说:“我知道。”过了一会儿,儿子又说:“要不你们离婚吧,我跟着你。”我说:“你跟着我也许就没有现在这种优越的生活了。”儿子说:“没事。”我把儿子的想法告诉了丈夫,丈夫显然没有想到儿子会提出跟着我,就问儿子:“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吗?”儿子说:“是!”丈夫又把儿子乱骂一通,儿子不吱声。我紧紧握住儿子的手问他:“你害怕吗?”儿子说:“不怕,大不了我们回姥姥家住,我回姥姥家上学!”丈夫让我明天找律师,打官司离婚。我说:“为什么要找律师,和平分手不行吗?”当时我也没考虑要分多少财产,或要多少钱,房子之类的。

也许我们的心性达到了法对那一层的标准,放下了名利情;也许丈夫不想失去他唯一的儿子,反正后来离婚的事又不了了之了,一场离婚风波就这样消散了。但是我们从中却提高了心性,特别是儿子,看起来那么厉害的病业假相,第二天身体一切恢复正常。慈悲的师父又一次给孩子净化了身体。

我多么希望世人能早一天明白真相,使迫害早一天结束,使更多世人,更多象我丈夫这样被谎言毒害的人早一天明白真相,同样得到大法的救度!

对师父替弟子的承受、佛恩的浩荡,弟子的感恩无以言表,唯有精進实修。

叩拜恩师!谢谢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