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见证师尊的慈悲、伟大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四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三年,这十三年是我人生中最踏实、最幸福、最精彩的十三年。然而,这十三年的人生道路却是荆棘载途。在这布满荆棘的道路逆流而上的过程中,又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师父对我、对众生的慈悲、伟大。

一、中共邪党的迫害导致的家庭暴力

我今年六十二岁,曾在本地一家中型企业任财务科长,退休前任经理办公室主任兼邪党委办公室主任。我与丈夫的结合使很多人不解,因为他当时的客观条件与我差距较大。我当时想,只要他对我好,条件差点也没关系。但结婚以后他变了脸。他愤世嫉俗,常常在我身上发些怨气。我受不了,常与他争吵。他自己都说,我遇到他是我的命,他这种脾气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结婚不久,我就打定主意在女儿能独立之后与他离婚。

正当女儿基本能独立时,也就是二零零三年,我开始学习《转法轮》了。虽然还没有修炼,也没有把自己当作学员,但是佛法博大精深的内涵深深的吸引着我。在不知不觉中也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了。有一次走在路上,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走路很轻松。因为我还没有开始修炼,也没有往大法这儿想。只是我的思想在不知不觉中起了变化,也能替别人着想了。因为丈夫根本不愿离婚,我觉的离婚对他是一种伤害,我也就不再提离婚之事了。

二零零六年,我开始修炼了,从《转法轮》中知道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也知道了修炼人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决定善待丈夫。然而在我修炼半年后,记得那一天是元宵节吃过晚饭,我和丈夫准备出去散步,走在小区门口遇到了他原单位的领导,说要与我丈夫一同散步,让我回避一下。丈夫散完步回到家就开始诬蔑大法,还把我的大法书翻出来撕掉。看到这情形,我知道是邪党利用丈夫迫害我来了。我跑过去保护我的大法书,他一把将我推开,对我大打出手。又把家里的菜刀举在头顶说:“你必须放弃你那个东西(指修大法)。”我心里有些害怕,在心里不断的求师父帮我。丈夫又厉声吼道:“放不放弃?放不放弃?!”在那一瞬间,师父把一首诗词打到我的脑海:“觉悟者出世为尊 精修者心笃圆满 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1]。看着亮铮铮的菜刀和他被邪恶操控扭曲的脸,我把心一横,闭着眼睛说了一句:“我不放弃,决不放弃。”说完我就惊恐的睁开眼睛,见他把拿着刀的手缩了一下,用刀背往我背上打了几下,我想是师父帮了我。

我怕丈夫再打我,就到父母家暂住几日。因母亲也修大法,在这里我读到了师父讲的法:“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2]看了这段法,我激动不已,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无论天塌地陷,我跟随师父您走到底。

师父讲:“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3]

我作为一名正法修炼者,一定要听师父的话,要平和的对待丈夫。虽然他把我打得晚上睡觉都翻不了身,只能平躺着睡,但我还是每天给他打电话、发短信关心他,不久我又回家了。

大概两个月以后,我因向人讲真相被邪恶绑架到拘留所,被拘留。拘留释放那一天,我单位与我最要好的两个朋友来接我,其中一个还是专程坐飞机来的(因她已调往外省工作)。这两个朋友“苦口婆心”,流着泪劝我放弃修炼,见劝不了我,就流着泪离开了。我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一个多年不见,今天却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又这样悲凉的离去了;一个成了邪党指派来监视我的。心中真是五味俱全,更多的是对她们的担忧。在邪党的毒害下,她们将来的命运又将如何呢?目送走了她们,回到家,室内的房门被丈夫锁上走了,打不开。好不容易找到开锁的打开了。我刚洗完澡一会儿,丈夫回来了,不由我说什么,就对我拳打脚踢。这时,他上一次打我的伤都还没好完……

就这样,丈夫几乎是平均不到两个月打我一次,每次打我都是因为邪党人员告诉他我发资料了,我讲真相了。有一次,我看见他又要对我动手了,我跑進房间把门扣上,结果他一脚把门踢开,门被踢破了,他两只手,一手拿着一把钳子,一手拿着一把铁锤,眼睛充满了血丝,整个脸都好象变了形,就象一个安装了邪恶杀人软件的机器人一样,很是吓人,我吓得在心里拼命的求师父帮助。丈夫一把把我抓住,用钳子来钳我的肉,我拼命的挣扎,他怎么钳也钳不到肉,就用钳子来打我,我在心里拼命求师父:“师父啊,我可不能被他打死,打残啊,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呢。”在师父的帮助下,总算又躲过一劫。

最近六年,他很少对我动手,可在邪党的敲门行动中,片警光给他打电话,他要我马上给片警打电话。因为我在电话里讲真相,没有也不可能按丈夫的要求说话,在家当着女儿的面(唯一一次女儿在家),他举起凳子准备朝我砸来,被女儿劝下了。事后女儿说“老爸太凶了,太吓人了!太吓人了!”我说,这还是他最不凶的一次。

二、魔难中,师父指引我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

师父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我修炼还不到半年,虽然学法不深,但从师父的经文中,我悟到了“慈悲”的部份内涵。无论对我施暴的人怎样凶,我都必须慈悲的对待他,无论他会不会被感化,我不能求他怎么样的结果,我只能一味的用善心对他,因为是作为一个大法学员,这是大法对我的要求。

其实我当时面临的压力不仅仅来自家庭,单位的压力也不小。我上厕所都有人暗中跟踪,我一下成了同事中的异类,成了“阶级敌人”。有一天,一位单位领导对我说“听说今天下午×××六一零、国保的人要来单位,说要抓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当天下午我没去上班,到父母家,与父母一起学法、发正念。通过学法,惊慌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在心里不断的说 “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将来会发生怎样的事,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坚修大法到底。”第二天去上班,也没有发生什么事。后来,单位领导简单的告诉我,因为我修炼的事,给单位找了很多麻烦。我五十岁时,办理了退休(因单位已改制成民营企业,大部份退了休的,还继续上班)手续离开了单位。

丈夫因为我离开单位,少挣了一份钱,对我很是不满,对我施暴更是不手软。虽然我从法理上知道,要修出善心来,才能逐步化解丈夫仇恨的心,但一想起丈夫拿着刀、铁锤、钳子对付我的时候,那个心啊,真是难以控制。有的时候想,不管丈夫了,一走了之,离婚就离婚,离了婚我才有好的修炼环境。但此念一冒出来,师父很多关于家庭,环境的法就往我的脑袋里打 ……我明白了,也许这就是我的修炼环境,我的修炼之路。我在心里问自己:“你要继续修吗?你将来要成为师父的真修弟子吗?”答案是肯定的。那我必须听师父的话,必须做好。法理是明白了,可做起来真是难啊!

我一边努力修去怨恨,一边在生活上照顾丈夫。可丈夫不吃我做的饭,不许我给他洗衣服。这期间,我也努力的站在他的角度为他考虑。我的心在变,他也变了一些。有一天他对我说:“我经常半夜醒来,想起你这事,就吓得睡不着觉。”后来他又对我说:“我就是为了这个家拼命的挣钱。我们离了婚,我拿钱干什么?就是因为你(修炼),这个家要被毁了。”

其实真正想毁这个家的是共产党,是邪恶。可他是一个不修炼的人,不明白其真正的道理。法轮功是真正来救人的。是邪恶的迫害,造成了千千万万个家庭被毁、被迫害。丈夫想维护这个家没有错,可他却被邪恶毒害得是非不分,还谤师、谤法、毁大法书,这些都是罪过,将来都得偿还的。我如果真的离开他,他就真的彻底毁了。

要想让他改变,就是讲真相。可是谈何容易。早在我修炼之前,一九九八年他还看过《转法轮》中的部分内容。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我见他拿出一包东西在看,我走过去,见是大法真相资料。我说我们一起看,他把真相资料收起来,不让我看。很久后的一天他告诉我说,他们单位的领导收到的真相资料,自己都不看,全拿给他看。他说他看是看了,但是不相信。后来我给他讲真相,他又不听。有时,我一开口,他就要打人。我告诉他我修炼前后身体的变化(因为他是见证人)。他说,那是你以前的药现在起作用了。我说得他哑口无言的时候,他就吼。我在心里虽然很失望,但我想,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就要用百分之百的努力去唤醒他。

有一次,他对我施暴以后,我回父母家了。几天以后,他叫女儿给我打电话说他身体有病,恐怕要住医院。我立即赶回家,把他送進医院。请了一个陪护和我一起照顾他,因有很多医院的手续要办,同时我还得学法炼功,这样既不耽误我修炼,又不影响他治疗,多好。可他不乐意了,说我应该住在医院里二十四小时陪他。因他动了手术,身体动不了,我只要一到医院,可他只要有精神就骂我,刁难我。特别是我给来看他的人讲真相,或给病人、病人家属讲真相,他都要挣扎着做要打我的姿势,说不出话都要狠狠的瞪我。在他住院快一个月的时候,他姐从外地来看他。几天以后,他姐(不明白真相)对我说,谢谢你能这样照顾我兄弟。丈夫第二次住院,是在他第一次住院出院后的一年以后,也是在他对我施暴几天以后,旧病复发,住院了。我还是照样的在医院照顾他。

他第二次住院,出院还不到一个月,我被邪恶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在黑窝里的情况,我曾在明慧网交流过,这里不再赘述),在黑窝里丈夫没来看过我,也没有给我送过东西,我不责怪他,还时时想着他,希望他能得救。在黑窝时,我曾想,我失去自由耽误了很多宝贵的时间,出狱后要抓紧时间弥补,但是面对丈夫的阻拦,我又能怎么弥补呢?想出狱后暂与父母住一起。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这种情况很少见)。梦见我漫步在一个风景优雅的湖边,忽然没有路了,我焦急的求师父,师父打给我这样一个信息:你要带着你的家人一起看风景。我说,我找不到他们。这时我前后的路都断了,我对师父说,师父,我回去,我回去找他们。马上在我身后边有了一条路,我顺着这条路,找到了女儿。女儿说,她父亲还在后面。

师父的点化再明白不过了。我想丈夫毁了大法书,还常常谤师谤法,师父仍然没有放弃他,仍然要救他,我们的师父多慈悲啊!常人不知道,我们大法弟子知道: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为了众生吃了无法想象的苦;师尊对世人的珍惜,也是无法想象的。有了师父的点化,我不再有放弃丈夫的心。

在狱中,我还曾给丈夫写过一封信,他没有回复。有一天一个狱警来对我说,我给你丈夫打电话了,你丈夫说叫我们不要把你当作罪犯,你是因为信仰才進监狱的。也是这位狱警对我说,你女儿给我打电话,叫我们别打你,还让我向她保证,我保证了。还说这是她爸的意思。这时我想起在看守所时,我妈来看我时告诉我的一句话,某某(指我丈夫)的朋友说:“某某对你没什么(意见),他两次住院你都那样照顾他。 ”我这才明白了为什么师父一再点化我要对丈夫慈悲。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丈夫的变化,但是法轮功的真相对他起了一定的作用;我平时对他的好,他也是明白的。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就得无条件的听师父的话,就算对方不听真相,我也得把善意带给对方。

出狱那天,丈夫和女儿来接我,丈夫看到我时,他哭了。有一天他对我说:“我这辈子最应该感谢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妈,一个是你。”

我自从认识他以来,第一次听到他说感谢我的话。我感慨万千……在我开始修炼到现在,我发现他真的变了,开始不杀生了,有时也能善待他人了。有一天我对他说,现在有的警察听说抓法轮功学员不出警,有的开车出去,载着法轮功学员,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把人放了。丈夫说,如果是他,他也会这样做。

至于我,如果是不修炼,早跟丈夫离婚了。是大法彻底的改变了我,我发自肺腑想说一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坚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