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脱俗超凡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现在我快七十岁了,人家都说我像四五十岁的人,白里透红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什么活儿都能干。别人问我你怎么长的这么年轻啊?我就说:是学法轮大法学的,我炼的是性命双修的功法。

我是农村人,今年六十八岁了,一九九七年和丈夫一起修炼大法,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师父给予我太多太多,将我从濒死的病魔中救起,从常人的名利情中超脱出来,让我领悟了人生真谛,在学法修炼中提高了生命的境界。得了大法,我如获至宝,整天沉浸在幸福快乐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同修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环境,我和丈夫就在家学,后来陆续的又来了几位同修,我家就成了学法点,每天我都把屋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在这风风雨雨的二十年中,除三年被劳教迫害外,天天坚持学法炼功,从来没有间断过。晚上等同修学完法炼完功走以后,我和丈夫一起背《洪吟》和《精進要旨》,每背完一段再睡觉,现在《洪吟》前三本书都会背,《转法轮》虽没有背下来,一有空就学,已经铭记于心。

修炼以前,我身体非常虚弱,常年腰腿疼,多种病痛缠身不能干活。心脏不好时就乱发脾气,找理由用抽烟解烦,打架骂人就象家常便饭,用打麻将来消磨时光,在这世风日下、道德下滑的大染缸中养成了很多不好的习惯。学大法以后,按师父说的去做,以大法“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发生了很大变化,病痛没了,也戒了烟、把打麻将的时间用来干家务和学法炼功,对待出现的各种矛盾时多以大法来衡量。

二零零四年正月因我上邻市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三年,劳教之前,儿子和前妻已离婚,在我劳教期间又和现在这个儿媳结婚。在二零零七年正月回来,那天正好是我大孙女满月,我心想好好弥补弥补,一進屋,儿媳妇抱着孩子,我想接过来看看,儿媳妇连瞅都没瞅我,也不让我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觉的很奇怪,心想也没招你没惹你,为什么对我这样?第二天有人告诉我说:你儿子和儿媳上劳教所看望你时,你儿媳就说了,一见面就看你不顺眼。当时我听了很纳闷,要是因为反对我学大法,在和儿子定亲时她就知道,她可以选择不来,也不会和儿子结婚。因为别的,我和儿媳之间既没见过面又没办过事,不知是怎么回事?当时真把我搞糊涂了。但好在知道自己是炼功人,得用师父的法要求自己,师父告诉我:“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我明白了,是啊!只要我想过就能过得去,因为我是修炼人,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遇事向内找。就想也许是哪一世伤害过她,她才会这么对待我的;不计较这些,就听师父的话。

我家一共有六间房,八米宽分三组,我们住东头两间。儿媳妇找人看说:他们住东边好,我心里想,我是炼功人,我住哪都行,要为别人着想;我就搬到中间屋,住不到一年,她说中间屋放东西,让我上大西屋住,到西屋住两年,就撵我们到外边住,不出去就跟我儿子离婚,躺在地上打滚哭,邻居过来问怎么了?因为啥?我说;因为我们没搬出去住。当时那委屈的心别提多难受了,这房子是我和丈夫在外辛辛苦苦打工三年挣钱盖的,让我东搬西搬的。师父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1]师父讲的法就像一把金钥匙,打开了我的心锁,于是我和丈夫就在外边盖了几间平房,我儿子还给出点钱。我要是不学大法是绝对做不到的,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就听师父的话。

有一次我没有把握住,我正在阳台上洗衣服,儿子和媳妇不知因为啥在他们屋里打起架来了,正在这时,有一位同修来我家,她说:他们俩口子打架我劝劝去,我说你别去,俩口子打架说来道去的自己就好了呗,越有人劝打的越厉害。同修没听我的就直奔屋里去了,说哪哪不听,儿媳妇拿高跟鞋还夯在了同修的前额上,同修出来说:我没经过这样打架的,一点面子都不给。说完就走了。她走后,儿子也出来了,我说:人家让你躲躲你不听。随后他媳妇也追出来了,站在阳台上瞅着我骂,骂得很难听,开始我还能忍,后来她骂了一句简直是失去人性的话,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还她一句,这一还可不得了,媳妇就象疯了一样,把我摁倒在地上,连打带抠、拽头发,把脸抠的象血葫芦似的,嘴里也抠坏了,身上都掐坏了,拽掉好几缕头发。当抠我嘴里时,我极容易咬她的手,但我没有那么做,由她打,由她骂。先前没有把握好,现在不能再错下去了,我自己恨自己没做到忍,没听师父的话,在心里我就跟师父说:师父我错了,下次一定要做好。

事后不长时间,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我提个兜子,里面装着真相资料,一条直上直下的上坡大道,我顺着这条大道往上走,走到一半,就走不动了,心想要有一辆车多好,就在这时,看见一个老太太,手里拿着一个鞭子,对我说:你坐在车上,让她拉着你,她对你太恶了,我得惩罚她。我看一个人戴个草帽子,拉着一个倒骑驴的车,我就坐上去了。心里很高兴,我想是师父看我累了,真给我送来一辆车。只见这个人很费力的一步一步的走;我心想我是修炼人,怎能让人拉着,自己走都挺费劲的,她拉着车还拉着我多累呀。我说你站一下,我下去,下车后我发现这个人竟然是我儿媳妇。就醒了。通过这个梦使我悟到,在和儿媳过的一次次心性关中,她是在帮我消业,帮我提高,站在修炼人的角度,我应该感谢她。

儿媳跟别人总爱讲我、骂我,很多人都看不下去告诉我,我听了并不计较,只恨自己在修炼中还达不到法的标准,不能与她和睦相处;在去年夏天儿子得了心肌梗塞,向我要钱,我把仅有的一万五千元钱给了他;因儿子做了心脏支架,干不了重活儿,去年冬天,我和丈夫商量又把卖苹果钱给他一万。儿子家的很多活计我都给干,不求名,不求回报;但她还是很讨厌我,我就当前世欠她的,这世还债呢;我对儿媳无怨无恨,还可怜她在无知中造业,希望她也能得到大法的救度;我经常告诉他们不要反对大法,大法是度人的;在危难无助时就喊“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或求师父。

几年前,儿媳得了肾结石,疼的死去活来,儿子把她送到医院去看病,在医院待了两三天,也没打下去,说让回家用热水洗脚慢慢化下去或是用热水袋敷;没办法又给接回家里了,到家也还疼的直折腾。夜深的时候,儿子看着儿媳那样折腾很遭罪,自己也睡不着,就双手合十:“求师父帮帮我媳妇吧,看着她挺遭罪的,折腾的我也好多天没休息了,快让她好起来吧,李老师你管管她吧。”而后儿子躺那眯着眼睛没睡,就看见刹那间一道白光直奔儿媳的小腹去了,随后就听到“啪”一声,心里就知道结石碎了。然后儿媳就睡着了,睡到了第二天八九点钟,起来上厕所,儿子就问她:你好了吧,不疼了吧;儿媳妇说好了不疼了。儿子就问儿媳妇你知道怎么好的吗,儿媳妇说不知道;儿子就告诉她说我昨天晚上求大法师父,请师父帮帮你,是师父把你的结石打碎了。

这事儿是儿子过后告诉我的。是师父的无量慈悲,又一次帮了我的家人,儿媳的身体经常有病,是个病秧子,每年花很多医药费 。后来我和儿子都劝她学大法,被病磨的她真学了半年,到有二孙女后她又放弃了。

在二孙女上边还流过一个孩子,儿媳坐月子时,我用心照顾,有一次给她做的饺子端進去后我就出来做别的了,不想她吃完后把盘子、碗、饺子、酱油(放的香菜、香油)一起摔了,碗片崩在大孙女的手上,哭着跑出来,问她怎么了,她说手流血了。我進屋一看,摔的墙上、地上都是酱油,碗都摔碎了,一看这样我又出来了;当时心里很不平衡,心想不管了;但转念一想,我是炼功人,这不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我怎能不管呢,我的法都学哪去了,想到这,我就拿来一把平锹又转回屋,一边打扫一边心平气和安慰儿媳说:你别生气,我做的哪儿不对你就说出来,我改,想吃啥我给你做,坐月子别生气,别把自己的身体气坏了。说完我就把地上、墙上都打扫干净了。

学法前,我也是得理不饶人、没理也能辩三分的人;如果不学法,我是不会这样做的,还不知道家里会变成什么样;学法了处理事情不一样,心境也变的宽敞。法轮大法真正改变了我,使我超凡脱俗,做事为别人着想。没有业力,身体自然会很好。在我六十岁、六十二岁、六十四岁时,每年都来一次例假。

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一件一件的都已经在我和家人中展现出来,今天就不一一说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二十多年来我从没有吃过一粒药,而且我的家人也都跟着受益,每一次遇到魔难解决不了时,都是师父和大法帮我解决了。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就像清澈的泉水一样,净化着我的心灵;就像一盏明灯,照亮了我修炼前行的路!叩拜恩师。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