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明明白白做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个得法二十多年的老弟子了。得法时,三十多岁,也就是为了健身。虽然这样,师父并没有因为弟子愚钝而放松对弟子的要求,而是时时、事事、处处点化弟子,让弟子悟道,拽着弟子在修炼的路上前行。

在邪党统治的大陆,稍微上过学的人都受邪党无神论的宣传灌输,说无神论是科学的,而有神论则是一种迷信,是一种落后,甚至是愚昧。

虽然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对村里人,或多或少关于神鬼方面的传言,也以迷信而对待。可是自己亲历的一些用无神论解释不了的事情也觉的疑惑,仅此而已。

虽然对古代神话传说很向往,也仅仅认为那是些美丽的神话而已,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已经过了小姑娘天真烂漫的、爱幻想的时期,我却神奇的成为了神话故事的主人公。

一、得大法,成了健康的人

我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大约是九七年因为同事的推荐,拜读了李洪志师尊的著作《转法轮》。读了之后,就是觉的师父说的太好了,太对了。后来就跟同修学功,五套功法刚刚学会,还不会双盘,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

暑假里,我要去出差。本来例假刚过,结果,要出发时,又来了例假。这次和平时不一样,这次来的东西就象沥青,黑黑的,粘粘的。但是哪里也不疼不痒,人也很有精神。我知道这是师父给弟子净化身体。心里很激动,又高兴,又觉的神奇。因为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一些现象,在我身上出现了。虽然我没见到师父,可是师父说的,真真实实的出现在我的身体上。沥青一样的“例假”淌了整整一个星期。

得法前,我自己感觉没什么大病,就是脸上长了许多扁平疣,女儿给数过,有七十多个。因为经常便秘,大便后,脸都是花的,所有扁平疣因为充血都变成红的。可是暑假后,不知什么时候,我脸上的扁平疣消失的无影无踪。

之后,我开始便血,每次大便都带血,而且血量还不少。我知道,这又是师父给弟子清理身体。便血一直持续到寒假,我去妹妹家玩,便血戛然而止,更神奇的是折磨我多年的便秘、痔疮好了。以前因为便秘,我在公厕里蹲过一个多小时,用过开塞露,痔疮发病时,坐着不敢站起来,站起来不敢坐着,脱落下来的痔疮核又硬又疼。听说开刀也很痛苦,所以就忍着,没想到现在全好了。

还有就是关节炎,冬天不能见雪,一下雪,就得穿厚棉裤,不然膝盖往外冒凉气,疼,夜里睡觉,膝盖以下都是冰冷的。

颈椎因为生孩子受了风,夏天不能枕凉席,一受冷,就觉的脖子里有许多风蚂蚁在里面爬,很难受。多热,枕头上也得垫毛巾。

很小的时候,我就有胃病。不舒服的时候就吐“清水”,哇啦哇啦的吐,年龄大了,看着脏东西,或者看着令人觉的不舒服的东西也吐。吃饭多一口不能吃,有时家里做饭,剩下一点让我给吃了,吃多少,吐多少。后来做饭时淘米,米里的沙子要多了,我看了也得呕吐。这些病不大,可是很魔人。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这些病全好了。

现在冬天,我都很少穿毛裤,经常外裤里面穿一条秋裤就过冬;颈椎好了;胃好了,生的、冷的、热的,有时候有些东西有些变质了,怕糟蹋了,我也吃。没事。就象师父说的:“为了填饱肚子,他抓起什么吃什么,只要填饱肚子,而没有对任何一种食物的执著,是无所谓的。”[1]

我自己知道,如果心性到位了,吃了什么食物也没事。因为我不是普通的人,二十一年了,我没吃过药,没打过针,有这样的人吗?我生活在真实的神话里,想想就高兴。

二、修大法,明明白白做人

刚得法时,只知道大法好,可是并没有实修,也没改变自己的脾气。修炼前,我是个脾气暴躁,口没遮拦的人,跟人讲话,无论年长年小,总是要压倒别人,属于那种“得理不饶人,无理赖三分”的主儿。一般人讲理都讲不过我,而且我说话尖刻,家里家外都这样。现在回过头来看,就是争斗心太强,极端自私,只为自己,不为别人的唯私唯我表现。

修大法了,我依然故我。知道师父说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但是生起气来,还是颐指气使。对家人发脾气,打孩子。不同的是,每次发了脾气,自己不是下楼时莫名其妙的跌倒,就是在家里撞到墙上或橱子上;要不就是录音机放音乐时,音乐变成电唱机“快转形式”,节奏加快,音调变高,就象人捏着嗓子发出的怪腔。我才开始有所悟:这是师父看我悟性差,用这些神奇的现象点化我,提高心性。渐渐的,摔摔打打,我才知道不能再象以前那样做人了,也慢慢的改变自己的脾气,学会容忍。

因为我是个小学教师,得法前,我用高压、党文化那套东西管理班级,学生也听话,但离开了我,教室里就乱套了。学大法了,我知道怎样做人了,也知道怎么尊重别人了。我用师父教我的“真、善、忍”的法理对待学生,要求学生。我发现学生们真的变好了,他们学会了自己管理自己,也懂得了真正的对错。有些课,比如班会,他们就对我说:“老师,你让我们自己来做。”开始,我不放心,还会去班级看看,后来,我觉的他们真的懂事了,长大了。有时接别的老师教过的班级,学生就跟我说:“老师,你跟我以前的老师不一样。”亲其师,信其道。虽然我不占用其它时间补课,也没有重罚,可是学生成绩出奇的好。当时自己很混沌,现在才明明白白知道了,那是大法的威德。

现在常人社会被邪党搞的一塌糊涂,有些家长就给我送购物卡、衣物、化妆品,修炼前,我是全盘照收,心里觉的很受用。修大法了,明白了“不失不得”的理,家长再送这些,我都原封不动的退回。我用大法教我的法理对待每一个学生、家长,对待我的同事、朋友,对待我的家人、亲戚,对待我接触的世人。

是师父的大法,让我这样一个迷失在尘世之中,为利为名去争争斗斗的混世之人,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知道了应该怎样做一个人,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

没有语言可以表达师尊对弟子的再造之恩。

因为我知道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我有师父。这种自豪,这种特殊的荣耀,除了大法弟子,谁人能比?

师父说:“神仙何处寻 对面不识仙”[3]。有时走在街上,看到匆匆而过的世人,想到师父这句诗,心里觉的说不出的幸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行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