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我好家庭、好工作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我与先生在一次朋友聚会中相识并一见钟情。由于信仰法轮大法,我们都遭受过牢狱之灾,被非法劳教过。我们白手起家,借亲戚的钱结婚,租住在我单位的一个单间里。

先生是人事经理,关心员工,工作尽心尽力,连公司下水道塞了,清洁工搞不定,他都去帮忙疏通。同事们纷纷说:“没见过这样做人事经理的!”有一个清洁工是外省只身到本市来打工的妇女,非常想念孩子,先生允许她一周用公司电话打十分钟,与孩子通话。

为照顾孕妻,先生一下班就回家。上司们说:现在真是没见过一下班就回家的男人啊!下午我抽空打电话问他晚上做什么菜,上司听到了又感叹:“这么恩爱啊!下午三点多钟就问做什么菜!”他们都很羡慕我们夫妻恩爱。

师父讲:“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在先生的影响下,本来习惯下班就去外面花天酒地的男上司们,现在下班后一个个都往家赶,回去陪妻儿了,周末全数关机,不参与工作。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

公司老总聘请了一个人,答应一月后给多少钱。当期满后,却只想付一半钱,老总见先生干事出色,竟然要他去摆平。先生虽然认为这不对,但是出于拿别人的工资,还是去劝说那个人,只要一半工钱。没想到,当对方答应只要一半钱后,老总说干脆一分都不给,又让先生去处理。为此先生与老总发生矛盾,先生据理力争的声音全公司都听到了。其他上司说:“这么尽心尽力为他干事的人,老总原来不是这样,不知怎么变成这样?”后来先生就辞职了。

临走前,先生请全公司下属吃饭,并再次讲大法真相,他们全数明白,并为他鼓掌。

很快,先生找到一个条件更好的工作,仍然与同事相处非常融洽。新上司称他为“没见过脾气这么好的男人”。

婚后一年,我们就有了还债的钱。因租的房子是危楼,单位动员我们搬迁。当时是房价最便宜的二零零三年。我们就用还债的二万元钱贷款买了一套二手学区房,月供不到一千元。我上班离学校只有公交车几站路,方便下班回家照顾家庭。我先生骑摩托车上班,只需十分钟就到公司。

我的单位是一个师范学校,培养小学教师的。因照顾我孕期,学校让我教书法课。我已经很久没拿毛笔了,但是我非常认真备课,学生对我的课评价是“很专业”。

学校紧邻监狱,附近还有一个水泥厂,造成空气不好。早上擦的桌子,中午就一层灰。女同事基本上怀孕后不是流产就是要保胎,还有一直怀不上的。

我因为修炼大法的缘故,怀孕后孕期不但“象十八岁”,“很青春”,而且“健步如飞”(同事们形容的),从来没有请过一天假,我一直工作到临盆那天。半夜,我感觉就要生了,我们收拾东西,走出校园,打车去医院。

因我母亲生两胎都是难产二十四小时,最后剖腹,我怕遗传到。我们一直背着大法中的词句,打车过程,智慧给司机讲真相。生产过程,先生全程陪同,不断默念“法轮大法好”。从去医院到顺产生下来,不到六小时,医生们都说快。全程除打了一支输氧针外,我没用一颗药,没出一滴汗。四天后,顺利出院。同事们说我怀孕脸色好,一定是女孩,结果我生了一个非常漂亮人见人爱的男孩,让他们羡慕不已。

产假半年后,我开始上班。这时学校由师范学校转制为普通高中,我所在的高一级组,语文老师有四个。按照入学成绩分班,级组长分到两个好班,我们其他三位老师每人一个好班,一个差班。

我用真善忍的理念指导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我接手的两个班,每班四十多个学生,来自三十多所学校,生源复杂,水平参差不齐。离开初中母校,面对新的环境和强大的学习压力,很多学生感到失落无助,甚至班长在作文里表示出自杀意向。我赶忙找到她,开导她:人生下来,就不只是一个人了,就是家里的人、社会的人。要为家人着想,自杀不但是脆弱,还是对家庭不负责,是犯罪……聊了一个中午,后来班长在作文里写到“我不会自杀,自杀是犯罪”。

我在周记里或者作文里发现哪个学生有什么问题,就利用中午或者下午放学时间找学生谈心,我不是班主任,却做了很多班主任的工作,使得学生们很快适应了高中生活,并乐于回校上课,副校长为此感到欣慰。

我上课轻松自然,旁征博引,学生和听课老师都爱听。我批改作业细致负责,有时要到深夜两点才能休息。

学校第一届办高中,就遇上每班分派十几个新疆来的维族学生。第一年预科,后三年跟着其他汉族学生一起上高中课程。有一次,同级组的一个语文老师责备维族学生几次不按时完成作业,我对她说,这些孩子首次远离家乡,非常想家,加上生活习惯、语言不通等问题,普遍心情低落。晚上宿舍关灯,他们都完不成作业,只好一早五点多钟起来赶做,就这样还是完成不了,并不是他们偷懒。后来同科组的同事告诉我,那个老师感叹:跟我比起来,她觉的自己简直坏透了!教师节时,我仅仅教了十天的一个维族女孩,就亲手绣了一条手帕送给我,我是唯一得到这种礼物的老师。

到期中考前的一次单元测验,我刚教了两个月的两个班,差班达到了级组平均分,好班超出级组平均分两分,连级长(也是高一语文科组长)都感到惊讶。

平时我习惯穿长裤,觉的那样轻松简便。后来考虑到,现在社会变异,我作为老师应该给学生树立一个榜样,女人要有女人的样子,我就买了裙子穿上。虽然只值几十块钱,同事和学生都赞“真好看”。

因为老师们绝大部份第一次教高中,都没经验。我与同事们一起备课,商量怎样教好学生。由于我给同科组老师讲了大法真相,他们都明白邪党的课本洗脑,有一个老师就自己编了优美有益的辅助材料让学生早读。有一个老师把自己孩子的名字由“振源”改为“义淳”,说是想孩子道德高尚一点。还有一个老师去云南度蜜月时,带来了十二色的玫瑰花送我。有一次科组长说,教《窦娥冤》时,问学生窦娥冤不冤。学生纷纷说,不算冤,现在社会比她更冤都有呢!我说:“是啊,我们在课堂上讲大话、空话,学生就在作文里写大话空话。”在场的老师都哈哈大笑。就这样,我们虽然工作压力很大,但却在“嘻嘻哈哈”中度过了一段段难忘的时光。

后来我为躲避恶人绑架,被迫离开学校后,曾探望过以前的同事,她说,当那个感叹过的老师知道我突然有一天回不来学校时,预感到我有不测,忍不住落泪了。很快我为避免抓捕不能回校的消息全校老师都知道了。中午在饭堂吃饭,有些不明真相的老师会问与我同科组的老师:她是不是精神有什么问题?她上课有没有逻辑?科组老师纷纷说:“她上课的逻辑比我还好呢!”“这不是逻辑问题,是信仰问题!”

大法给了我美满的家庭和出色的工作,但愿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但愿在中国,早一天结束对真、善、忍的迫害,让每一个人都阳光的、自由的生活、工作。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