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观念 正念对待身体病业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修炼大法只有真修,只有真的信师信法,一定能消除“病业”假相,达到健康的体魄。

一、混同于常人,身体出现严重的病态

我是修炼了二十多年的大法弟子,在九九年迫害发生之前,很精進,原来长期的偏头痛、腰痛等各种病都消失了,真正知道了啥是身心健康。

但是迫害发生之后,大的修炼环境没有了,在修炼中,松懈,带修不修的,时常陷在常人的名、利、情中不能自拔,有的时候甚至把自己混同于常人,学法不精進,炼功心不静,实际并没有按照师尊要求的修炼人的标准去做。

大概在二零一四年初,右边乳房上方长了一个象漏斗形状硬块,中间凹下去,四周凸起来。这之后,有时右侧乳房抽着痛,有时右胳膊,左侧乳房也痛。到二零一八年底时,漏斗形状硬块已经长的很大,烧灼般的又痛又痒一段时间。后来慢慢往出渗液,这时右边身体也隐隐痛,右胳膊发麻,胳肢窝象有无数条虫子爬一样难受,硬块破裂处由渗液到往出流脓血,早上起来床单、睡衣上都是脓血。

有天早上起来,从破裂处血不停的流,两块厚厚的纱布上都是血。右侧乳房及右边胸部长起了小脓包,奇痒难受。硬块破裂处慢慢形成了一个长约两厘米,宽不到一厘米的洞,看不到底。时不时的往出流着脓血。

二、对大法坚定的信念 说服家人

我家只有我一个人修炼法轮功,其他人都不修炼。虽然他们大病没有,但感冒等小的病痛一年在他们身上也发生几次。我从修炼开始至今,从没有吃过药,但比家中任何一个常人的精神状态都好。

去年底,我身体出现上述严重“病”假相,我丈夫偶尔看到了,吓的够呛,中国新年前,一直催我到唐山大医院去看。我说没事,你看我的精神状态比你们谁都好呢,我不但正常上着班,家里做饭做家务哪样也不影响啊,晚上出去参加集体学法,回来炼功发正念,精神头足的很。

丈夫问不动我去医院,就找儿子求助。他对儿子说你妈的“病”你知道吗?儿子说:知道。丈夫问:你妈不去看,怎么办?儿子说:我妈自己决定,她不去就不去吧。

丈夫心里还是放不下,我就给丈夫说“病”是啥,病就是人的身体上出现一些不正常的状态,影响工作、生活等,我这啥都不影响,比你们还精神,怎么能叫病呢?!有这样的病?!放心吧,我啥事也没有。

从此丈夫也再不提这事了。只是偶尔让他帮我买些纱布,垫裂口处流出的脓血。

三、明白法理、“病”的假相在消失

从去年裂口处开始渗液,到流脓血,这个过程中,肉体上的疼痛并不是太多,而是精神上的压力、干扰,好象让你时时都在生与死中挣扎着。

刚一开始,不断给脑中打進来是乳腺癌的症状,在学法中,我不断否定它,排斥这一强加的邪念,但是另外空间存在的邪恶并不甘心,不断演化各种假相,甚至有一天,我正在做饭,突然觉的是自己已经病入膏肓,觉的整个人好象是一滩烂泥,整个身体好象连个支点都没有了,随时要离开人世了。这是当时从精神实实在在感觉到的,就在这一瞬间,我正念起来了,从思想中质问:谁病入膏肓啊?我精神着呢,就这一念,瞬间感觉周围天清体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身心轻松。

在这期间还不断出现家人生病住院,我不得不时常去医院,在医院,经常让我无意中经过肿瘤或者是乳腺门诊。甚至我的小弟弟也是从身体刚开始生个小脓疮,在小诊所看,由于耽误到后来形成很大的脓疮,到唐山医院做手术,住院二十多天,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康复。另外空间的邪恶极尽所能的让我从精神上承认是病,甚至让我弟弟亲身演一下,让我看看不治的后果。

我尽管修的不精進,毕竟是修炼了二十多年,在各种干扰中,虽然能坚定下来,识破干扰,解体干扰,但还是拖泥带水,状态时好时坏。直到有一天,病的这个念头又冒出来了,我开始在脑中质问:谁说我有病了?大法师父没说,那是谁说的?是后天观念说的,是干扰我的邪灵烂鬼说的,是想毁掉我的旧势力说的,是人说的。那我听谁的呢?听后天观念的?听邪灵烂鬼的?听旧势力?听人的?还是听大法师父的?

明白了这些后,后天的观念、邪灵烂鬼、旧势力及常人认识,在这个问题上再也左右不了我了。身体上不正确的状态随之在消失,硬块在慢慢的减小,破裂口也在慢慢的愈合。

我们生生世世期盼着师父到来,期盼着大法救度,从生命的最根子上等着大法、等着师父,今生得大法,人生的路、修炼的路,师父已经给我们从新安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