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迈三步 一步一层天

我与丈夫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六日】前天,儿子来了,看到爸爸愁眉苦脸难受的样子就劝他开心点,并要带他出去玩。丈夫自诉脑袋昏沉,不舒服去不了,儿子见状,又劝他马上住院,他答应了。

上午,来了一位年轻同修,他和丈夫有共同的业余爱好,很谈得来,看的出同修讲的真相丈夫能听進去。午饭后,我又读了近一小时法,丈夫也在听。之后我第三次给他看明慧网上有关常人的郑重声明,再次劝他也写声明。这次丈夫没拒绝,也没调头就走,只是默默的看着网上的那些声明。晚饭后,我打了草稿,请他看,他同意了。

第二天清早,他精神多了,甚至脸上现出了点红润的亮光,可他还是去了医院。回来后告诉我,医生(我家的好朋友)说从CT上看是新出现的栓塞,很严重,必须立即住院。之后我又抽时间给他看了一部真相电影。

今天,陪他办住院手续,交住院押金,在交款人极少的情况下等了四十分钟才办完,我心里知道是师父点化不该住院。期间我告诉他继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不断的念。到住院部,医生看片子时很肯定的说没有新栓塞,言外之意可以不住院,可丈夫依然坚持要住院全面检查检查,看看头难受是怎么回事。医生则明确表示,即使住院也不一定查明头难受的原因,太复杂。至此,明显是该回家的时候了。谢过医生,退款回家,丈夫虽心有不甘,也只好随我回家了。

丈夫这病来的蹊跷,十几天前,在没有任何诱发因素的情况下,他突然舌头说话费劲,手脚麻,立即去诊所看病,接着打了八天针,症状缓解,但头一直晕。我问他怎么引起的?他说不清楚。两天后我从邻居那听说,小区的几名退休党员在帮着社区做事,丈夫是别人介绍去的,当我问他时,他还有点被认可、想发挥余热的感觉。我知道祸根就在这儿,丈夫虽然已三退,但并没有从本质上认清邪党之恶,招致病魔加身。

而表面看是他错了,可根子上错在我,是我有希望被人认可的心,求名的心,还有党文化余毒在头脑中时不时的表现:女权主义,自我,大声说话,教训人,事后后悔,又不时的犯。对丈夫讲真相的效果自然就不好。

弟子感恩师尊,丈夫这样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只因写了郑重声明,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使病状成为了假相,使丈夫紧绷着的心轻松了,使我的修炼没有受到干扰,证实了大法又没花冤枉钱,更重要的是师尊利用这件事,让我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提高了心性。

再学习师尊的讲法:

“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1]

至此,感恩之心无以言表,弟子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