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执著破除观念 莫被人念阻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二零零二年出生在一个修炼人家庭里,但是我和双胞胎妹妹出生时,家里并没有修炼人,因为当时于一九九八年走入修炼的姥姥、姥爷正在遭到迫害,而妈妈虽然在一九九八年和大法结缘,但没有走入修炼。在二零零三年年底,姥姥、姥爷回到家中,用了一段时间回到修炼中来。二零零五年,姥姥开始教我们俩背诵师父的《洪吟》,并常常读《转法轮》给我们听。以下是我对自己修炼过程的部份纪实,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层次有限,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一、两度迷失 慈悲的师尊将我从悬崖边救回

刚上小学时,我们缘份未到,没能正式走入修炼,加入了邪党的少先队,并在常人社会中迷失了,离大法越来越远。那时的我虚假、伸张所谓的正义,有很负面的表现,还经常和妹妹因为一点小事而争斗。升入三年级后,我开始走入修炼,可是因为学法少,悟性也不好,也不会实修。

直到上初中那年,我学法多了,也入心了,并且开始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的行为和思想。我认识到修炼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修炼的目地是圆满;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弟子,我不仅要自己圆满,还要兑现誓约、助师正法。这一切都建立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所以,执著心不能要。师父看我有想要修去根本执著的心,就借姥姥同修之口点化我,她说: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1]。姥姥还鼓励我背法,她当时在背《转法轮》,我因为执著心太多,急于求成,还没有恒心,就开始背《洪吟》和《精進要旨》,而且是时间多的时候就背上一两篇,时间少就不背。有一天,我直接翻到《精進要旨二》的〈排除干扰〉,师父在这篇经文中开示弟子:“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师父的法坚定了我要学好法多学法的决心。就这样,我真正开始实修了。

记的初一时,学校组织入队仪式,说是继续少先队。我们班班主任比较器重我,问我要不要代表班级参加准备仪式。我当时就在心里嘀咕,要不要跟老师说我早就退队了和我为什么退队?再顺便给她讲一讲真相?然后跟几个关系好的同学讲讲?但是我还是被怕心打败了,我只跟老师说我退队了,不想做和共产党有关的事情了,我要与共产党划清界线。老师听罢,语重心长的说我是各方面都挺不错的孩子,劝我好自为之。我想,我当然会好自为之,您倒是被毒害的不浅,好坏不分。我准备再说一点什么,但是因为老师要办公,所以我只得离开。现在再看,是我当时的心性不到位,最后事情不了了之,我在讲真相上没有突破,老师和同学也没有再问起我什么。

初二那年,学校组织初二学生去听一个动员学生入团的讲座,新班主任老师就找到我和几个同学问谁要入团,我表示我不会入团,老师就让我先回去。后来,几个很欣赏我的校领导找到我建议我入团,并称入团对将来找工作和上大学有帮助。我说:我不想也不能入团,好不容易退队了,怎么能再入团呢?入团又没有好处,而且我还要出国。因为怕心重,我没有直接跟他们讲真实原因。但是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老师们不会因为一点小事找普通班的学生,他们却找到了我,这显然是要来听真相的。鉴于我没有抓住上一次给老师讲真相的机会,老师们又都被谎言蒙蔽了能辨正邪识好坏的双眼,我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让他们明白我为何拒绝入团。

于是,我鼓起勇气单独找到对我特别好的年级组长,说:您知道吗?我有信仰,但是共产党是无神论;我还相信善恶有报,中共干了很多毁灭人类的坏事,入党会被拖累。中共还老欺骗民众,我姥姥、姥爷都跟我讲过大跃進时代发生的大饥荒,文革时期对传统文化的破坏,六四时北京城内血流成河,中共却只说自己怎么好……总之,我可不愿意与他们为伍。老师笑了笑,说他也有信仰,还说我很有思想,并同意我不参加任何与共产党有关的活动。我点头,并开始计划如何跟别的老师讲。后来我得知年级组长已经把我的那番话跟其他老师说了,有朋友问起我这件事时,我跟他们说了共产党做的一些坏事、入党等于给它陪葬和部份基本真相。虽然我还有怕心,但是一切都很顺利,我知道,是师父在做,并鼓励我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最好的路,不再迷失。

然而,入团风波平息后,不争气的我又在修炼上放松了,在浊世中迷失了。一迷失就是一年,那一年,我迷上了手机游戏和常人小说,开始说谎、帮人作弊,由于不认真学习,我甚至会自己考试打小抄。直到初三上学期结束之际,我开始坚持学法炼功。姥姥在四年前开始在家里打印并传播真相资料和真相币,我也帮姥姥做真相资料。

二、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在修心中做好证实法的事

我很不争气,师父却不但没有放弃我,还给了我更多更好的机会和修炼环境。二零一七年中旬,妈妈和我们俩先后来到美国旧金山。来到旧金山的第二天,我们就和妈妈一起去景点讲真相,也是从那时起,我真正做好了“三件事”,也彻底认识到正法修炼有多么严肃。

最开始,我在景点上不敢讲也不会讲真相,就展示功法。在海外虽然不会被举报或迫害,但是我还有怕被别人指手画脚议论的心。我偶尔会听到中国人说“加油”;也会听到中国游客的嘲笑声和负面评论;人们有时会主动了解真相;有时会对我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甚至指指点点。我曾替众生担忧,也曾因为别人说话难听而生气,而精進的长辈同修们则不为任何现象所动。我告诉自己,不要被常人不明真相的表面所迷惑,让我看到就有我要修的,我不能因而产生这人那人不可救要的不好的念头,要多学法,增强正念。一段时间后,我觉的我不能再闭口不说话了,必须解体让我怕的物质,修去人心,把真相讲出来。于是,我发正念清除怕心,并大量阅读真相资料,渐渐的敢开口讲真相了。

现在,我铭记师尊的法:“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2]。可以自己一个人带着真相展板和真相资料去讲真相,讲真相时无论对方男女老少,来自哪个国家,只要他对功法或真相展板感兴趣,我就会默诵师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带着正念上前与人搭话传播真相。

上学时,我会利用演讲的机会讲真相。去年英语课上,老师给学生们布置了一个叫“不定期论文”(occasional paper)的作业。每个学生都要给全班做演讲,讲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我听老师说完就想:真是天赐良机,我要利用好这个机会给美国同学们讲述大法的美好和在中国正在发生的大屠杀——中国共产党对任何信仰神佛的人的迫害与谋杀。于是,我抱着讲真相的心,在演讲前一个月就开始起草讲稿了,写下了我第一次参加游行的感受。我讲述了游行前我很好奇,因为中国政府不允许任何民间游行在大陆发生;讲述了为什么是“七·二零”游行;讲述了游行队伍传递出的正能量和路人们积极的反应;还写到自己在感到疲惫时,想起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每天都在面对生死的那些和我有共同信仰的大法修炼者,我顿时就觉的自己的疲惫真的不算什么,还写了同修们的互相鼓励等。写完后为了保证质量,我请妈妈同修帮我读一遍并提出一些修改建议,同时,我也在英文明慧网上浏览了一些真相资料。

演讲那天,一切有如神助,我很顺利的高质量的完成了演讲,同学们都在认真听,有的同学还为之动容。感受到如师父所讲:“我经常说,你真心为别人好,没有一点为私的心,你讲出的话能使别人落泪。”[4] 演讲后,我收到了很多同学的很积极的反馈,在美国长大的孩子受到的毒害较少,他们很容易就明白了真相,有些人在小纸条上写:“这真令人敬佩,这真励志。”有人说:“我还想了解更多发生在中国的事。”还有人说:“谢谢你分享这个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内容给我们。”……要谢就谢谢我们的师父吧,是慈悲的师父救度了你们!

我体会,做救人的事就是修去执著的过程,能放弃人的观念、修去执著就是最大的收获。其实,当心很纯、念很正时,结果就会是好的。师父告诉我们:“无求而自得”[5]。

后来,我和更多英语课的同学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其中包括一名五年级时从大陆来到美国的同学,在相处中,我用法来要求自己的言谈举止,让他们明白了更多真相。

此外,师父还安排我加入了证实大法项目,一边修炼一边证实法救众生。在此仅举一例在一个项目中要我提高的事。

我在天国乐团吹长号,我现在的吹奏水平说不上很好,但还算合格,我的乐理基础、音准和节奏都还不错。记的初次到乐团,我没有找到一个乐器是我想学的,但是我记着姥姥说过的话,我来乐团是为了修炼和证实法的。那天,碰巧也在旧金山的指挥同修考了考我们,看我们身高和节奏都合格,就建议我们去打小鼓,但是我嫌小鼓太沉,就跟负责的同修姐姐和指挥说我想吹小号,因为听说师父吹过小号,我就觉的小号这个乐器很神圣。吹小号并不容易,吹了一个月,我只能吹最基础的几个中音,音色还特别差,表面原因是我的嘴部肌肉力量太小,肺活量也小。由于太长时间没有突破,我就转入了长号,长号对嘴部肌肉要求小了不少,但是对音准要求要高很多,我学过六年钢琴,所以音准可以。起初,我在修炼上没有突破,也没有破除自己肺活量小的人的观念,再加上练习的时间少,所以还是吹不好,音色很黯淡。在漫长的过程中,我想过放弃。过后,我会更加认真修炼,修去执著、破除观念,花更多的时间练习乐器,在练习中,我多次感受到了法的力量和自己宇宙范围内的众生在往前推我的力量,他们急切的希望我能吹好乐器,终于,在一年半后考过上场。

后来一次小组学法交流时,话题从修炼交流转到了吹乐器,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游行考试,我妈说我的底子差,依据是一开始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吹出来的音色差,妹妹都能把音阶、琶音和练习曲吹的有模有样了,而且我弹钢琴就没有我妹妹弹得好,她没想到我竟然先考过了。开始我还没有什么感受,可是渐渐的,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我妹妹的乐器怎么难,我的怎么简单,总之,我很容易就能考过上场,我的人心也起来了,我付出了很多都没人说吗?怎么还不换一个话题?我既委屈又生气,真想赶快逃离。

回到家,我回想起自己经历的种种魔难,就哭了,我觉的我们的谱子虽然简单,但乐器本身并不简单,我之所以能吹好,不是因为简单,而是因为我在一次次剜心透骨的向内找、破除观念、与修去执著中提高了心性,在煎熬的练习中付出了努力,最终得到了回报。在人心的驱使下,我开始搜集资料证明我的乐器多么难,指责妈妈根本就没有关心过乐团,不懂乐器还瞎说,一点都不负责任,向外找了片刻,妹妹突然说:“修炼人要向内找,你还是修炼人吗?”师父看我不悟,还向外找,就用同修之嘴点化我。这句话犹如一记棒喝,把我敲醒了。我分明知道这是一个让我修去执著提高升华的机会,但是还是没有守住心性,甚至向外找。我做完错事,关起门来开始向内找:我有名利心:怕被别人看不起,想终止谈话;有妒嫉心:妒嫉别人底子好,所以比我演奏水平高;有保护自我心:怕被别人说,喜欢听好听的。最重要的是,我不但没有正视自己的不足,还说别人不理解自己,甚至放弃提高的机会。真是连续摔了两个跟头还差点走上魔道,一去不复返了。我真后悔没有走好师父安排的让我提高的路,以后一定要珍惜每一个机会,绝不能再放任自己的执著心。

三、怀正念讲真相 莫让执著阻回归

师父救度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要将福音传递给常人,让世人明白真相并得到大法的救度。在放假时,我主要利用社交媒体向中国人传播真相,讲真相的方式是转发一些大法真相、三家媒体对同修的采访报道或明慧网海外之窗专栏的一些文章。我在转发文章或写贴文时,经常会有针对性的把帖子放到常人人数较多的群组里,希望常人能看到真相。在给常人讲真相时要按照法的要求去做,讲真相的目地很明确,师父明示弟子:“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从而救度世人。”[6]

手机是我用来登陆社交媒体的工具,所以我也想说一说手机。对善用手机的修炼人而言,它会成为证实法的法器,反之,它则会加重修炼人的执著,甚至成为增添难的“凶器”。很多年轻弟子都是手机不离手,因戒不掉手机而在修炼上没有突破,甚至做不到实修。我买手机时没有想过自己会被它控制,只是想有了手机出门做事更方便。但是买手机后,我下载了社交媒体,后来又下载了一款建造城市的手机游戏,还给自己找了一个“这能帮助自己写小说”的借口。玩游戏和上社交媒体占用了我很多宝贵的时间,我在修炼上懈怠了,学习成绩也直线下降,几次作业都没能按时写完。我很后悔,决定戒掉手机瘾。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玩游戏或看视频的心时不常会返上来,通过学法和在法上与其他正在戒手机瘾的同修交流,经过一次反复和三次挣扎,我戒掉了手机,也不再写常人小说了。现在,手机已经成为了我的法器。

其实戒手机没有多难,就像师父在讲法中举的戒烟的例子:“我劝大家,真想修炼的从现在开始你把烟戒了,保证你能戒的了。在这个学习班的场上没有人想到抽烟,你要想戒,保证你能戒,你再拿起烟抽就不是滋味。你看书看这一讲,也会起这个作用。当然你要不想修炼,我们就不管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想你就应该把它戒掉。”[7]

当我溶入大法时,法就会清理那些败物、不好的因素以及我那些肮脏的执著心,我想对其他青年和少年同修说,只要你想戒,就一定能戒的了,如果你不想戒,你将来可能会特别后悔,及时当精進,岁月不待人。

结语

师父告诫弟子:“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8]“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足。”[9]

我觉的,我该跑步追赶的了,我要尽我所能,达到法对正法时期弟子的标准,能赶多少赶多少。师父为我承受的实在是太多了,我唯有在这正法时期的最后阶段,多学并学好法,在达到标准的基础上,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叩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讲真相的根本目地〉
[7]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加拿大法会〉

(二零一九年旧金山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