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父亲同修的离世所思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父亲同修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得法的,不长时间父母家就成了村里的大炼功点了,早晨多时有二十来人在院子里炼功,晚上有十多个人在一起学法,炕上、地上都坐满了人。

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疯狂地打压后的一段时间,父亲也学法炼功,但是修炼不象以前那么精進了。二零零二年五月,父亲被绑架到洗脑班半个月遭到迫害,回来后也断断续续的学法炼功,直到二零零五年母亲同修又精進的学法炼功了,父亲也逐渐的精進起来了。

二零一五年诉江以后,村里的干部骗父亲说要核对土地面积,父亲从北京赶回到村里,在村办公室刚说完土地的事儿,乡派出所的一个警察从里屋走了出来,问父亲是否诉江了,父亲说是,然后他就让父亲在一张纸上签字,父亲就稀里糊涂的签了字。不久父亲说他看《转法轮》书是灰色的。我们都觉得不对劲儿,我们让他向内找,也帮他向内找,他才讲出他回村签字的事儿,我们全家人都修炼,大家都觉得这件事很严重,赶快帮父亲同修发表了严正声明。

去年八月,八十二岁的父亲同修突然离世,头一天他说腿疼的厉害,因为他平时身体很好,我们都认为他能闯过这一关,遗憾的是第二天下午突然离世走了。

在悲痛的同时,我觉的应该将父亲同修的经历写出来,以便于同修们特别是老年同修吸取教训,不蹈父亲同修的覆辙,走好自己以后的路,现将我自己所见、所思、所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一部份 由父亲同修的经历所思

一、按摩引发的魔难

二零一七年夏天,父亲在家时,一位邻居叔叔到父亲家让父亲给他按摩按摩,那位叔叔患上了骨结核,腰痛的厉害,父亲由于法理不清,没多想就给邻居叔叔做了按摩。两天后父亲就感到自己的腰痛的厉害,从那以后,父亲就经常腰痛,并且腰痛的间隔越来越短。特别是二零一八年春天,每次腰痛持续的时间还越来越长,最厉害的几次都得躺着吃饭。他说他打坐时在前面经常出现一个亮点。母亲同修告诉他这是旧势力的迫害,要发正念否定它,当时母亲还帮父亲发了正念,后来父亲是否再发正念否定就不得而知了。

二、放不下的执著

执著自我阻碍着父亲修炼的路。父亲学法很多,特别是《转法轮》,有时一天学四、五讲,但是学法时经常丢字、加字,特别是句末的“的、着、了”,有这些字的没读,没有的又加上,别人给他指出来,有时他还不高兴。

父亲的手很巧,平日里干什么活都能找到窍门,做什么都能做到有板有眼,朋友、邻居都夸他干什么象什么,他也认为自己的所做、所思是对的,别人都不如他。别人一夸他什么做的好,他就美滋滋的。

父亲一直按照自己的方式修炼,不和别人交流、切磋,不走出去,讲真相很少,就是几十个和自己亲近的人讲了。同修们让他到学法组去学法他也不去,到他这儿来学法他也不让,为了让他跟上正法進程,读《明慧周刊》给他听,他不愿听,听一会儿就跑到另一个屋去了,告诉他不对的地方,他多数不接受。

三、放不下名利

父亲的名利心很重,希望儿孙比别人强,我们这一代还好,从小到大都能给他争光,我们家哥弟几个从上学起都是名列前茅,长大后成家立业也都给父母省心,父亲经常以我们自豪。而下一代事与愿违,父亲的几个孙子学习都不太好,使他在别人面前自尊心受挫;利益心也很重,表现在到银行存款,柜员劝他买保险说利息高,他就买了,柜员还骗他说是一年期限,结果回来我一看是五年期的。后来我费了很多周折才把那个保险给退了。还有两次父亲回村把钱抬给别人,就是放高利贷,获得的利息比银行利息高。由于父亲对钱财的执著,他离去后有两张存款单我们解不开密码,没办法去公证处公证,公证费加上交通费共计近两千元。

四、放不下拳击

父亲小时候跟他祖父学过点功夫,会些武术,所以喜欢比武。有时看电视看一些体育频道的节目,尤其喜欢看拳击,每周一次的拳击比赛节目基本不落,打的越激烈他越愿意看,我们多次和他交流,他还是放不下,去年年初,一次他腰疼,我们劝他别看拳击了,他答应了,结果第二天腰疼好了,过两天又看上了,腰疼又犯了,其实是师尊多次点化他,他还是不悟。我们悟到拳击激烈的比赛暴露很强的争斗心、仇恨心和报复心。父亲直到临终时才认识到这是一个大执著,跟师父忏悔说自己做的不对。

五、放不下的观念

父亲有些观念一直放不下,比如,有一次早晨炼功,我发现父亲炼动功时,总是一条腿持重,也就是总成稍息状态站着,我给他指出来,父亲说这么大岁数能炼就不错了,这不是人的观念吗?还有就是宣传的什么有营养他就吃什么等。

第二部分 父亲离世后家人同修的思考

父亲走后,我们家人同修都感到没能帮父亲同修闯过生死关而遗憾,为父亲同修没有跟随师父走到最后而惋惜,和别的同修交流,特别听了走出病业假相的交流文章后,觉得我们有很多地方做的欠妥。

一是没有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父亲在离世的前一天早晨,他跟母亲同修说他挺不过去第二天,这明显就是旧势力操纵邪恶说的,我们没有彻底否定,没有跟旧势力说它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这样父亲就被旧势力拖走了肉身。

二是指出不足时有怨。平日里父亲学法读错了,指出时语气不善,带有怨的成份,心里想这怎么又读错了;发现父亲修炼有漏时,不是慈悲的指出来,有条有理的帮他分析怎么个不足及改進过程,总是带点怨的成份在里面,这样他这个老年人不容易接受。

三是发现问题时,由于情重对同修提醒的不够。知道父亲发正念时前面有亮点时,应经常提醒他注意否定,从父亲同修给人按摩到离世的整个过程来看,旧势力盯着父亲同修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家人同修不但要提醒父亲同修多发正念否定,我们也要多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这我们没有做到。提醒病业同修的家人,一定要加大力度发正念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有时是碍于情,看到问题,也没有按照法的要求做,对父亲同修要求不严,其实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