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走,听人家给咱讲课去!”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我和丈夫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我们身体好了,两个孩子也健健康康,五、六年没有吃过一粒药。每年的阳春三月和寒冬腊月都是流感等传染病的高发季节。前一阵,小儿子班里每天都有人请病假去打吊瓶,发烧的、咳嗽的、头痛的、腹痛的……我儿子也有点咳嗽,我让他多喝水,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或者让他听《明慧小弟子修炼园地》中的广播节目,两三天后咳嗽消失。我们全家都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我和同修去当地派出所给警察讲真相。到了派出所,警察企图给我们做笔录,逐个把我们叫过去谈话,他问我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我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没有经验,我就回答了警察的问话。警察就从电脑上调出了我的身份证,问身份证上的人是不是我。我修炼法轮大法后,人变得年轻了,跟身份证上的我判若两人,警察看了半天,也不能确定。

我突然想起了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师父还告诉我们:“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我就微笑着说:“你自己看,别问我,我本人就在这站着,你看是了就是,不是了就不是。”

这时国保警察从我的包里翻出了我的身份证,他看了看说:“就是她。”警察又问我:“某某某(指和我一起去的另一个同修)现在还炼不炼法轮功?”我继续笑着说:“别人的事情,你不要问我,我说的话只能代表我自己。”警察又说:“她丈夫人那么好,她不在家给她丈夫好好做饭,跑到外面不回家。”

我说:“谁都知道出门不如呆在家,她这几年在外面流离失所容易吗?警察是管坏人的,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们又没犯法!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出于妒嫉心,安排上演的一出骗局,让中央电视台播报,栽赃陷害法轮功,煽动全中国民众仇恨法轮功。我修炼法轮功前头痛、头晕、耳鸣,脾气也不好,经常和我婆婆吵架,和我丈夫吵架,搞的家里鸡犬不宁,闹离婚闹了不下十次,最后都因舍弃不下孩子没离成。修炼法轮功后,我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包容对方的不足,遇到矛盾向内找,看自己哪里没有做好,不再是在对方身上找缺点。和婆婆十几年的矛盾也化解了,家庭也和睦了,头痛、头晕、耳鸣也消失了。要不是我亲身受益了,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下,我还能去修炼吗?我还能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们说这些吗?你们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一念,天赐洪福平安。”

办公室里的警察都静静的听着。这时,从外屋進来一个警察,他嘴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牙不疼了。”连念了两次,我为警察的觉醒欣慰的笑了。就这样,笔录也没有做成。

天快黑的时候,我和同修被带到另一间房子里,把我们在那里关押了一夜。负责看管我们的警察给他的同事说:“走,听人家(法轮功学员)给咱讲课去。”

警察两个人一组,每组两、三个小时轮流值班,我和同修给每一组来换班的警察都讲了真相,讲了法轮功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洪传的盛况;讲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滔天罪行;讲了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江泽民的荒淫无道……

凌晨三点五十分,我和同修还炼了五套功法。看管我们的警察对换班的警察说:“炼了一晚上了,我都看了一晚上了。”那天晚上我们一夜没有睡觉,第二天仍然精神饱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中午我们就回家了。

我基本上每天下午都出去讲真相,讲过的人,我大多都不记得了。一次,遇见一位大叔,问他听过三退保平安没有,他说:“听过”,说着乐呵呵的从衣兜里掏出个护身符,“这是你上次给我的,你再给我一本书,上次你只给了我这个,没有给书。”我急忙从包里掏出一本真相资料递给他:“是要这个吗?”他“嗯”了一声。大概是我上次拿的真相资料发完了,大叔没拿到。看到众生渴望看到真相的样子,我激动的热泪盈眶。

希望至今还不能够走出来讲真相的同修,能够正念正行,突破障碍。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3] “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4]。让我们共同精進,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