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真、善、忍”写在手心上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约十年前的一天早上,部门总监叫我到会议室,我抬头一看采购部长仰着头,得意洋洋的也走向会议室。我马上意识到,一定是昨天那个供应商投诉了我。我在起身的瞬间马上拿起笔,把“真、善、忍”写在手心上,提醒自己,无论遇到什么问题,或是冤枉、指责,一定要做到忍,守住心性。

走進会议室,我坐在采购部长的斜对面,总监坐在中间位置。想来应该是采购部长已经按照他自己的理解陈述了事情的经过,总监直接问我:“为什么不给供应商对账?”我带着不稳的情绪与语调说:“当时我正在忙,就说现在没有时间,还没有等我说第二句话呢,他就气呼呼的走了。”然后采购部长又说了一些什么,我现在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当时我有一大堆话要讲,想到我带着情绪与不平的心态,说出来的话不能解决问题,又会引起一番唇舌之战,还会让采购部长难堪,我就忍住了。其实我忍的很辛苦,没有达到师父要求的境界:“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我只是紧紧的握着写有“真、善、忍”的手强忍着。

后来我把当时要讲的一大堆话用数据分析的形式汇报给了总监,做到了及时的监管、控制与预防,并没有讲采购部长的工作态度与不足。因为我是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我牢记师父的讲法:“他搞我,我搞他。他有人,我也有人,咱们干吧。在常人中,这样做了,常人会说你是强者。可是作为一个炼功人,那就差劲透了。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2]

过了一段时间,我提出离职,因为这家公司周六要上班。当我离职的消息传出后,一个平时不太言语的供应商代表来到我的办公桌前问:“听说你要离职了?”我说:是。他沉默了一会说:“你的离开,对某公司是一个损失。”我俩互相会心一笑。因为这个不太言语的供应商代表曾经问我家的住址,我问他有事吗?他说:“平时送你购物卡、礼物你什么都不要,想把礼物直接寄到你家里。”我说:“不用,你的心意我领了。我并没有多为你做什么,多付出什么,我所做的都是我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我不收你的礼,我也没有收其他人的礼,所以你放心吧!”

离职后我来到现在的公司,这是一家集团公司,有A、B等几个子公司,我在A公司。三年后,A公司与B公司合并。合并后,集团要求我的职位只需一个人,B公司和我同样职位的珍姐已经过了退休年龄,属于返聘的,在这家公司已经工作十几年了。她的直属领导是董事长的妹妹。我的直属领导是A公司的元老,也在这里工作十几年了,是副总。

当知道我和珍姐要离开一个人后,我就默默的想:怎么办呢?集团的要求我们的领导都没有办法改变。我很珍惜这份工作,也很喜欢这里的工作环境,但是作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师父要求我们平时做事要为别人着想,不争不斗。我比珍姐年轻,出去找工作比较容易,还是我选择离开吧!于是我就尽快处理手头上的工作,准备时机递交辞呈。

又过几天,B公司的女经理让我到副总办公室,副总直接问我:“给你调到我们部门的其它岗位,你看怎么样?”我说:“我相信自己可以胜任其它岗位,我工作这么多年,没有让你操过心。”副总说:“就是嘛,所以让你去其它岗位。”我说:“我不去了。因为我已经决定离职,我比珍姐年轻,出去找工作比较容易。另外我被调到其它岗位,又会有其他同事离职。”这时站在我身旁的女经理双手紧握着我的双臂说:“你怎么就这么好啊!”副总说:“你再考虑一下。”我说:“不用了。”

回到办公室,我就默默的准备移交的工作。第二天,董事长的妹妹叫珍姐去她办公室,副总和女经理也在。一会珍姐出来说:“没有想到公司会给我几万元的补偿,正常返聘是不签劳动合同、没有买社保,离职是不用赔偿的。”珍姐觉得这是意外的收获,有点高兴。可是毕竟这是她工作十几年的地方,怎么掩盖都会流露出几分不舍。

珍姐离职后,我的工作量明显的增多,还要执行未成文的新制度,需要我口头转达。同事们就不高兴了,不适应新的制度,有的文员给我脸色看,还气呼呼的说:“你来搞的乱七八糟,以前不是这样。”还有的同事瞪大眼睛黑着脸对我说:“什么新的制度,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想怎样就怎样。”面对同事们的不理解、指责与抱怨,我仍微笑的转达:“是上层领导的意思,改革需要一个过程,慢慢你们会习惯的。”我想用善来改变他们,用善包容他们的不理解。事实证明我做到了。副总看在眼里对我说:“如果是珍姐,不知道要吵多少架了。”

新的制度已落实,但接下来我的日子也不平坦。有一天,董事长的妹妹叫我到她的办公室,她拿着一份员工调薪表站起来说:“我要向总监申请给你加工资,就说是你说的,如果不给加工资,你就辞职。”我说:“这不是我的意思啊,这话也不是我说的。”她接着说:“你人很好,性格也很好,工作能力也强。但是我不喜欢你这种性格。”看着她,我微微一笑轻轻的说:“还有其它事吗?如果没有,我忙去了。”我的淡定使她没有办法再说下去,就说:“没什么事了,你回去吧。”

回到办公室后,我为她的处境感到担忧。公司合并后,董事会成员变动,原董事长股权出让,集团又派来一位新的总监在我们部门,是外籍人,工作起来不会考虑企业内的那种人脉关系,一直以特殊身份为优势的她,不适应总监对她的态度,有时会跟总监起争执。另外,她十几年的下属也离职了,她明显的很孤立。而我,虽然平时按照真、善、忍处事为人,但我还有没有修去的人心,比如圆滑与自保,这使她明知道我人好,工作能力强,也不愿意接受我。我又有什么理由指责、怨恨她这样对待我呢!我为自己修的不够纯净而难过。

后来,我不但没有被解雇,反而加了工资。一年后她离开了本公司,我们现在成为朋友,她每次出国旅游,都会带回礼物送给我。

经过多年的修炼,我不再把“真、善、忍”写在手心上,而是把“真、善、忍”记在心里,努力同化。只有听师父的话,修好自己,提高心性,才能化解人世间林林总总的恩恩怨怨。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