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服装厂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六日】我是一名女大法学员,今年四十三岁。一九九八年,读大学期间,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到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随着不断的修炼,我越来越明白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回归生命的善良本性,我不再迷失在滚滚红尘中争名夺利,从而活得轻松明白而坦然。这些年经历了很多很多,在这里仅讲述自己的一段工作经历,以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零一五年,我到一个小服装厂上班,做会计兼保管。工厂是私人作坊,只有老板和二十几名员工,大多数是女工。起初,我处理好自己的工作,就在自己办公室坐着。后来听到很多人对我议论纷纷:“这个会计太差劲了,啥也不干,就知道在办公室坐着,与以前的某某比差远了,人家某某还在外面帮忙……”我听到这些言论后,心想:“我是修炼人,听到别人说自己的不足就是让我归正自己的。那从现在开始我也要出去做事。”

我性格比较内向,对服装厂的工作流程也不熟悉,站在厂子里,也不知道干什么好。后来我看到有人在装箱和搬运,我就从最笨最累的活做起。

每天做好自己的工作后,就去做搬运工,累的满头大汗。我埋头苦干,不太说话,心里急切的想熟悉服装厂的工作流程,却不知道从何学起。

我的辛苦付出,老板和员工们都看在眼里了,他们都主动来跟我说话,教我一些工厂的基本操作,比如不同尺码的衣服怎么封装,箱子怎么摆放。慢慢的我跟大家都熟悉了。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服装厂虽然不大,但二十几个女人在一起,那矛盾是非也搞的挺复杂。有时候,某位员工会因为一件小事心里不平衡,真的是会破口大骂,对方也不是好惹的,也针锋相对。对骂后,几天不说话,回头又好了,两人又开始为了工作跟对方打招呼,但是看得出来是面和心不和,只要再有利益冲突,还会马上干起来。

有一次,有位钉扣子的陈阿姨因为一件小事,开始骂我,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1]我就笑眯眯的看着她,一直任她骂完。整个厂子的员工都没吭声,但是我知道所有人都在看我的反应。

陈阿姨骂累了,歇了一会儿,不知怎的又想起来了,又接着骂。我愣了一下,依然没说话,这时老板转到我身边,对我小声说:“不要往心里去,这里就这样。”我笑笑,意思让老板放心,我真的不会往心里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陈阿姨抱着一桶纯净水往饮水机上放,桶太重,她招呼人来帮她抬,没人理她。我跑过去说:“阿姨,我来吧!”我就一个人抱了起来,放在了饮水机上。

其实对于我来说,修炼中,在矛盾中找自己,真心对待别人,这些都是经常发生的事,也是师父对弟子最基本的要求。我自己没当回事,但是看的出来陈阿姨很感动。从那以后,陈阿姨到下班的时候,就先到我办公室里,跟我打声招呼,她把我当成了亲近又可敬的朋友。

工厂里的员工经常边做衣服边聊天,有时候,她们会聊起法轮功来,嘴里说的都是电视宣传的污蔑法轮功的那一套。同时,由于法轮功书籍被中共禁止,网络也被封锁,大家也无从了解真相,所以除了中共媒体上那一套外,还外加一些离事实很远的个人揣测。有时候,你一言我一语还说的挺热闹,我听了心里很难受。因为她们不知道我就是修炼法轮功的,所以在我面前完全无所顾忌。其中对法轮功误解最深的就是张阿姨,她嗓门大,性格豪放,不服输,别人的话很难听進去。以前有人给她讲过真相,她根本不相信。面对她,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跟她们解释,只是默默的做事。

渐渐的我跟公司的员工都熟悉了,对服装的工序也有了解,老板就让我也学一些管理。我就经常对着样衣看自己公司的服装做工是否有问题。不懂的,我就问机台的师傅。有一次,我看到那位脾气火暴的张阿姨的衣服领子上的不好,我说:“张阿姨,你这里好象做的有点不对呀!”没想到张阿姨把我数落了一通:“你一个刚来的,你懂什么?!还敢说我做的不对?我都做了几十年了!”被她抢白了一番,我想难道真的是我的错吗?我回身去看样衣,听到身后张阿姨还在愤愤不平的数落我。

我仔细看了样衣,还是觉的不对,心想:“这怎么跟她说呢?她的脾气这么大……”犹豫了一下,心中想起师父对我们的教导:“因为一个修炼的人首先得从常人做起,做一个好人。什么叫好人哪?在哪里你都是个好人。你挣了老板的那份工资,你不给老板把活儿干好,我说那人家也不会说你是好人,你白拿人家的钱嘛。就说我们也得做好,在哪里人都得说你是个好人。”[2]我鼓起勇气,又抱着样衣到张阿姨面前说:“阿姨,我是不太懂做衣服,来请教您,我看您的做法跟样衣是不太一样,是有问题吧?”张阿姨看了一眼样衣,没说话了。我一看张阿姨的表情,她应该是知道自己做错了。那时,我意识到,她只是脾气火暴,但却是个很通情理的人呢!

工厂以前由于管理不善,一直在亏损,每月亏损一万元,对于个体老板来说很难承受。这时我对服装的工序已经慢慢了解了,能看出来管理上的问题。我开始主动介入一些事情,比如控制工期,对每道工序的质量把关,上一道工序结束后,我会主动把衣服抱到下一道工序去,只要工人们做事,我就不停的为大家搬来搬去,真的是又脏又累。但是整体速度提高了不少,阿姨也轻松多了,她们都很感激我。这样,我再说哪里质量有问题,需要返工的时候,阿姨们也不再反感了,都默默的配合,这样衣服的质量做的越来越好,速度也提高上来了。

公司里的一些小矛盾,我也会帮助解决,比如,每次结算工资的时候,工人都会由于分配不公跟老板产生摩擦,这时我就帮助老板和员工协调解决。很多阿姨心中不满也喜欢向我诉说,因为我能理解每个人,做事也公平。有时候,哪位员工因为对老板有怨言,就不来工厂做事了,我就打电话代老板道歉,很多员工说:“今天是你打电话叫我,如果是老板,我是不会回去的。”

有时候工厂缺人,我就在网络上帮老板招聘。就这样,我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真心的对待每一位员工,同时兢兢业业的做好工作。很多员工看我做的很辛苦,就到老板那里要求给我加工资,我自己却从来没提过加工资的事情,因为我知道师父要求我们放下个人名利,一心为别人着想。

这样,我接手管理后,工厂不再亏损了,还有了盈利。有外公司跟单员到工厂来的时候,看我里里外外的忙着,就说:“你实际上是一个厂长,如果我要开厂,我就请你去做厂长。”公司的同事也说我:“你就是最好的,不可能有比你更好的了。”其实我心里明白,我不是最好的,法轮大法才是最好的。

有一天,公司老板娘的妈妈来工厂,看我任劳任怨的做事,性格又好,对委屈和个人利益不放在心上,就问我:“你怎么那么好啊?”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让我们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这是我第一次在公司里公开我是法轮功学员的身份。

这一下,对公司的员工们心理冲击特别大,因为她们看到我的为人与电视上的诬蔑宣传和她们自己揣测的完全不同。从那以后,工厂里再也没有一个人歪曲事实的议论法轮功了,很多人都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做了三退(退出加入过的中共党、团、队组织),包括误解最深的张阿姨都三退了。有位中风的阿姨还跟我学了炼功动作。

老板也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了,有一天,他自言自语:“看来法轮功还真是好啊!电视上说法轮功不好,我私下里就琢磨过电视上说的对不对?因为我们这里有个男的,以前老打老婆,自从炼了法轮功就不打了,他的事情与电视上说的矛盾。现在看到你,我算是彻底明白了,法轮功好啊!”我跟老板讲三退保平安,老板就痛快的退了,老板娘也退了。

后来的一天,老板的哥哥来工厂玩,就坐在我的对桌上网,我跟他聊起法轮功真相。他跟我讲了他的工作经历,原来也与法轮功学员有关系。他在一个国营企业做高管,他们企业的一些产品送到监狱和劳教所找犯人代加工,他告诉我,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抵制中共的迫害,拒绝做劳役。他对中共的邪恶手段非常了解。有一次,他们老总以给他加薪为诱饵,让他以不正当手段为公司谋利,他拒绝了。他说:“共产党就是利用人,利用完了,到被查的时候,让我给它背黑锅。我坚决不干!最后他们撤了我的职,给我分派了一个闲差。”

我说:“您真有智慧,也能放下眼前利益,现在象您这样的人不多。中共现在也是以提拔和加薪等为诱饵,利用公检法人员迫害法轮功,连个红头文件都没有,全部是口头通知。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象文化大革命一样,是一场政治运动,政治运动就有结束的一天,到时肯定又要找人背黑锅。那时,公检法人员岂不是中共的替罪羊吗?现政权出台了个‘办案终身责任制’,就是为秋后算帐做准备的。”他表示非常认同,当时他就退出了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还突破网络封锁看了《九评共产党》,下载了电子版。

后来工厂由于订单不多,放了长假,我也辞职了。老板接到订单再开工后,就请了别人做管理,工厂又开始月月亏损,老板和老板娘见到我时,还希望我去帮他们管理工厂,但是后来我去了外地,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我修炼二十多年,在法轮大法中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心性的升华,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虽然在中共的迫害下,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经济上几乎一贫如洗,但是生命本质的升华是用金钱和地位交换不来的,同时自己也活的越来越坦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